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637 越战越强
  太快了!

  特鲁利的脑海里面,瞬间只剩下了这三个字,他真的没有想到,哪位车手能用这种速度跟效率超自己。

  而且刚才张一飞过弯速度也是惊人,哪怕就是之前统治了铃鹿赛道的舒马赫,好像都没有展现出这样的画面。

  除了速度之外,还有一点让特鲁利感到震撼,那就是这个中国小子不怕死吗?就刚才这种速度,要是最后转向没有操控回来,直接就要从立交桥上面冲出去了!

  如果这个问题要张一飞来回答的话,那就是他还真不怎么怕。

  主要原因就是上一站美国大奖赛,死神之弯的那一面高耸的水泥防护墙,自己都不知道面对过多少次了。而且相比较300+速度的死神之弯,铃鹿赛道9号弯一百多公里的时速,简直就是洒洒水(小意思)!

  体验过真正的死亡恐怖,这种真的不算什么。

  “超车了!当蓝色幽灵追上对手的时候,接下来就是死神的收割!”

  伊藤结生的情绪很兴奋,因为就如同他预料的一样,张一飞在一圈半赛程内就完成了超车。准备来说,是一圈刚出头,就把特鲁利给甩到了后面。

  这种速度,这种效率,赛道上是很难见到的画面,而亚洲车手里面更是闻所未闻。今天伊藤结生也算是开了眼界,见证到黄种人世界顶级车手是什么样子。

  对于伊藤结生这种夸张的表现,坐在旁边的布伦德尔,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本以为之前搭档的冈萨雷斯、刘易斯已经足够“偏见”了,没想到这名日本赛事解说,更是没有把解说公正性给放在眼中啊。

  当然,伊藤结生跟之前那些解说还是有点区别的,就是那些欧美解说,除了夸自己国家或者支持的车手外,还喜欢黑张一飞。但伊藤结生不同,他只吹不黑!

  超越过特鲁利之后,张一飞再次加快了速度,甚至走着一些相对极限的过弯。

  因为超过十圈之后,超软胎抓地力峰值会开始下降,十五圈左右就要考虑进站换胎。

  一次进站,就算按照维修技师们超水平发挥,两秒时间内搞定,但还是要加上进出维修通道减速所耽搁的时间,这大概是五六秒的样子。

  也就是说张一飞想要用三停战术冲刺到前排,甚至是分站冠军的席位。那么他每一次进站,领先其他车手10秒是基本盘,20秒有冲击积分区的机会,30秒有登上领奖台的可能性。

  领先40秒左右,才能真正的做到去争夺分站冠军头衔,去站上最高领奖台。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没有车手从维修站发车拿到冠军的原因,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更别说张一飞还有罚停10秒,更是把这种野心,朝着不可能的奇迹方向发展。

  接下来的圈速,张一飞要做到绝对的领先,才能有跟现在前排车手一战的资格。否则整场比赛下来,都不一定能看到杆位舒马赫的车尾灯!

  张一飞的圈速冲刺,让其他车手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特别是他前面的蒙托亚。

  当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那辆熟悉的蓝色普罗斯特赛车再次出现,蒙托亚真有一种这个中国小子,是不是阴魂不散的感觉,怎么可能这么快又追上来了!

  说实话,之前对于张一飞“蓝色幽灵”这个外号,蒙托亚是不认同,甚至是不屑的。但是在这一刻,他深深的体会到这个绰号的精髓,赛道上的张一飞,就是一个甩不掉的幽灵!

  有那么一瞬间,被压制住的脾气跟血性,冲击着蒙托亚的脑海。喜欢穷追不舍是吗?那就痛痛快快的一战,我蒙托亚也不是什么孬种!

  真的这种猫捉耗子一般的感觉,让蒙托亚实在是太憋屈了,他想要发泄,想要证明自己!

  “蒙托亚,冷静,不要跟飞缠斗,继续按照车队策略甩开他!”

  威廉姆斯爵士的声音,适时的传递过来,从当初在印地赛车就选中他为车队的试车手。可以说威廉姆斯爵士,对于蒙托亚的了解,绝对不止是表面那种。

  他知道对于狂野的哥伦比亚人来说,隐忍是有极限的,张一飞如此疯狂的追赶,肯定一定触发到蒙托亚的心理底线,接下来就是他疯狂的反击。

  但是这一次,战胜张一飞并没有多大的收益,相反输了更将成为被轻视的理由。

  蒙托亚需要做的,是绝对的冷静,朝着之前既定目标而努力。他要进入积分区,站上领奖台,来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奇迹!

  威廉姆斯爵士这句话,就如同一盆冷水一般,遏制住了蒙托亚内心里面的怒火。

  自己进入F1围场的目标,是站上那最高的领奖台,成为F1世界总冠军,最终跟维伦纽夫一样,成为大满贯王者。而现在自己职业生涯的一切,就好像跟中国小子纠缠在了一起。

  难道自己曾经的梦想,就只是战胜张一飞那么简单了吗?

  绝不!我的梦想是冠军!

  蒙托亚这个时候,也开始展现属于他自己的疯狂,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挡车张一飞身上。

  只要我的速度足够快,中国小子就不可能超过我!

  “这两个人又开始疯了吗?”

  迈凯轮车队主席丹尼斯,看着张一飞跟蒙托亚两个人飙升的圈速,忍不住说了一句。

  其实在他的内心里面还有着一丝羡慕,如果这其中一个是自己车队的基米·莱科宁多好。

  “BOSS,有时候赛道上能出现这么一对新人,对于赛车运动来说是一件幸事。”

  经理惠特马什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赛道上的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劳达跟亨特,想起了塞纳跟普罗斯特,想起了舒马赫跟达蒙·希尔。

  也正是有着这样的对手出现,才让整个一级方程式变得更加的精彩。

  “确实,有对手的刺激,才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

  第十四、第十三、第十二……

  张一飞跟蒙托亚疯狂冲刺中,几乎每一圈都有一名车手被他们两个人超越,其中不乏一些F1围场内的老将。

  这条铃鹿赛道,仿佛成为了张一飞跟蒙托亚两个人的游乐场,单圈几乎领先平均圈速4秒左右,完全没有一回合之敌。

  但是蒙托亚的内心,却并没有多少超越对手的喜悦,因为张一飞跟自己的距离是越来越近。几乎自己每超过一辆车,中国小子随后就能跟着超车,甚至表现的更加快速跟轻松。

  后视镜里面的蓝色车影,最多就是消失个一两秒,很快又会再次出现,逼迫着蒙托亚开的更快。

  同时后面的张一飞,脸上的表情也趋于兴奋,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这时候的蒙托亚,还有能跟自己一战的实力。看来自己还真的小瞧了这位新人赛季就夺取印地冠军的王者,确实他的硬实力,达到过F1世界冠军级别。

  新人赛季不单单只有张一飞在迅猛突破,其实蒙托亚也是一直在进步。失败并不代表着没有学到东西,特别是对于强者来说,只要失败没有把自己给击垮,就是下次更强的动力。

  比赛来到了第十六圈,张一飞已经跟在了蒙托亚的车队,处于一个随时可以发起超车攻势的位置。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耳机里面传来了科塞尔的指令,超软胎的磨损已经达到了极限,必须要进站换胎。

  说实话,这一刻张一飞战意盎然,情绪兴奋度极高,不单单是他刺激到了蒙托亚,对方同样也给了张一飞刺激。碾压或者被碾压,都不是F1围场内最刺激人心的时刻,只有棋逢对手的感觉才是最爽的。

  张一飞很想趁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狠狠的击败蒙托亚,只有击败他这样对手,才能得到成就感。就如同自己去击败巴里切罗、舒马赫的感觉一样的。

  “飞,维修通道入口进站!”

  看着赛道上张一飞在听到车队指令之后,居然还朝蒙托亚发起了进攻,科塞尔加大了音量再强调了一遍。

  如果错过维修通道入口,张一飞就必须要再跑一圈,铃鹿赛道这种“加长”赛道,一圈带来的磨损实在是太大了。要是张一飞还上头跟蒙托亚血拼的话,轮胎真不一定能抓住地面。

  科塞尔的严肃声音,镇压了张一飞内心里面的澎湃战意,他只能放弃对蒙托亚的攻势,开始进站换胎。

  同时维修站里面的技师团队,此刻都已经严阵以待,他们知道任何零点几秒的优势,对于现在的张一飞意味着什么。所以这三次进站,容不得任何的失误,并且还要保证足够快的速度!

  赛道上的蒙托亚,看着后面那辆从维修通道入口处,消失的蓝色普利斯特赛车,他下意识的舒了口气。

  当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时候,蒙托亚的脸色瞬间变得很严肃,他很不想承认,现在哪怕张一飞跟在自己车后,都能给到如此大的压力了。

  正常情况下,自己不应该是不屑一顾,认为可以轻松甩掉中国小子的吗?

  蒙托亚在内心里面给了自己一个警示,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有任何的畏惧。哪怕就是撞车同归于尽都行,就是不能怕张一飞的攻势。

  怕,就等于输!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