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零五章 卞庄死局
  月宫殿前。

  李长寿操控着白眉白发太白金星造型的纸道人,看着被吊在大殿后梁,已是鼻青脸肿、气若游丝的卞庄,想着路上龙吉对自己言说的那些情形,心底只剩苦笑。

  龙吉身份敏感,不适合再继续现身,回了瑶池等消息。

  卞庄这家伙终究是折在了女色二字上。

  本以为天庭仙神哪怕不是什么高雅之士,也都该有几分底线……

  终究还是高估了,错信了。

  打死吧,没救了。

  西游劫难也不是不能改,此时还能培养个新二师兄,毕竟本体是那杆九齿钉耙。

  殿中,原本聚在卞庄身周的仙子们,此刻早已排好队列,齐齐对李长寿行礼。

  “拜见星君大人。”

  虽已经了解了大概情形,但李长寿还是要走程序地问一句:

  “这是怎么了?卞将军怎得挂起来了?”

  众仙子颇为义愤填膺,几名领队立刻站了出来,痛心疾首地说着此前发生之事。

  月宫之后有个禁地,是在太阴星上没有男仙时才会开启,名为【月华池】。

  平日里,这些仙子大多喜欢在月华池旁梳洗打扮,将仙躯浸泡在氤氲的仙雾灵水之中,聊一聊最近的八卦、谈一谈天庭的趣事。

  今日这卞庄,竟偷偷闯入了月华池。

  情节十分严重、性质十分恶劣,已经不是其罪当猪,而是真的要送掉小命了。

  李长寿面色迅速冷了下来,开口问:

  “这卞庄如此胆大包天?”

  “星君大人,我们知卞将军是您的爱将,但此事千真万确。”

  有仙子愤声道:“若非知道卞庄进入过兜率宫,是星君大人您的左膀右臂,今日我便一剑将他杀了!”

  李长寿眉头紧皱,又问:“此事可有苦主?”

  “星君大人,当时月华池有十几位姐妹,但月华池周围有太阴星君亲手布置的禁制。

  卞将军就是踩入了禁制中,当时离着池子已经很近。”

  李长寿缓缓点头,皱眉沉吟几声。

  没有苦主,这事反倒更麻烦了,今日卞庄怕只能以死谢罪。

  其他思路?

  看了人姑娘沐浴,就强对人姑娘负责?

  那不就是土行孙行为了?

  若是有明确的苦主,那直接将卞庄从重处罚、往死里打,再将卞庄这部分记忆抹去,甚至打落凡尘、废掉修为,既可留卞庄一命,也能维护住天庭威严。

  但没有苦主,就代表着整个月宫、用过月华池的仙子,都是苦主。

  此事看似没严重到要出人命的地步,实则已与天庭大局挂钩。

  此时天庭正在崛起前夜,只差几百年后封神榜归位,就可让天庭彻底大兴,成为维持三界稳定的权力机构。

  这个节骨眼,众炼气士自是对天庭无比关注。

  无论天庭出什么负面传闻,都会被完全放大。

  卞庄,天河水军副统领,虽品阶不高,但身份复杂,因为铜镜直播体系,在天庭有极高知名度。

  若是让这般偷窥女子沐浴的仙神,继续在天庭任职,天庭的名声怕是全毁了……

  如今大好局面,也要因这次之事而损小半。

  后患无穷。

  心底划过这般念头,李长寿面色凝重地向前走了两步,身影一闪,这具纸道人出现在了卞庄面前,冷然问:

  “你真闯了?”

  卞庄道心一颤:“末将似、似是闯了,但星君!末将醒过来前,只记得自己是在跟几位好友喝酒啊!”

  李长寿双目如电,似是要将卞庄的道心看透。

  卞庄努力与李长寿对视。

  他深知,此时能救自己的只有太白星君。

  而自己此前也是真的喝迷糊了,清醒后心神空空荡荡,完全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月华池。

  更有甚者。

  卞庄心里明白的很,他移情别恋小男仙的名声在外,这事根本没办法解释。

  李长寿闭目凝神,心底突然意识到,此事或许并不简单。

  他道:

  “众嫦娥听命。

  先去搬来长桌长椅,在此地做个审讯堂。

  再派人去通明殿,请来无事且当值的两位正神。

  将关注此事的月宫嫦娥都喊来,今日本星君就在此审一审这卞庄,一经查明,从严惩处!”

  卞庄低头不语,目中满是懊悔。

  众仙子闻言喜上眉梢,各自欠身答应,又迅速分头行事。

  很快,李长寿连同东木公、月老,坐在一方长桌之后。

  被套上层层锁链的卞庄,正有气无力地跪坐在下方,此刻不仅浑身是伤,一时也不敢抬起头来。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

  噹!

  李长寿手中惊堂木一拍,周遭大小仙子齐声冷哼。

  卞庄哆嗦了几下,想抬头又不敢。

  就听木公问:“下面跪着的,可是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

  “是、是末将……”

  李长寿另一侧的月老淡然问:“闯月宫月华池的,是不是你?”

  “这,这个,哎!”

  卞庄喉结颤动了几下,乌青的眼皮也在颤抖,被打肿的嘴角努力张开,露出里面缺了的两颗门牙。

  “但末将真的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月宫!”

  “行了,破案了。”

  月老大手一挥,黑着脸抓起手边的木牌,对着卞庄狠狠扔了过去。

  “斩!”

  卞庄抖成了筛糠,侧旁一众仙子也是明显怔了下,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

  李长寿和木公齐齐扭头看向月老。

  月老撸起袖子,咬牙骂道:

  “这不斩了还留着作甚!

  一天天没个正行,移情别恋的速度就是自己看到新仙子的速度!

  还美其名曰,自己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贫道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给他剪一次红绳,这红绳堆起来,都做好百多件喜袍了!

  他现在终于控制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