八一读吧 > 八十年代翻身记 > 139.第 一百三十九 章
  购v率足一半即可正常阅读新章,否则需延迟,不便之处,请亲谅解  姜宁这个主意,不仅仅是为了眼下这桩小事的。

  亲妈担心的事,她本人其实不是很在意,毕竟自己马上就随军去了,到了杨市后婆家人态度影响不大,更何况她也不是个软柿子。

  她娘家的买卖,婆家人打主意还有理了?!

  她最主要为的,其实是以后将会出现的贫富悬殊。

  自己是打算创业的,往后小家生活条件会越来越好,至于赵家,如无意外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辛苦耕种换来一家温饱。

  以赵向东为人,肯定不会要求媳妇拿自己挣的钱给婆家,但他本人吃好喝好经济宽裕,爸妈则日晒雨淋挣口粮,心里难免不得劲。

  这别扭还是小事,万一把林县的赵家人引来,那才是糟心,儿子条件好,亲爸妈跟着过来享福,还能拒绝不成?

  你说这是媳妇挣得?可是两口子除了离婚,是分不开的了。

  来了两个老的,后面肯定有尾巴,到时候有得姜宁折腾,日子没有安宁的了。

  最好是赵家能在林县攒一些家底,不需要太多,一点点根基就足够老两口难以割舍的了,将赵家人彻底拴在林县,还能顺带解决了丈夫的不自在。

  杜渐防微,提个主意,一举两得。

  当然了,这个前提得是赵家人不贪婪,没有践踏她的底线,否则说啥都白搭。而且还得勇气尝试,不然谁也帮不了他们,毕竟她就打算在适当时候,出个主意罢了,完全没有把这一家子扛在身上的想法。

  姜宁没有解释,冲亲妈笑笑,“妈,那我今天早些回去了。”

  姜母忙道:“嗯,赶紧收拾收拾,红兵载宁宁回去,早点把这事儿办了,我这心里才踏实。”

  *

  再说孙秀花这边,她出了自由市场没多久,就被大嫂庞招娣追上了。

  姑嫂扭打一番,最终庞招娣取胜,成功将祸头子扭送回家,向孙家老两口告状。

  家里炸了锅,孙二嫂指着小姑子的鼻头,气愤说要去赵家讨个公道。在她看来,这小姑子进了赵家门多年,就该归赵家管,她也有个快说亲的闺女,快气疯了。

  这话让孙秀花吓得魂儿都没了,对将来流言她还抱着鸵鸟心态,祈祷婆家没听见或者往轻里听,要是孙二嫂上门告状,这还得了?

  “这是想要我的命啊!”孙秀花是个泼的,当下她往地上一躺,打滚撒泼起来,“要是赵家把我赶出来,我就回娘家赖着不走,你们得供我吃喝。”

  孙二嫂噎住了,万一赵家人真大怒赶人,小姑子还真只有回娘家一条路,就算只住一段时间,这供吃供喝多少也得费粮食。最重要的是,在林县这片,一般外嫁女闹出事,都是婆家追究娘家没养好闺女的。

  打骂闹腾了一下午,最后以孙母拿大扫帚将闺女赶出门告终,并指着鼻子说以后不许回来,当没养她。

  虽艰难,但娘家好歹消停了,孙秀花找了条小溪整理身上狼狈,把脸上血迹都洗了,棉袄灰尘拍一拍,虽狼狈但好歹能看,这才往赵家赶。

  刚开始心有余悸,然而金钱魅力实在太大,她惊魂初定后,又开始百爪挠心。

  她不自己吃独食,告诉婆家,让婆家出头总可以了吧。

  她以己度人,就不相信有不动心的人,姜宁到底是赵家儿媳,公婆面子不能不给,姜家吃肉她们喝汤,这回总行了吧?

  打定主意,孙秀花踏着夕阳最后一点余晖,急匆匆往回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进家门,气喘吁吁地嚷道:“爸,妈,向前!出大事了!”

  “出啥大事?!”

  现在是晚饭前夕,天将黑未黑,堂屋的煤油灯还没燃起,赵家人都聚在院子里,突然冲进一人说出了大事,还挺唬人的,男女老少通通侧头看过来,赵母皱着眉头,看一眼有些狼狈的孙秀花,“究竟出了什么事?还不赶紧说!”

  看清来人是咋咋呼呼的大儿媳,赵母提起的心稍稍放下,板着脸说:“你最好是真有大事。”她随后补充一句,“如果是你娘家那些破事,就不要说了,老娘不爱听。”

  孙秀花出门找的借口是回娘家,能养出这么一个闺女的老孙家,想当然不省油,八.九年来时不时折腾一通,赵家人也是烦了。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不以为然各干各的,赵老头磕了磕水烟筒,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老婆子,你早上早些起来,上地里多收些菜,给老二家的带过去。”

  “向前,明天你把家里的腌菜酱瓜送两坛子过去,给亲家尝尝味道,干菜也拿一些。”

  这是吩咐老伴跟大儿子的,这两月,姜家通过姜宁的手给自家带了不少东西来,虽说是条件好贴补闺女,但人家不欠你家,实在是很有心了。

  有来有往才是相处之道,条件所限家里拿不出啥好东西,亲家想来也不缺,不过他们一天到晚忙绿,想来没有时间种菜的,新鲜菜刚好能用上,也不用再花钱买。

  挑着一担水往灶房去的赵向前应了一声,正收干菜豆子的赵母也应了,她顺手把手里干菜捡好的捆起来,省得明早抓瞎。

  院子里继续忙忙绿绿,大伙儿对孙秀花的咋呼视若无睹,她急了,“不,这回不是我娘家的事。”

  “是老二家的,她跟着她娘家在自由市场摆摊子呢。”

  赵母撇撇嘴,没好气,“这有什么稀奇的,老二家的不就是跟着娘家做工吗?”还别说,姜宁跟婆婆之前提过一嘴,说娘家年前可能到自由市场卖货。

  “我以为你说的是啥。”赵母手脚利索,拿了个小竹筐把捆好的干菜放上,“这事老二家的早跟我说过了,她娘家要是不摆摊赚钱,咋能一个月贴补闺女二十块。”难不成这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不!妈,不是二十块!”

  孙秀花见婆婆不在意,登时急了,“我在那摊子旁边站了一会,就有六七块钱,姜家一天少说收了五六百块钱!足足五六百啊!”除去成本,起码得赚两三百吧?

  五六百块,仅仅一天,这个数目相当震撼人心,赵家所有人都愣住了。孙秀花拍着大腿,“我没半句假话,你们不信明天可以瞧瞧去,我打听过了,那摊子摆了有十来天,从天亮到傍晚。”

  赵老头最先找回声音,“亲家有能耐赚钱,那是亲家的事。”他听过两耳朵红联摊子,不知道是姜家办的,却知道只此一家,他年纪大经事多,瞠目过后,立即知道这活儿没门路是拿不下的。

  “你给我少操心。”他蹙眉看了眼大儿媳妇,脸板起来十分严肃。

  “爸,这话不是这么说!”巨大金钱就在跟前,孙秀花大急之下,九年来头次挑衅公公的威严,“咱们跟姜家是亲家啊,他家有门路,带带我们怎么了?我们不吃肉就喝点汤也成啊!”

  “你这婆娘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