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2408章第二千五百零四爱恨就在一念间
  我当然不想隐瞒了,李一飞点点头,看着青木玲子,随后说道:“玲子,我确实不想隐瞒来着”

  青木玲子面露质疑,李一飞便调整一下嗓音,学着穆飞君的嗓音说道:“玲子,有些事情确实不该隐瞒,所以”

  “等等!”青木玲子抬手打断李一飞的话,脸上充满了惊讶,她太熟悉李一飞刚刚说话的声音,这声音分明就是穆飞君的声音,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青木玲子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眼睛连连眨动,脑海中想着穆飞君的声音,以及面前李一飞的声音,两者不断的重合,重合,最后发现根本就是同一个声音。

  脑海中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青木玲子牙齿有些发抖,她伸手整理一下头发,想要做些事情掩饰自己的慌乱,却不敢去想那个可能性。

  李一飞就是穆飞君,这个假设青木玲子很久前就想过,甚至想过很多次,也当面问过李一飞,但是他都否决了,这让青木玲子相信两人确实不是一个人,可是刚刚他模仿穆飞君的声音,竟然一模一样,丝毫不差,要知道李一飞是没有听过穆飞君的声音,那么他是怎么模仿出来的?

  青木玲子口中连连说道:“不不,不是这样的,一飞君,你不要逗我!”

  李一飞苦笑一声,继续用穆飞君的声音说道:“玲子,是我不好,我确实欺骗了你,如果我能够早点”

  “不,你不是他,你是你,你是李一飞,穆飞君是穆飞君,你们不是同一个人,这是你早就告诉过我的!”青木玲子急道。

  李一飞抓了下头发,手心都出汗了,说道:“玲子,我和他,确实是同一个人,只是当时来日本出任务,必须要乔装打扮,遇到你的时候,就随口编造了一个身份,当时也是易容的,然而后来”

  “一飞君!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刚刚被那个张大宝骗过,你也知道我多痛苦,所以现在请不要再来用这种事情开玩笑,否则即便是好朋友,我也可能会生气的。”青木玲子语气一转,严厉的说道。

  李一飞用力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确实很过分,但还是请让我说出来,我也没有在开玩笑。之后我以本来的身份和你见面,但是我早就有了家室,有了孩子,当时也不知道你对穆飞君用情那么深,当时就想着或许过段时间你对这个虚有的身份就不那么想念了,慢慢就淡了,所以才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我没想到你对穆飞这个身份有如此深的感情”

  青木玲子没有打断李一飞的话,她在听,但脑子已经宕机了,她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其实也不需要去听李一飞具体说了什么,因为只要将两人的身份重合,青木玲子立刻就能想清楚前因后果,以及李一飞的‘难言之隐’,这些都是在她的心中。

  李一飞说完了,他也在留意青木玲子的反应,见她眼中带着悲伤,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李一飞心中咯噔一下,想着这几日的刺激太大,青木玲子不会是承受不住刺激,而产生什么疾病了吧。

  “玲子,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隐瞒,如果一开始不隐瞒,直接表明身份,或许你就不会难受这么多天了,也不会有这些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处理事情太想当然了。”李一飞悔悟道。

  青木玲子依旧没有反应,李一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说什么青木玲子都没有应。

  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李一飞能够听到青木玲子的呼吸声,心跳声,并不是平稳的,显示着她此时内心的波动十分剧烈,就在李一飞想要开口的时候,青木玲子说话了!

  “一飞君,我有些累了,能不能让我自己待一会!”青木玲子声音平静的说道。

  呃李一飞眼睛睁大,他本来有几个预料,比如青木玲子会特别激动地骂他,或者痛哭一顿,又或者是受到很大的刺激产生不理智的行为,但是她却说要自己安静一会,对于他刚才那些话却没有什么反应。

  李一飞动作有些僵硬,脸上好似占了一层胶水,等了数秒,他才说道:“玲子,你真的没有关系么?”

  “我能有什么关系?”青木玲子声音冷冷。李一飞不知道该怎么了,青木玲子越是这样,就越是代表她内心的不平静,李一飞觉得嘴里有些发苦,事情刚发生的时候,老婆们似乎就说过,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最终没准会有恶果,现在虽然不算是恶果,但是从青木玲子的反应来看,似乎是有很大的影响。

  是不是这个朋友以后要失去了,李一飞想到这里,问道:“玲子,你要是还很累,那就睡一会,我我出去等你醒来。”

  “不用了,你走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青木玲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她的眼睛没有聚焦,很是茫然,声音冷冷,透出一股拒人千里的感觉。

  你走吧,我能自己照顾自己,青木玲子下了逐客令的同时,似乎也透露出了自己的决定,在短时间里她相信了李一飞的话,穆飞和李一飞本是同一个人,他就是他,没有第二个穆飞君。

  只是对于青木玲子来说,她喜欢的人是穆飞君啊,现在李一飞告诉她,,穆飞君是虚构的,没有这个人,世间本没有这个人,那么又谈何喜欢与不喜欢,谈何爱与不爱。

  而李一飞,他明知道这些,却没有站出来告诉她,青木玲子不知道该不该怪他,只是现在,此时此刻,她不想见到他,不然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李一飞嘴里有些发苦,一步错步步错,眼下的事情恐怕没办法改变了,他点点头,站起身说道:“好吧,那我先出去,玲子你冷静一下。”

  青木玲子没有应,看都没看李一飞一眼,等他走出去之后,青木玲子却是再也忍不住,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她没有怀疑李一飞这番话的真实性,他确实没必要再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所以这些都是真的,他就是穆飞,穆飞也就是他,但是我怎么办?

  青木玲子很想当面问李一飞,她怎么办?她苦苦痴恋那么久,甚至觉得此生心中再也装不下第二个男人,结果她暗恋的那个男人是虚构的,不,应该说只是一个影子,一闪而逝,而真正的李一飞则是拥有许多妻子,许多孩子,那她呢?

  怎么办,青木玲子把头埋入被子里,眼泪不断流出来,她只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一个深渊,周围都是无边的黑暗,甚至看不见一切,哪怕是近在咫尺的东西她都无法看清楚。

  伤心么?当然伤心了,最好的男性朋友竟然是心中爱慕着的那个男人,可对方偏偏明明知道这一切,却不告知自己,他有他的担心,可是他问过自己么?早点坦白,是不是事情就有另外一番景象了。

  他就在外面,可是,自己却不想见他了,青木玲子心中对自己说道,不是不喜欢这个男人,直到如今,直到此时,青木玲子都无比确定她很喜欢那个男人,不论是叫穆飞,还是叫其他名字,她喜欢的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站出来的救她的那个男人,而不是那个名字,所以理论上对方是叫李一飞还是叫穆飞,都没什么关系,但她更记得两人面相声音都是不一样的。

  那又算的上是同一个人么?青木玲子自言自语道。

  应该不算是同一个人吧,呼,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生气,只是这件事情太让人难接受了。

  青木玲子哭的累了,这几天眼泪掉的也太多了,所以她忽然擦了擦眼泪,不想再哭了,眼下不管如何,她至少知道了穆飞君的真实身份,难怪那么什么,什么台湾人,普天之下除了李一飞这种人,恐怕能够那样乱来的人不多了,她早就怀疑李一飞了,只是后来选择了相信。

  什么好朋友,哼,明知道这些事情却不来认,青木玲子握紧了拳头,狠狠的锤在了枕头上,似乎这个枕头就是李一飞,所以才用力锤下去。

  外间的李一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得沉闷的砰砰声,以为青木玲子在做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他呼的站起来,闪身到门口就要伸手去推门,却又听到青木玲子停了下来,李一飞用心听了一会,没有听到莫名的声音,才没有去推门。

  手握成拳头,李一飞觉得自己现在表现的有点太不是爷们了,这也不是他的风格,在男女的事情上,或者在任何事情上自己都应该是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同时决定了就要去落实,现在畏畏缩缩,事情明明都已经揭开了却还要在这犹豫不前,这不是他的风格,所以,李一飞手又推向门上,吸了口气,李一飞将门胳膊一用力推在门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