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吒有几种写法?
  师兄又在忙什么?

  要么是在湖边草屋、要么是在丹房,总是不出来走动,最近又是许久不见,怪让人念想的。

  不是说,西方教已经不能蹦跶了……

  昨日还听龙吉说起呢,现如今这天地间,已经没了天庭无法做成之事,师兄弹指一挥就可改变无数生灵的命途。

  是个名副其实的天庭权神了!

  小琼峰,棋牌室中。

  灵娥对着窗外有些出神,心底划过这些杂乱的念头,耳旁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声。

  这非流水声,而是玉石做就的玉牌在被几只纤手搓动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龙吉近来闲来无事,心情也有些烦躁,为防被劫运影响,已在小琼峰小住,成为了棋牌室正式常驻会员。

  熊伶俐虽在天庭挂职,但她是小琼峰守卫将领,通明殿也不敢真的给调令,平日里还是在小琼峰玩耍。

  而会员等级最低的某大姐……

  她现出灵体,穿火红长裙,裙边开叉到了大腿根,将自己姣好的身形毫无顾忌地展露出来,丝毫没有半点忌惮。

  反正都是虚幻灵力凝成的,看就看喽,她本体就在旁边摆着,曲线流畅、上窄下宽,随便一响就能震死金仙,稍微一撞就可重伤大罗。

  自然就是先天至宝混沌钟。

  而此刻与她们三个一同打牌的,却是一袭冰蓝色长裙的天庭女战神,有琴玄雅。

  上次被李长寿强行拉来小琼峰,有琴玄雅也不再多坚持。

  只要熊伶俐去旧水神府喊她一声,她若不用外出打怪,都会来此地与她们玩耍。

  啪!

  钟灵皱眉将一枚玉牌摁在桌面上,皱眉招呼一声:

  “娥快来帮姐看个牌!这咋赢啊这?

  别眼巴巴望你师兄了,他最近几十年是最忙时候,必然是已经开始主持封神大劫。”

  “大劫具体是怎么主持?”

  灵娥轻声问着,身形轻盈地跳了过来,轻声道:

  “莫不是搭建个擂台,然后让人过来比划较量,谁输了来天庭当差?”

  钟灵顿时啧啧轻笑,“哪有这般平和。”

  熊伶俐却道:“有琴应该看到过,就在中天门外面,有个怪人每天在那搭台子,说不定就是擂台嘞。”

  有琴玄雅立刻颔首,满是严肃地注视着自己的牌面。

  不好赢呢感觉。

  钟灵淡定地道:“跟你们这些小鱼说了你们也不懂,这事复杂的很,说是道门生死存亡的关头都不为过。

  圣人执棋,各自博弈,像你师兄这般,能从棋局中跳出来,还能插进去半只手的生灵,已是世所罕见。

  我愿称他为猛士。

  当然,这主要是因他背后有最强圣人的支持,这才是一切的基础嘛。

  开局开局!”

  灵娥此时已帮钟灵将牌面理顺,坐在一旁静静思索;

  两位仙子、一名半巫、一只法宝的灵性,开始了又一场血雨腥风。

  有琴玄雅问:“这般大劫,长寿师兄可有危险?”

  “这就要问他到底是想干什么了。”

  钟灵啧啧轻笑:“这家伙有意思的很,嘴上说着稳妥起见,行事也是十分周全,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做出一些冲动之事。

  他这种人虽然少见,但咱也是见过的,只不过前人都不如他走的高、走的快罢了。”

  “长寿师兄想做什么……”

  有琴玄雅轻吟几声,扭头看向了一旁的灵娥,“灵娥师妹最明白才对。”

  “嗯——”

  灵娥托着下巴想了一阵,小声嘀咕:“稳妥的离开?避开一切因果?反正我从小就是被师兄这般教大的。”

  有琴玄雅顿时若有所思状。

  “去问问不就好了,”钟灵笑道,“你们这些生灵,拐外抹角、说话还要互相试探,彼此都这么亲近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前辈,那可不一样!三筒。”

  熊伶俐一本正经地道了句:“我们寨子里有句祖训,叫做——人心隔着肉和皮,别把恶人当兄弟,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

  若是每个人都坦率、直白,也感觉很奇怪呢。”

  “呵,”钟灵顿时笑眯了眼,“本钟还被个巫教育了。”

  “嘿嘿嘿。”

  熊伶俐不好意思地笑着,两只马尾辫轻轻晃着,用变身术缩小后的小巧身躯,让她似是人畜无害。

  龙吉笑道:“我也有些好奇师父在作甚,师父此前曾说,天庭不宜直接插手封神大劫之事,也说过要借封神大劫的机会,将天庭的一些隐患拔除掉。

  想必,都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师父当真为了天庭操劳太多了。”

  灵娥道:“师兄应当能应付的来,就算应付不来,我们也帮不上他什么。”

  有琴玄雅却道:“这也不对,哪怕是拼上性命能帮长寿师兄缓解少许压力,那也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