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狡兔三···窟
  小琼峰,栽豆大阵内;

  正研究新式杂交仙豆技术的李长寿,心底莫名有了一丝丝悸动。

  他仔细体味,却只是感应到,似乎有什么事在围绕着自己发生……

  这悸动来的突然、去的也快,还没好好的感受,悸动便随之消失不见。

  有人在算计本人教小弟子?

  李长寿放下锄头,停下手中的农活,面色十分凝重。

  这般悸动,应是能够威胁到他本身的算计……

  自己现如今都是靠纸道人在外做事,在防推演这一块,不仅有诸多小物件,更有太清圣人老爷出手为他遮蔽天机。

  莫非,是门内有人要针对自己?

  这也不太可能;

  门内现在,大抵来说,已没人能正面威胁他。

  ——自斩道境不是白斩的,普通金仙在他面前,已没了什么威压。

  而且,李长寿一直在监察门内;

  但凡跟自己有可能产生冲突的真仙、天仙,基本都在平日里的‘定期考察’范围内……

  炼气士的灵觉提醒、心底之悸动,总归不会是空穴来风。

  李长寿此刻收拾好此地,迅速检查了下大阵各处,就将心神挪回本体,右手掐弄手指,开始细细推算。

  不过几个呼吸,他就有了结果,很干脆地放弃了这一无意义的行为,拿出了纸笔,逐条开始分析。

  没办法,推算这门神通,跟自身年岁、修为境界、与天道的距离相关,其实就是查阅天机。

  让李长寿措手不及的是,这悸动很快再次出现,但随之又消失不见。

  又片刻后,李长寿迎来了第三波灵觉轻颤……

  什么鬼?

  难不成,能威胁到自己的这个家伙,还在犹豫不决?

  李长寿眉头紧皱,看着自己白纸上画下的那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故事线,心底也禁不住嘀咕了几句。

  能威胁到他本体的方式,如今只有四条——

  第一是突然有大能来了脾气,非要覆灭度仙门;

  第二就是依据纸道人所留下的漏洞,找到自己的本体;

  第三,便是能串联起‘度仙门弟子’与‘南海海神’关系的小老铁,敖乙。

  第四条比较荒诞,但也有可能性,那就是自家圣人老爷看自己不顺眼,吹口气把自己吹成渣渣灰……

  这其中可能性最大的,便是第二、第三条。

  可以先做个排除法。

  李长寿当即用神念联络敖乙,两人的神念在安水城主神庙的神像之间勾连,进入了梦境之中。

  李长寿仔细‘盘问’了一遍敖乙,把二教主搞的都有些紧张。

  还好,二教主挺住了这波审查……

  李长寿又问询了敖乙几句,有关金鳌岛现如今的‘舆论风向’。

  据敖乙亲眼所见,那金光圣母回金鳌岛之后,就找来不少好友,言说有关南海海神与截教的‘缘法’,解释清楚了,并非是南海海神有意算计他们的公明师兄。

  金光圣母还称赞南海海神,‘一心为道门、不沾百因果’,将南海海神在截教的风评,挽回了小半……

  切断神念,李长寿再次凝视面前的这张白纸。

  第三个选项的发生概率降低了大半。

  那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

  大法师说漏了嘴?

  咳,是纸道人可能出问题了……

  纸道人并非什么圆满的神通,尽管李长寿已算是穷尽心力去完善,依然不免留下了许多隐患;

  而这些隐患,李长寿一开始就是知晓的,也做了一点点的防范。

  “看来,防范还不够。”

  李长寿沉吟几声,看了眼那两颗九转金丹,闭目,凝神,调动各地纸道人,让能潜藏的潜藏更深一些,不太稳妥的便直接自毁。

  不多时,李长寿已是完成了一次自检。

  而那份心底的悸动,再次出现……

  “还没下定主意?”

  李长寿眉头轻皱,若他有大法师的神通本领,当真是要撕开乾坤探个头过去,问一问对方要不要出手。

  当然,最好是永远别出手……

  与此同时,灵山脚下某个不起眼的洞府中。

  文净道人斜躺在自己的宝榻上,看着掌心这只不断颤动的血茧,时而秀眉轻皱,时而眉角舒展……

  她确实是在犹豫。

  倒不是在人教与西方教之间犹豫;

  换做是谁,只要不是失了智,都会做出明智之选择。

  在她此时看来,西方教明里暗里这堆废物,根本斗不过人教那寥寥几人。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西方教这边,她这个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