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太玄战记 > 第九十八章奇毒
  吴东方提气凌空,疾速飞掠,往东兜了这么大一个大圈子,耽误了不短的时间,在这种情势危急的特殊时期,身处敌方领土,晚回一定会令金族众人异常着急。

  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哪怕金族着急也没办法,他这个圈子兜的值,有两大收获,一是知道了土族有一位法术高强,心狠手辣,动机不明的女天师藏在暗中,这个女天师是敌是友目前还不能确定,因为有时候提供帮助的人不一定就是朋友,设置阻碍的人也不见得就是敌人。

  第二个收获就是警告了土族,撕下这个法师的胳膊比杀掉对方十几个天师更能让土族知道他不是善类,而且非常记仇,哪怕事情过了好几年,他还是会回来进行报复,如此一来土族要想冲他动手就得掂量掂量了。

  在实力比对方强大的时候,要以德服人,不能欺负弱者,不然就是坏人。

  在实力比别人弱小的时候,得浑身是刺,向对方传递你敢惹我我就跟你拼命,打不过你也得让你少条腿的信息,只有这样别人才不敢惹你。

  实力是最重要的,有实力怎么干都对,但金族现在没实力,没实力就只能拼勇气了。

  回程途中吴东方远离土族重要城池,他知道自己的份量,先前杀掉十几个土族天师是利用了对方的轻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了个闪电战,真要让对方有了充足的准备,给对方作法的时间,他可能连一个都打不过。

  他擅长近身搏击,近身搏斗他有信心战胜任何对手。但对方如果自远处作法,他就没办法应对了,如果能够开弓就能弥补远距离作战的不足,但现在开不了弓,也不知道无法开弓的真正原因,这时候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就坏菜了,得赶紧跑回去。

  这时候是夏末秋初,山野之中有大量的野兽飞禽和各种不曾见过的奇怪动物,在山中飞掠时他始终揣着小心,太初天师还不足以藐视一切,更何况他这个太初天师还不会法术。

  由于跑的快,不招摇,第二天下半夜终于筋疲力尽的赶回了金族都城。

  眼见都城城池完整,他松了口气,远远的可以看到金圣天师府灯火通明,等到了近前一看,天师府的大院里坐满了金族巫师,人数过百,金族也就这些巫师了,应该全都到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紧张和忐忑,见到吴东方从天而降,众人齐齐的松了口气。

  吴东方落到殿前,环视众人。

  “伟大的白虎天师,请您接受我们的跪拜。”众人齐刷跪倒。

  “自今日今时起,天师免礼,法师巫师免跪。”吴东方说道。

  “是!”众人轰然应是,站立起身。

  “回返途中发生了一些变故,好在顺利带回了落日弓。”吴东方摘下落日弓,高举过头示于众人。

  见到吴东方手中的落日弓,众巫师发出了齐声欢呼,落日弓是金族神兵,失落多年,在场的巫师几乎没人见过它,但其中有几个九十多岁的老巫师是见过的,见到落日弓激动的热泪盈眶。

  冥震冲吴东方使了个眼色,那个金属箱子就放在大殿门外,还没有打开。

  “打开吧。”吴东方冲冥震点了点头,冥震老成沉稳,虽然带回了箱子,却并没有告知其他巫师箱子里是什么。

  冥震抬手将箱顶移走,又将冲着众人的箱壁压低尺许,露出了金钊的头胸部位,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维护金钊的尊严,金钊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殆尽,而在场的巫师中有不少女巫师。

  “在场的长者前辈有没有认得此人的?”吴东方高声问道,虽然已经确信这具尸骨就是金钊,为了万无一失,还要进行再次确认。

  吴东方说完,年轻巫师搀了几个年老眼花的老巫师走了过来,等到看清了铜箱里尸体的样貌,几个老巫师哭着跪下了。

  “他就是我们金族上任白虎天师金钊!”吴东方沉声说道。

  吴东方说完,在场的巫师纷纷冲着金钊的尸体跪了下去,吴东方没跪,侧身让到了一旁。

  就在此时,饭桶自东院跑了过来,王爷冲到它前面想要阻止饭桶闯进这种严肃的场合,饭桶用脑袋将王爷顶开,噗嗤噗嗤的冲了过来,跑到吴东方近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抬头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探手摸了摸饭桶的脑袋,随后冲王爷摆了摆手,示意它不用过于紧张。

  “犀伯,岳父,你们负责检查金钊的死因,料理后事。此事关系重大,故伯,你带我进宫面见金王,我要向金王禀告此事。”吴东方吩咐差事。

  冥犀和冥震拱手应是,冥故拱手说道,“圣巫千里奔袭太过辛苦,还是略作休息,明天再进宫也不迟。”

  “也好,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便进宫。”他压根儿就没准备进宫,先前杀怪龙和扯掉那法师的胳膊,弄了一身的血,说进宫向金王禀报也只是为了缓和一下与冥故以及那些与王族亲近的巫师的关系。

  “我去换下血衣。”吴东方冲三人说道。

  冥故三人点了点头,吴东方带着满身的疲惫走向后院,冥月犹豫了一下,没有跟过去。

  “你可算回来了,他们都吓坏了。”王爷跟了上来,与饭桶一左一右的陪着吴东方往后院走。

  “累死我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儿吧?”吴东方问道。

  “饭桶拉稀了算不算?”王爷咧嘴。

  “蜂蜜喂多了,”吴东方皱眉看了王爷一眼,“我两天没吃饭了,去让人给我弄点吃的。”

  “好。”王爷转身跑走。

  走到浴室门口,饭桶不走了,它怕吴东方又把它给摁进水里。

  吴东方独自洗澡,这时候可没有自来水,浴池里的水都是人倒进去的,洗完之后再舀出来换干净的,巫师属于贵族,白虎天师更是贵族中的贵族,如假包换的特权阶级。

  这几天赶了太多的路,他累坏了,躺在水里昏昏欲睡,但他不能睡,巫师们都在外面等着,金钊的尸体带回来了,今天晚上得验尸准备后事。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王爷自门口跑了进来。

  “在遇到你之前我曾经遇到过另外一群狐狸,其中有一个狐女,从它嘴里我得到了一些线索,当时我就怀疑那个山洞里的尸体是金族上任白虎天师,但我当时处在逃亡途中,没办法去山洞探查情况,前几天跟冥震一起去了,确定了尸体的身份,也带回了落日弓。”吴东方说道。

  “这事儿我听你说过,你身上的血是哪儿来的?”王爷问道。

  “当年逃亡的时候有个土族法师欺负过我,我绕了个路,过去把他胳膊卸了一支。”吴东方自脏衣服里拿出了那支玉簪,“你再好好看看,回忆一下,当年在哪儿见过这东西”。

  “真不记得了。”王爷蹿到浴池边的石台上坐了下来,“这东西很重要吗?”

  “很重要,对了,你见多识广,我问你个问题,土族天师能不能移动一座长十几里,宽三四里,高数十丈的山峰?”吴东方问道。

  “到了太玄境界的天师真能移山,这个我亲眼见过。”王爷说道。

  “土族有多少太玄天师?”吴东方又问。

  “七八个,五六个,说不好,我好久没回土族了。”王爷摇了摇头。

  “这些太玄天师里有没有女人?”吴东方又问。

  “听说有。”王爷说的并不肯定。

  “这支玉簪的主人可能是个土族的女巫师,你再好好想想。”吴东方将玉簪递到王爷面前。

  王爷盯着玉簪看了十几秒,最终无奈摇头,“我真想不起来了。”

  吴东方失望的叹了口气,放下玉簪出言问道,“你知不知道土族的玄黄天师是男是女?”

  “他们跟你们不一样,玄黄天师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王爷说道。

  “这一代是男是女?”吴东方追问。

  “女的。”王爷说的很肯定。

  吴东方心中一凛,“多大年纪?”

  “我想想。”王爷歪着头,眼珠子乱转,“十五年,七八年。”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东方皱起了眉头。

  “十五年前有个土族奴隶逃到了逍遥镇,他说过七八年前在土族都城见过玄黄天师祈天作法,当时玄黄天师戴着面具,满头白发,头发都白了怎么着也有个七八十了,又过了二十多年,要是那个老太婆还活着,到现在怎么也得一百岁往上了。”王爷回忆计算。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问了这么多,那个神秘女人的身份还是个谜。

  他就这一身衣服,还是大舅子的,洗了澡只能换上白虎天师的紫色法袍。

  他回来的时候是下半夜,厨子早就睡了,灶下的火也灭了,厨子只能仓促的凑了四样儿,吴东方凑合着吃了几口,自后院来到殿前。

  众人见他来到,纷纷冲他行礼,吴东方冲众人点了点头,转而将视线移向那几个围着金钊尸体忙碌的老巫师,这些老巫师虽然法术平平,对医术却有不凡的造诣,此时正忙着给金钊验尸。

  所谓的验尸可不是开膛破肚,金钊的遗体是不能破坏的,验尸的本质就是验毒,确定金钊究竟是中了什么毒。

  半个小时之后,几个老巫师停了下来,为首的一人扭头看向吴东方,“圣巫,有结果了。”

  巫师分三等九阶,巫师为小巫,法师为中巫,天师为大巫,圣巫每族只有一个,在金族,白虎天师就是圣巫,住所就是金圣天师府。

  吴东方看向冥故冥犀和冥震,三人点了点头,吴东方冲为首的那个老巫师点了点头,后者沉声说道,“紫叶番木鳖。”

  此语一出,等候在殿外的众人发出了齐声惊呼,吴东方不知道番木鳖是什么东西,也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如此惊讶。

  冥犀见吴东方面露疑惑,走过来低声说道,“番木鳖是一种毒药,只产于金族和火族,紫叶番木鳖是奇毒,极为罕见,只在火族有少量出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