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零五十章 异常信息
  目标计划中只会出现一个邪神,但是在郑逸尘的安排中却会有两个……总要有一个邪神能做打掩护的工作嘛,正好有这样的好机会,说什么也不能错过来着。

  要不然教会那边不好安排,出问题了?出问题了就说自己疏忽了,或者就是干脆一点,直接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不让对应的魔兵被‘邪神’占据了名额就行了。

  机会又不是这么一次,更不会因为一次邪神仪式的失败,就让整把魔兵都废了,魔兵的投影最大好处就是投影随便折腾,对本体的影响不大,召唤魔兵的投影可以说是‘魔兵制作’和‘投影术’的结合,别人使用召唤魔兵的时候就相当于是额外的用了一次魔兵制作。

  所以他们手里的魔兵在战斗中被摧毁了,关原来的魔兵什么事?即使有人拿着召唤魔兵制作邪神,只要邪神不出现或者是提前被解决掉了,那么也不会对魔兵带来太大的影响。

  况且那些人的做法还是想要绕过郑逸尘这个最大的权限狗,单方面的进行偷电一样的行为,真要是弄出来了一个特别的邪神,却没有郑逸尘这个官方的信息记录,郑逸尘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将其抹消!

  在异界混了这么久了,即使本性没有变化,可是有些事情他早就能够下决心去做一下了,弄死一个并不怎么好掌控的召唤魔兵,需要动手的时候他不会有太多的犹豫。

  像是阿波菲斯和碧蓝怒火这种类型的,因为和魔兵本体的关联度很深,只要郑逸尘掌握着魔兵本体,就不怕她们有什么异心,魔兵的细节部分郑逸尘一直都委托着依琳修改的。

  至于回报就是她想要进行什么魔法实验的时候,郑逸尘负责准备相应的材料和场地,很公平的交换,依旧是老规矩的形式,简单明了,一个简单的交流就能够将事情确定下来不说,还特别的实在,没有虚的那些东西。

  这次不是教会的人也在这里,郑逸尘还真不需要弄出来那么多的麻烦步骤,手段不激进不是服软了,是为了之后稳妥,郑逸尘大可以无视诸多的外界因素,为所欲为一下,只是之后呢?除了得到了眼前的利益之外,能够得到什么以后?

  现在远远不是他能够撕破一切,无视任何势力和未来影响去做事情时候,有些事情能莽,有的事情则是要让自己站在一个大义的立场上进行,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行为影响到了未来的计划。

  那样损失才大呢。

  房间内,蒂茜娅四周黯淡的光线重新的恢复了过来,她轻轻的呼了口气,刚才得到的信息让她有些难以消化,原来教会也制造过邪神……虽然是魔兵邪神,并且确定了魔兵邪神和正常的邪神具有的区别,无论是可控性还是交流方面都比普通邪神优秀太多了。

  更主要的一点就是魔兵邪神没有太多的混乱特性,真要是详细的划分一下,魔兵邪神可以称之为伪神而不是邪神,只是这种结论不能说出去罢了,说出去的影响太大,甚至还会给一些人提供一些作死的理由。

  那些人再弄邪神仪式的时候,对外说自己这不是在制造邪神,而是伪神,既然不是邪神了,你们管那么宽干什么?怼真正弄邪神的人去啊,找他们的麻烦是不是看他们好欺负?

  什么?话身后的不对?教会都那么说了,找教会理论去啊!

  总之这样的理由必然会出现的,所以伪神之论是不可能从教会这里传出任何消息的,哪怕教会额外的确认过了,但是不该做的事情就是不该去做,蒂茜娅现在知道了这件事,但不意味着她就有随便乱说的资格了。

  她只是走进了这个圈子而已,若不是这一次即将接触到的东西是魔兵邪神,蒂茜娅还接触不到这样的消息呢,只是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她今后要做的事情就要出现一些变化了,不是太大的变化,就是行动上的一些变化。

  比如对魔兵邪神的关注度提高偏向之类的,今后有类似的事情后,还会是她去解决这样的变化,像是教会里有魔兵邪神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哪怕是本身就属于教会的内部人员。

  甚至这一次蒂茜娅能知道这些事,主要愿意还是和郑逸尘有关系,郑逸尘是情报的提供者,蒂茜娅和郑逸尘接触的多,因为魔兵邪神的事情将她直接调走了未必是好事,外加蒂茜娅也愿意遵守保密协议,于是她就成了这件事的知情者,知道了这些事情后,蒂茜娅也在思索着郑逸尘提供的情报问题了。

  那条龙对魔兵邪神兴趣到底是源于什么地方的?仅仅只是和普通邪神的区别那么简单?教会的人已经给她额外的说明过了,魔兵邪神可以定义为伪神,性质方面更接近雪山之主或者火山之主这样的近神存在。

  接近雪山之主的近神存在,雪山之主是一个领域提升到巅峰的特殊存在,这个巅峰是她们的巅峰,而不是人类的巅峰,性质不一样的,就像是魔女和人类一样,人类的巅峰是八十级,魔女的巅峰就是九十九级,版本就不一样。

  这样的话是不是魔女也能够看做是近神的存在?

  “……”蒂茜娅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不想这方面的事情了,神不是神的,真正的神早已消逝,现在所谓的‘神’都是一些能够在一些方面有着人类根本不能正常达到那个上限的存在,邪神就是这样的,可那又如何,达不到某一方面的破限上限,但又不代表不能解决那样的存在。

  死在她手里的邪神数量也不少,她说过什么了?魔兵邪神啊,教会这一次的指令很简单,从原本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变成了发现问题,捕获问题。

  教会那边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支援,行动的最终目的就是收容这个魔兵邪神,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干掉对方!

  魔兵邪神一旦流落在外,带来影响不可谓不大,阿波菲斯就是最好的例子了,魔剑教徒这样的存在已经有了尾大不掉之势,说他们不是邪教徒,却也不绝对,硬要说的话可以看作是‘伪神信徒’。

  但搞不清楚这些‘伪神’究竟是什么样的想法,如此的让其扩张不是好事,可是眼下这方面却很难阻止了,一个魔剑邪神就足够了,再多一个新的魔剑邪神,啧啧,多半会出乱子吧?

  阿波菲斯虽然是魔剑,可这个魔剑主要汲取的血液,而不是别的东西,甚至对于血液的要求还是要那种越强大的越好,不限种类,所以在这个魔剑邪神的食谱中,人类除了数量多之外,并不会首选。

  毕竟很多中大型的野兽强壮程度都远超普通人的,野兽的优势反倒是让它们在魔剑邪神的食谱中显得更加受欢迎。

  可是和冰属性有关的霜之哀伤这个魔剑产生的邪神呢?野兽魔兽的身体强悍,所以在阿波菲斯邪神的食谱上更受欢迎,而在灵魂方面则是人类更加有灵性,更强一些,这样以来,在那把汲魂的魔剑邪神的食谱里面,人类多半就是no.1了,即使霜之哀伤是中级魔兵,但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属性,和对人类的相性!

  邪神成了之后都有极大的成长潜力的,和原本的基材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了,魔兵是魔兵,邪神是邪神,两者之间即使有联系,但有些方面也是独立开来的。

  就像是超级赛亚人的家一样,里面住着的人吹一口气就能让这个家变成尘埃,但是人家依旧住在那个家里啊,总不能因为那个家太脆弱了就不要了,住着的时候是温暖的小窝,不要的话就等于说失去了一个家。

  不划算啊。

  所以不要因为召唤的魔兵等级就看轻那玩意产生的邪神,要看属性啊,霜之哀伤一旦成了邪神之后,会如何?是类似于魔剑邪神那样的形式,还会掀起极大的混乱,收割灵魂?

  这事……不好办,教会收容的魔兵邪神是在有着各种准备的前提下做到的,在最初的时候就将其给彻底的镇压了起来,不给那个魔兵邪神任何做妖的机会,这一次则是在一些不法者的主场上进行‘收容’,难度就不在在一个档次上的。

  要不然教会高层也不会说能收容就收容,不能收容的话那就干脆的解决掉这个邪神,争取不留下任何的后患。

  主观上,蒂茜娅是偏向于直接干掉那个邪神为主的,至少这样能够保证整个事情解决的万无一失,要尸体永远比直接抓活的容易,抓活的还要计划着各种抓捕计划,而要死的只要制定好了杀人计划就行了,干脆利索。

  把人弄死了事情就算是结束了,而抓活的抓人的时候麻烦,抓到人了之后,人还活着的前提下并不意味着事情就那么轻易的结束了,死人价值不大,活人的价值反倒是更为让人在意,那么目标活着,自然会有人想着额外做点什么,包括被抓目标的自救行为,这些都是后续的麻烦。

  可以看做是售后……死掉的是那种让售后无意义的类型,蒂茜娅偏向于这个,而不是选择的将其收容,听听这个想法就不靠谱,什么邪神伪神的,哪怕知道了内幕信息的时候,她已经得到了相关的科普了,但是那个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在她看来不管是哪个,都不能否认这两种类型的邪神都是出自于邪神仪式的框架里面的,就这一点,这俩的区别就不算太大……好吧,她承认这之间有一些区别吧。

  她这样的想法若是让郑逸尘知道了,他估计会告诉这大龄年轻女人,在某个世界里其实猪和人的基因区别也只是有‘一些区别’,大部分的都相似的,但就是那一些区别直接就将其变成了两种不同的物种。

  总而言之,蒂茜娅知道了教会和魔兵邪神的一些关系后,就偏向了激进派,哪怕这种‘伪神’的力量可控性高,甚至能够投入使用,但魔兵类型那么多,干嘛留着这种邪恶的魔兵呢?

  像是光属性的‘辉耀’,火属性的‘烈焰审判’之类的不掺杂邪恶属性的魔兵,哪个不是更好的选择?就因为觉得霜之哀伤的成长性爆炸,就想着留下来了?

  开什么玩笑,成长性爆炸是什么换来的?不就是那把魔兵里禁锢的大量灵魂换来的嘛!一个和教会有关系的特别教派一直都想着摧毁那把魔兵。

  神教派?哦,平衡教派咯,那个教派里的人认为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任何生物都是在消耗着这个世界的‘力量’,无论是吃还是修炼以及战斗消耗的力量都是如此,只是这种消耗是一个循环,最终还会返还给这个世界的。

  像是战斗的力量,轰出去发挥作用后还会消散吧?消散不是消失,消散后依旧存留在这个世界,修炼的话,只是将力量积累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活着的时候是自己的,但是死了之后一身力量直接消散,依旧要返还给这个世界的。

  身体腐烂化成大地的养分,灵魂消散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真灵回归冥河继续循环,每一个物种都保持着相应的顺序循环,万物平衡。

  但是!那把霜之哀伤那把魔兵禁锢了大量的灵魂,虽然按照平衡教派的教义,那把魔兵禁锢了灵魂无疑是破坏了这种平衡,只要那把魔兵还存在,今后肯定有更多的灵魂会被禁锢进去,即使那些灵魂没有真正的消失。

  但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就相当于是将一个天平里的砝码不断的拿走,砝码没有消失,却不在原来的地方维持平衡了,虽然终有一天砝码还会回去,可是在那些砝码回去之前天平已经崩了怎么办?

  这是破坏平衡的行为!

  对于这个教派蒂茜娅没有多少好感啦,她看来那里面一群人都是疯子傻子,毕竟照他们的想法,一些活得久的强者也是破坏平衡的存在了,毕竟活的越久就意味着从这个世界里‘拿的’就越多嘛,总不能让那些活得久存在纷纷选择自杀,来维持这个‘平衡’吧?

  好在平衡教派里的人虽然极端,却不是真正的傻子,没有拿着这件事开刀……要不然这个教派能不能保存下来还是一会呢,真要是做到了那一步,等于说是和这个世界里所有活了几百岁,不,一百岁以上的存在为敌了。

  包括了雪山之主火山之主,龙一类的存在,这个教派不招人待见也是这个原因,毕竟以前他们还真做过这样的极端行为,不过被抽的不轻,看清了情况。

  他们不是圣堂教会,迈不了那么大的步子,作为一个新兴了不到四百年的教派直接被打残了,在重整旗鼓的时间里甚至有些人还反驳过平衡教派呢,说活得久了也是错,你们怎么不以身作则?

  然而……还真有极端的平衡教派成员去当殉道者了,脑回路有毛病嘛!

  之后他们知道了活得久的存在这一块不好动,但有的却能动啊,比如说那些大奸大恶的存在,弄死了有理有据,别人不会说什么还会帮忙你,还有就是摧毁一些类似于霜之哀伤一类的邪恶魔兵,一个魔兵若是保存好了,存在的时间可要比大部分强者活的时间都要久。

  即使这样,蒂茜娅对平衡教派也不会产生好感,真是的,为什么要对一群想法有毛病的人产生好感呢?恶感的话……不认同不接触就行了,平衡教派毕竟没有做出来过什么坏事,被打残过的平衡教派也做出来了一些妥协。

  ‘小’方面的‘平衡’被破坏了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那些能够发展成为大方面的失衡情况,他们表示这没得忍,必须点干!

  之所以会想到平衡教派,主要是蒂茜娅偏向于完全破坏敌人的行动,同时摧毁那个魔兵邪神,和霜之哀伤有关的魔兵邪神,自然就让她想到了平衡教派那群脑子有毛病的人。

  要不联系一下他们?先不说明情况,让他们当个后手准备也行,让他们知道了要对付的是和霜之哀伤有关的魔兵邪神,每一个妥妥都能够爆发出来百分之一百二的战力,平衡教派很早就认为了,霜之哀伤这把魔兵就是带来大型失衡的魔兵!

  不说曾经了,就是现在都能看到一些人拿着那样的魔兵到处的在战场跑……一次两次就算了,天天这么做,长久的积累下来不是失衡是什么?

  虽然蒂茜娅依旧觉得他们杞人忧天了,真要是他们这么想的,在平衡教派出现之前类似的情况不少吧?深渊魔灾的时期里,深渊生物对大陆上的掠夺可要比那把魔剑汲取的灵魂多得多。

  总之,将平衡教派里的人当做是一群脑子有坑的老实人吧,对上他们胃口的事情找到他们了,他们肯定会憨憨的过来‘帮忙,报酬都不用给。

  偏偏他们还会觉得你这人是朋友,然后吧啦吧啦的尝试拉人入教,还别说,总有一些脑回路偶尔搭错线的人觉得对方说得挺有道理的……毕竟平衡教派有些地方和圣堂教会差不多。

  保证世界母亲的安定嘛!很高大上不是?

  第二天,蒂茜娅休息之后打开了窗户,看着窗外街道上汇聚着的雪山之民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雪山这里的雪山之民虽然有自己的祭典日,但那日子前段时间就过去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进行第二次。

  可现在这里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这里又有什么新的节日了?蒂茜娅想了想,貌似没有吧?雪山之民除了那么几个特别的日子之外,其他的时候生活都挺普通的,今天本应该也是他们要度过的日常一天。

  仔细的倾听了一下那些雪山之民的对话,她有些恍然,好吧,忽略了雪山圣女回来的这件事了,这些雪山之民做的事情是类似接风洗尘的行为,虽然泽尼娅离开雪山的时间没多久,可既然回来了,雪山之民不可能无动于衷,总要做点什么的。

  即使不是尊重泽尼娅这名‘雪山圣女’,也要尊重一下雪山之主,雪山之主特别祝福过的存在回家了,他们还没有任何的表示,这不就是轻视嘛……虽然雪山之主未必在意这件事。

  在人群中,蒂茜娅还看到了拉着莉莉的小手,围观看热闹的郑逸尘,他表现的真的和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一样,甚至因为莉莉的个头不足,还相当人性化的将小女孩扛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面。

  郑逸尘变化成人型的体型并不魁梧,但外貌不影响他那龙的力量。

  “巡礼啊……”摇了摇头,蒂茜娅关上了窗户,这事她没有兴趣去看,圣女?这里的部队中就有一名圣女,又不是没有见过,不说潜力,现在泽尼娅和教会的圣女差远了。

  不去凑热闹,她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昨天刚开完会议,修改了一些作战方案,今天自然是要行动起来,已经知道了足够的情报了,不用再进行慢慢收集情报,摸清楚敌人底信的步骤了。

  剩下的细节部分,让预言师开图就行了,只要知道了核心的情报,预言师的作用就可以彻底的发挥出来。

  蒂茜娅找到预言师的时候,开门那一瞬间她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镜子碎裂声,眉头微微一扬,她有些严厉的看着面前的白发少女,那一声轻微的声音足够让她判断出来刚才的情况了。

  上班时间,这预言师在开预言术刷视频??

  “我发现了一些异常的!”

  “……”白发预言师的话,让蒂茜娅微微的呼了口气,这抢白应该说不愧是预言师吗?抢的真的是时间,直接将她的话给卡到了喉咙里,“说。”

  “我是镜像预言师,光说有什么用,过来看啊。”

  蒂茜娅走了过去,看着桌子放着的一盆水,水上面有着一层薄薄的银色覆盖,像是镜面一样,同时上面还有一道裂痕,这一道裂痕被预言师脸色自然的抹除掉,画面重新的清晰起来:“喏,标示出来的人在我的预言术里面出现了六次了,很异常吧?”

  如果不是人数超过了十个,而且之间站位也没有任何关联,蒂茜娅可能会动手教训下后辈,现在嘛,的确是异常信息。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