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八十年代翻身记 > 111.第 一百一十一 章
  购v率足一半即可正常阅读新章,否则需延迟,不便之处,请亲谅解

  赵向东很郑重,“我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

  “好,好好。”

  姜父拍了拍姜母的肩,“行了,东子去接宁宁吧,不要给耽搁了时间。”不少事已悄然重新讲究起来,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姜宁坐在床上,侧耳倾听外面动静,听了半天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外面人多太吵了。

  她刚侧了侧头,忽听见喧闹声拔高,余光中一个军绿色身影进了门。

  她立即仰脸望去,赵向东大步行来,站在她面前。

  “宁宁。”

  他低低唤了一声。

  严肃如赵向东,大喜之日也难掩喜悦与激动,他目光专注,那双深邃黑眸里,只倒映着一个纤细身影。

  那眸光炙热,姜宁紧张,还有些羞赧,她微垂眼睑,“嗯。”

  就这么一会,后面的人已经潮水般涌了进来。南坪村的还好说,大岗村那边的眼前一亮,好一个标致的新娘子,大伙儿惊叹,有爱闹的立即打趣起来了。

  作为被围观的中心,姜宁有些扛不住,她低下头不再看他。

  赵向东微微一笑,猛地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来,转身往外面行去。

  姜宁惊呼一声,反射性搂着他的脖子。

  她不是第一次搂她的脖子,他的胸膛如记忆中宽阔结实,手臂强健有力。

  姜宁的心“砰砰”地跳着,与上次落水不同,这一回,这个臂弯已属于她,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他们将相互扶持,生儿育女,相伴一生。

  这个念头前所未有的清晰,姜宁怔忪,定定看着他的棱角分明的侧脸,他侧过头来,目光柔和回视她。

  她眨眨眼睛,低下头,将头靠在他的颈窝处。

  赵向东手臂紧了紧,大步往外行去。

  *

  破四旧影响力仍在,婚礼很简单,敬茶入门仪式一应俱无,赵家请了村支书当证婚人,赵向东姜宁在众人见证下宣誓,婚礼就成了。

  赵家摆开了席面,从院里一直摆到外面,招待相邻亲戚与送嫁的娘家人。

  席面有鱼有肉,比姜家要逊色些,但在这年头已经算极不错了,姜建设兄弟看了,还算满意。

  娘家人没意见,赵家松了口气,招呼大伙儿起筷。

  其实小孩子已经吃上了,大人咽着唾沫忍着,一熬到开席立即甩开膀子,埋头拼命吃。

  赵母精神抖擞,儿子能干,娶了这么好人家的闺女,定亲以来艳羡话语不绝于耳,她昂首挺胸,面有光彩。

  说实话,她之前还有些嘀咕一百二彩礼钱的,但老二媳妇陪嫁笼箱多,还有手表外加几百块压箱底钱,十里八乡头一份,这下子嘀咕没了浑身舒爽。

  现在看着人放开吃喝,她骄傲欣慰夹杂着些心疼,到底是困难时期走出来的人,家里还远远没宽裕到不在意的程度,这席面费了很多钱和票。

  “哎哟喂,这一桌好几个硬菜,得费多少钱票?!”

  偏偏就有没眼色的人,赵大嫂孙秀花没能当家,她不知家里攒了多少钱,但这回大出血是肯定的。

  她心口一抽抽地疼,看着大伙儿大口吃喝,比割她的肉还难受,好在她还记得今天是大日子,闹出事一家人绝对饶不了她,只敢压低声音嘀咕。

  赵母横了大儿媳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当你哑巴!”

  孙秀花就是个滚刀肉,被婆婆骂习惯了,这程度不痛不痒,她有儿子撑腰也不惧,撇撇嘴,“老二家是金贵人,我给她送吃的去。”

  姜宁待在新房不能出门,她的饭菜早就留好了,肉菜足足的,孙秀花咽了咽口水,顺手要捻一块。

  “啪!”她的手被打开,赵母忍了又忍才没有破口大骂,这灶房没门,正对着外面席面,不远处还坐着姜家人,被人见了不是找骂吗?

  “赶紧给老娘滚出去!”

  赵母压低声音吼,撵走了嘀嘀咕咕的大儿媳,她想让小女儿或小儿子送的,但望了一圈,没找到两个小的反而看见刚转出来二儿子。

  “东子你来,给你媳妇把饭拿回去。”

  *

  赵家八间大屋,新房就在西屋第二间,这是赵向东本来的屋子,这房子起了好几年,但他正经住过就两回,还很簇新。

  姜宁环视一圈,农村土地多院子大,房子盖得足够宽敞,放了赵家新打的床柜,再加上她的陪嫁,活动空间依然很充裕。

  大岗村跟南坪村不同,后者是土著,虽近年日子都穷,但村里大部分房子都是解放前盖的青砖瓦房,历经几十年风雨虽半旧的但依旧牢固。

  前者则不然,大岗村基本都是外来户,因战乱迁徙,最后在林县郊外落地生根,聚在一起成了村庄,据姜宁所知,赵家本来是北方人,所以才生得格外高大健壮。

  这也导致大岗村村民的居住条件更差些,大部分是泥砖房草盖顶,赵家虽比不上姜家,但似这般能建了瓦盖大屋的,全村没多少户。

  不过话说回来,若赵家住的是草盖土房,姜父姜母是不会答应相亲,赵向东优秀,但家里太扯后腿也不行,老两口就一个闺女。

  姜宁环视一圈,心里有了数,屋里就她一人也闲着,干脆就打开陪嫁的樟木箱子,将自己的日常用品取出来放好,她至少还得在这屋子住两个月呢。

  整理得差不多,她拎起铁皮暖瓶,往搪瓷盆倒了热水,刚拧巾子抹了把脸,就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姜宁回头一看,赵向东端着两个大碗,正推门进房。

  “宁宁先吃饭,晚些我跟你一起收拾。”

  赵向东见她洗好了手脸,端起搪瓷盆去倒水,姜宁瞅了他一眼,挺满意的,很好懂得干活,大男人主义家务都推给媳妇她可不干。

  “天凉,趁热乎吃。”

  把水倒了,他连忙催促姜宁吃饭,她把肉菜跟饭分了分,大碗的往他跟前一推,“我吃不了这么多。”

  她的饭量,赵向东是知道的,虽觉得少了但也不强求,点点头,“那你先吃,剩了给我。”

  姜宁含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