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的1979 > 求票!求订阅!
  他一直跟着合资的事情忙前忙后,但是他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合资厂的厂长还会不会是由他来做?

  这是个切实的问题,也是个很让人担心的问题。

  即使是市里同意他做合资厂的厂长,但是日方要是不同意,他不是得抓瞎吗?

  那么继续做老厂的厂长?

  可是合资以后,大部分的资产都进了合资厂,老厂除了负债和一堆嗷嗷待哺的工人,还有什么?

  这个他不会比现在好,甚至还会比现在更差。

  “李总,你的意思是地大集团收购以后,我还能继续做厂长?”

  他有点急不可耐,日苯人他是攀不上交情,人家也不屑和他攀,现在看到李和,让他感觉眼前有点希望。

  李和站起身,笑着道,“赵厂长,我给你机会了,可惜你没抓住。”

  “什么意思?”赵厂长愣了愣,表示出不解。

  “现在没你事情了,一边玩去吧,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李和把擦完嘴的纸巾往垃圾桶里一丢,就转身出了门。

  “喂!马勒戈壁!耍老子啊!你...”赵厂长还没骂完,啪嗒一声,脸贴上了董浩的巴掌。

  “嘴巴放干净一点。”董浩瞪了他一眼,赶紧跟上李和。

  “你!你!....”赵厂长气的跳脚,“你给我等着!”

  李和在酒店门口,大骂了一句晦气,本来他只想他只想约这个厂子打听一下情况的,谁知道会是这号鸟人,真是浪费时间。

  看到董浩过来,要了手提电话,拨了半天也找不到信号,一发狠,手都举到半空了,但是最终还是没摔,还是回酒店用了酒店的固话。

  “王部长,我,李和。”

  “小李,你是到淄川了?”

  “对,王部长,这事你得帮个忙。”李和一边打电话,一边翻电话本,找其他人的号码。

  王部长笑着道,“这地方上的事情,我们可不好插手。”

  “王部长,你可真不够意思了。”

  “你可真误会我了,我们和地方资管局没有隶属关系,这资产属于地方政府。不过你说的情况,我也知道了,我会关注一下。不过你可是找错人了,你应该找张所长。”电话里的声音不骄不躁,还是一直的那么温和。

  “哪个张所长?”李和不解。

  “磨研所的张所长。”

  李和无奈的道,“我可不认识,我怎么找人家?再说人家不一定卖我面子。”

  “你肯定认识,就是张文郁所长,你放心,他非常的看好你,肯定卖你这个面子。”电话里的人哈哈大笑,“这事不通过你和磨研所,和日苯人的合资协议根本就通过不了...”

  “真是谢谢你了,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李和迅速的记下了王部长报过来的电话号码,他在四砂有三成股份,磨研所有二成,这样就是四砂的最大股东了!

  即使地方政府不讲信用,非要强行通过,但不管是上报给国家经贸委、还是国家计委,都是通不过的,而且他李老二混了这么多年,最熟悉的就是这几个部门,毕竟苏联之行,他没有白去。

  即使是淄川想造成既定事实,日苯人也不能同意,缺乏上层支持,没有法律依据,资产得不到保障,将来说打水漂就是打水漂,进水里都听不见响声。

  他同时也觉得太过低调,现在都没几个认识他,要不然这点事,哪里能算事。

  “张团长,是我,李和。”一愣神的功夫,李和就拨通了张文郁的电话,苏联之行就是这老头子带的队,再和气不过的一个老好人。

  “哦,稀奇,稀奇,怎么能给我打上电话?”对面的张文郁很是纳闷。

  李和笑着道,“张团长,我在淄川,四砂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开门见山,没有多说废话。

  “这么点小事,你也去了?”张文郁显然也是知道内情的,“这个合资的事情我是清楚的,郭小姐早就给过我电话,我也是反对的。”

  “看来我真没打错电话,原来你真清楚。”李和松了一口气,省了一番解释的功夫。

  “我当然清楚,当初促成你们与四砂合资的就是我,我给的郭小姐建议。”

  “那眼前这事怎么处理?”李和想听听对方的意见。

  “这事,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张文郁说的毫不犹豫,看样子他被这事情气的不轻。

  “这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呢?四砂的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要是不在乎,我就更不在乎了,大不了我现在就走人,谁爱管谁管去。”李和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

  妈的!

  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张文郁笑着道,“别急,别急,这事得缓着来,只要咱俩家不签字,让他们闹腾去,闹腾不出结果的。何况,咱们手里有5.3成的份子,是咱们说了算。”

  “张所长,你这数学?”

  难道是体育老师教的?

  李和好奇。

  “哎,忘记和你说了,淄川石化有0.3,他们是济石化的附属厂,济石化的老厂长不但是我老同事,咱们还是儿女亲家,你放心吧,肯定跟我一条心的。”张文郁说的信心十足。

  “那我现在怎么办?”

  李和发现,只要不要脸皮的找起关系来,这事简单的不要不要的!

  “怎么办?”张文郁嘿嘿笑道,“当然是等着他们来找你和我,没咱们,他们啊,现在都是乱蹦跶!怎么蹦跶都没用!”

  “就这么简单?”李和听得他分析的似模似样的,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你以为有多难?”张文郁反问。

  “得,我都听你的,我啊,现在就吃吃喝喝,然后等着他们。”

  李和算是解了心结,他也是算明白了,有些事情就得简单粗暴一点,他又不在本地混,自然不怕得罪谁。

  接下来几天,他就在齐华和金琳焦急的眼神中,到处溜达,走街串巷,哪里有好吃的,往哪里钻,甚至还兴趣盎然的唱卡拉ok唱到深更半夜,俨然忘记了,他是来干嘛的了。

  淄川市委为日苯客人一行在国际酒店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宴,李和就蹲在街角高兴的啃他的烤红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