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八十年代翻身记 > 4.第 四 章
  姜宁声音很轻,话罢低下头,从赵向东这角度看过去,只看见刘海与发顶柔顺的乌发,以及小半张白皙的侧脸以及线条精致的下颌。

  他侦察兵出身,耳聪目明,这回答没有瞒得过他的道理,这一瞬间是欢喜,他怕过犹不及,只“嗯”地回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屋里重新安静下来,此刻的气氛较之先前轻松了不少,还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接下来十来分钟,两人没再交谈,直到姜母吆喝一声:“宁宁,东子!”

  赵家该回去了,临出闺房前,赵向东停住脚步,“我回去了。”若能再见面,两人将是未婚夫妻,若不能……

  他拳头紧了紧。

  赵家人离开了,姜建设跟着去将人送到村口。

  “老头子,你觉得东子咋样?”

  姜母已经一口一个东子了,果然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姜父在水烟筒里闷了口,抬头,“嗯,不错。”

  姜父虽然被唤作老头子,但其实才四十多岁,退役后被安排进了纺织厂安全部门。他疼媳妇疼孩子,家里一般事都是媳妇拿主意。

  只是作为一家之主,大事绕不过他,通常他拿了主意就不变的,不过这回他先侧头问闺女,“宁宁,你觉得呢?”

  他仔细观察过赵向东,又事无巨细询问一番,认为不错,不过,前提还得姜宁乐意。

  姜母也认真听着,日子是闺女要过的,她觉得好才是好,就好比先前老两口都不太满意吕文伟,能点头主要是多考虑了闺女的坚持。

  想到这里,她暗啐了一口,万幸闺女婚前识破姓吕的真面目,要不这日子咋过?

  闺女经一事长一智,这一年成熟了很多,姜母欣慰但不妨碍心疼。

  母亲在想什么,姜宁不知道,她听了姜父的问话,又认真想了想,才点头,“嗯,是不错的。”

  父母的意见很重要,他们有几十年的生活智慧,事关终生大事,她也没回避什么的,直接说清楚自己的看法。

  接下来,二哥姜红兵也表示肯定,“爸妈,小妹,我看他是个可靠的。”

  男人看男人,另有一个角度,姜红兵只比姜宁大一岁,二人既是兄妹也是玩伴,感情更深,他也更紧张。

  全家意见达成一致,姜父点点头,“那好,等媒人明天上门,就给赵家准话。”

  “嗯。”

  姜宁应了一声,将视线投到日历上,1979年9月29日,她嘴角翘了翘,穿越一回到改革大开放,就算不成为时代弄潮儿,也得抓紧机会积攒家底,经济基础成就上层建筑嘛。

  不过吧,她不想成为事业机器,她希望在这过程中,遇上一个可靠的男人,组建一个温馨的家,携手同行。

  *

  “宁宁,等会我们还卖栗子糕吗?”

  姜建设送了赵家人到村口,他问了赵向东妹子落水位置,顺带把背篓捞了回来,栗子几乎没撒,也一起背了回来,现在正倒在院子里晒。

  去年,姜宁大病一场好了好,就一直在倒腾各种糕点,后来两个哥哥也来帮忙。

  姜家兄弟都在县里工作,姜父为人豪爽却并非不会变通,他自己努力,县里还有几个老战友帮忙,陆续给儿女们都安排上工作。

  大儿子姜建设和小闺女在木材厂,二儿子姜红兵则进了父亲所在的纺织厂。

  去年姜宁过来后没多久,十一届三中全会就确定了改革.开放政策,她找个借口办了停薪留职,开始琢磨累积资金。

  改革才开始变化很轻微,她手艺不错,考虑过后决定先做糕点到县里卖。县里绝大部分都人都有工作,钱有的,就是粮食凭票供应一直不充裕。

  她选了县里的造纸厂,这是个效益超级好的大厂,几千工人福利好手头松,她早晚来一次,不要票只要钱,满满一自行车鸡蛋糕很快就卖光了。

  一大块鸡蛋糕卖三分钱,除去成本,头一个月赚了五十三块八毛二,这还是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干,糕点做的数量有限,骑车技术一般也不敢装太多的原因。

  这个数目惊了姜家人,也惊了每个休息日都来义务帮忙的两个哥哥。

  姜宁自然也想家人都过得好,之前哥哥帮忙给钱不要,她干脆怂恿他们合伙。毕竟糕点只一个开始,有这个意识以后就好办了。

  当时家里就一辆自行车,早上姜家兄弟早点起来,跑两趟多载些糕点,买卖差不多上班时间也到了,他们上班,剩下的姜宁收拾。

  下午她就辛苦点,运好东西等哥哥们下班一起干。

  这样不耽误工作,毕竟大家看工作还是很重要的,贸然放弃不可能。

  姜家男人脑子都活,姜建设姜红兵立即就答应了,姜父也支持。

  将近一年下来,外人不怎么看得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