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她只是我的妹妹…
  明媚的阳光中,层层阵法保护的小琼峰也有着别样的舒心。

  闲坐竹林,感受着那浓淡适宜的灵气,享受着亲手烹煮的香茗,远听别峰人声低语,近听阁楼莺燕翠红,这宅家修行的日子,就是如此的恬静、舒适,且……

  嗯,做人不能太龙王,捏肩敲推推背什么的就算了。

  毕竟他是人教弟子,要艰苦朴素一点,大法师还在那睡草垛,他也不能一步到位什么的。

  李长寿看似悠闲,其实纸道人分身在南洲各处忙碌,修复受损的神庙,安抚受灾的凡人。

  经此一役,李长寿决定百年内,组建一个应急的海神教护教大队。

  因为来海神教范围内搞事的,今后估计多是妖族,李长寿决定聘请巫族为这个大队的主要战力,一旦解决了关键问题,就去北洲洽谈相应事宜。

  关键问题——如何有限度的解开巫族立下的誓言。

  原本,李长寿觉得今天会是恬淡且充实的一天,直到……

  他仙识捕捉到了,那艘开往了度仙门的楼船,看到了在楼船船首站着的那名妩媚狐女。

  阿兰?还是小兰来着?

  这只青丘之狐,怎么还不死心……

  李长寿略微思量,站起身来,驾云朝着阁楼而去。

  他上次双管齐下,又是让月老出手,又是用了点不太光彩的手段,打击了这名狐女因误会而产生的一片痴心。

  为此,寿还泛起了一丝丝的罪恶感。

  当时姻缘殿所显,这狐女的红绳缠绕去的自家师父齐源;而在地牢时,出现在狐女面前的,实际上是变作了师父容貌的自己……

  若是狐女真的喜欢上了当时那个齐源,红绳应指向的是他李长寿。

  显然,狐女喜欢上的,只是她自己所想的那个‘人格’,只不过这个‘人格’顶着自家师父的外貌罢了。

  这次狐女又过来……

  不急,先稳一手,看师父这个浊仙最近感情进展如何。

  云朵落在翻修过的‘皇家棋牌室’前,李长寿在阵法之外咳嗽两声,正在里面斗大神的三位靓妹顿时一阵忙碌。

  “师娘!你快把衣服换一下!别被长寿看去了!”

  这是罪大恶极的酒玖。

  “雨诗打扫下屋子!莫让你大师侄笑话!”

  这是穷凶恶极的师祖。

  那个默默出手,动作麻利收拾其内糟乱的,自然就是李长寿此行要找的目标人物,酒雨诗。

  她来山上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平日里师父齐源也没少来这地与她碰面;

  按理说,有前前世的感情基础,齐源和酒雨诗这辈子很有可能产生姻缘,但感情这种事是谁都拿不准的……

  到此时,已经差不多可以判断出,酒雨诗师叔对师父到底是什么态度了。

  李长寿赶过来,就是为了探探酒雨诗师叔的口风,不然处理后面的事,很容易出错。

  就做弟子的而言,本来已经是浊仙、命途有点点悲惨的师父,若是能有个老伴,那自是极好的。

  吱呀——

  屋门被拉开,淡淡的香风扑面而来,身着麻衣短衫、短裙的酒玖做饿虎扑食状,双手做爪,口中轻喝:

  “拿!酒!来!”

  李长寿身形看似随意的一晃,一股仙力托了下小师叔,在袖中取出两只拇指大小的酒壶,精准地扔到她掌心。

  顺便还拿了两颗四品灵丹级别的糖豆丹,手疾眼快塞到她口中。

  李长寿笑道:“三百斤灵浆!”

  把两只小酒壶抱在怀中的酒玖脸蛋通红,嘴里嘎嘣之声响个不停,含糊不清地喊了句:“木问题!”

  角落的棋牌桌后,江林儿翻了白眼,叹道:

  “你们两个,整天这是做什么见不得人之事!”

  酒玖嘿嘿笑着,美滋滋地把玩着两只小巧酒壶,却是装傻充愣,不回答这般问题。

  有保密约定的嘛。

  李长寿向前做了个道揖,“弟子拜见师祖。”

  “你这孩子,不是说好各论各的,这里又没外人,”江林儿啧啧笑着。

  因为已经嫁给了王富贵为妻,整体打扮也偏向开始走成熟风,盘起了蓬松的头发,换上了淡黄的长裙,白皙肌肤越发富有光泽;

  但一顺到底还是一顺到底,长发前后落下,完全难分甲乙……

  “咳,”李长寿看向在角落中安静站着的酒雨诗,温声道:“雨诗师叔,此时若不急修行,可否与弟子在山上随意走走?”

  酒雨诗明显怔了下。

  在她印象中,李长寿这个小琼峰真正当家做主之人,一直与她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平日里话都说的很少……

  “自然可以,”酒雨诗有些拘谨的笑着。

  酒玖对李长寿眨了眨眼,李长寿笑而不语。

  倒是江林儿想到了什么,对李长寿传声道:

  “寿兄,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雨诗还没修成仙人。”

  寿!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