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639 宿命之敌 (第二章)
  后车的维伦纽夫,看着自己与前车的距离,突然间急剧的缩短。他瞬间就明白库特哈德想的是什么,对方已经没有耐心找机会,而是打算来硬的了。

  连你们也小看我维伦纽夫吗?

  一种被轻视的愤怒,瞬间充斥着维伦纽夫的内心,既然你减速压车是吗?那就看我加速超车!

  哪怕双方的车距已经在一种非常不安全的范围之内,维伦纽夫也没有任何跟着减速的迹象,而是直接一脚油门下去加速,打算用应急变道的方式,绕过前面的库特哈德。

  只是两辆赛车的相对速度太快了,真的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维伦纽夫刚转动方向盘变道,但是整个车身还没有变线,就已经追上了前面的库特哈德。

  英美赛车的车身侧面中段位置,直接撞上了库特哈德赛车后部,这种非正面的偏位撞击,让两台赛车都不受控制的侧滑,破碎的零件散落一地。

  “FUCK!”

  直接被撞停的库特哈德,看着自己后轮都被撞飞的迈凯轮赛车,愤怒的叫骂了一句,然后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面。

  他是真的没有料到,维伦纽夫最终会做出这种莽撞的举动,就刚才那种车距,哪怕不加速想要超过去距离都不够,维伦纽夫居然还一脚油门下去?

  另外一边的维伦纽夫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这一脚油门加速带来的力量,让整个车身中段的碳纤维外壳都被撞碎了,甚至就连车体主框架都变形,侵入驾驶舱。

  还好F1赛车的主体架构强度还是非常高的,没有像其他部件那样往着轻量化发展,没有留什么设计余量。只要不是发生翻滚,或者是被掉落的零件直接击中,一般情况下车手都会被保护在驾驶舱里面。

  这两辆突然失控的赛车,也给后面紧跟着的基米·莱科宁,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他差点一点就要撞上侧滑失控的维伦纽夫。

  不过这一脚紧急刹车的避险动作,给了后面的阿莱西机会,因为他相距事故发生的两辆赛车较远,就有充足的反应时间来选择通过路线。

  所以他并没有减速多少,就从狭窄的路段中通过,并且趁着这个机会,一举超越了基米·莱科宁,以及维伦纽夫跟库特哈德两位车手,来到了赛道第四的位置,距离领奖台只剩下一步之遥!

  “飞,前面发生事故了,注意黄旗。”

  亨利的声音从耳机里面响起,因为库特哈德跟维伦纽夫两个人的凶猛撞车,并且库特哈德还挡在了赛道上面,影响到赛事安全,于是赛道裁判打出了黄旗,安全车开始出动带领压车。

  听到这个消息,张一飞心里面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狗屎运这种东西,也能轮到自己身上?

  要知道张一飞最大的劣势,就是维修站发车加上停站10秒,而且自己刚才停站换胎又浪费了几秒时间。如果发生事故出动安全车的话,那么前面领先的赛车将会降速下来,自己至少可以把进站所浪费的时间给追平,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蒙托亚听到赛道出黄旗的消息,简直整张脸都变绿了。他趁着张一飞进站的时间,好不容易拉开了一段差距,这下将瞬间被抹平,两人处于同一起点线上面。

  更重要一点,就是换胎之后的张一飞,将拥有更好的抓地力,速度会更快。自己赛车性能上的优势将被弥补,甚至是落后于此刻的张一飞,这绝对是蒙托亚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难道这就是上帝保佑吗?但问题是,中国小子好像并不信上帝啊!

  F1围场内的规则就是如此,一旦安全车出动了,就不允许任何超车举动。哪怕车手们内心里面再怎么不爽,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否则就会被黑旗罚下。

  不过还好,就在张一飞进站的期间,蒙托亚又超越了前面索伯车队的布尔提,正式突入前十的位置,总算是避免了跟张一飞的再度正面战斗的可能性。

  “托德,中国小子现在排在什么位置?”

  趁着被安全车压车的时间点,舒马赫开口向法拉利经理让·托德询问了一句。

  正赛当张一飞把红色超软胎给亮出来的那一刻,所有车队都能感受到他想要冲刺前排的野心。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所以舒马赫很好奇,赛程过去三分之一,张一飞能追到哪一步。

  “之前排位第十一,不过库特哈德跟维伦纽夫的事故,让他上升到第九。”

  “这么快?”

  舒马赫都用着意外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抛开事故的超车,张一飞之前排名第十一,就意味着在三分之一的赛程里面,张一飞超越了一半的对手。要知道这家伙可不单单是从维修站起步,还要加上罚停10秒,堪称是F1围场里面仅次于退赛的最严厉起步方式了。

  这么大的差距,他就用三分之一的赛程,追上了一半的车手。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这小子至少能冲进积分区,甚至是领奖台!

  更别说现在的赛道事故,算是帮了张一飞一把,缩短了跟自己这些前排车手的距离,他冲上来的几率就更大了!

  难道车手飞真的能完成新人三连冠的奇迹?

  舒马赫的脑海中,都忍不住浮现出这个可能,但是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因为张一飞想要拿到新人赛季三连冠,那必须要战胜一个人,那就是我舒马赫!无论中国小子现在有多强,多么气势如虹,我都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维伦纽夫给库特哈德两个人没受什么严重伤害,单纯挪开事故赛车的效率还是很快的。仅仅一圈半过后,赛道就再度恢复了畅通。

  而这个时候,张一飞抓住了机会,电光火石之间飞速超越了索伯车队的布尔提,再次出现在蒙托亚的车后。并且这次两个人的车距更近,处于随时可以发动进攻的状态。

  这家伙真的是死神吗?

  看到后面迅速超越布尔提,再次出现在自己车手的张一飞,蒙托亚忍不住在心底里面呐喊了一句。

  这种感觉,真的就像是被死神给追赶,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逃脱!

  “飞趁着安全车离开的时间点,利用更快的操作反应,超越了前面的布尔提,再次来到了蒙托亚的后面。”

  “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蒙托亚又进入到飞的攻击范围之内。说实话,我都有点开始同情这位哥伦比亚巨星,飞真的是他的宿命之敌啊!”

  布伦德尔这个时候感慨了一句,今天赛道上的局势,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蒙托亚的避战,想要冲刺到更前排的位置,而不是跟张一飞缠斗。

  但是无论他跑的多快,超越了多少对手,张一飞总是能再次出现在他的车后,永远都甩不掉的感觉,这种被追着跑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这就是死神降临,没有谁可以逃脱一飞阁下收割的镰刀。”

  伊藤结生用着向往的语气说了一句,他是真的认为张一飞就如同赛道上的死神,没有人可以逃脱他的“追杀”。

  面对伊藤结生这中二的言论,布伦德尔简直是有点无语了,日本解说是不是漫画看多了,都是这副德行的吗?

  看台上的观众,看到张一飞又迎来了跟蒙托亚的一战,情绪是更加的激动了。

  “张一飞,不要跟哥伦比亚小子客气了,干掉他!”

  “没错,这就是他最后跑在你前面的机会,让他在后面吃灰吧!”

  “一飞阁下,展现出你魔王一般的实力吧!”

  “冠军才是你最强の野望(最强的野心),让印地王者再次臣服吧!”

  全场呼声如同雷鸣一般的响起,哪怕很多不是张一飞的粉丝,都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开始给张一飞鼓掌加油,希望见到精彩的超车场面。

  毕竟张一飞已经来到了第八的排名,而且相比较起步阶段,距离杆位舒马赫的车距,也是靠着赛道事故给缩短了许多。

  这种局势之下,张一飞是真的有机会,去冲刺那个冠军!

  蒙托亚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全场挥舞的红色旗帜,这种场面他自己也体验过,自然明白是在做什么。

  这些观众已经开始为中国小子加油打气,按照蒙托亚对张一飞的了解,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将会很快的来临。

  来吧,我蒙托亚不是弱者,也是时候了结美国大奖赛上的恩怨了!

  蒙托亚咬紧牙关说了一句,这位哥伦比亚巨星可能低迷过、消沉过,但是他永远都不是那种没有一战勇气的孬种,这一点哪怕就是张一飞都不回去怀疑。

  所以很多时候,张一飞必须抱着绝对的信心,抱着战略上藐视的态度,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战胜蒙托亚。但是在战术上面,他从来都没有轻视过蒙托亚,作为鏖战了多场的老对手,没有谁比张一飞更了解蒙托亚的实力。

  但这些都不重要,无论对手强弱,只要是挡在自己的前面,那就必须要超过去!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