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188 恩怨情仇
  科塞尔可是经历过八九十年代的塞纳时期,那个充满血性跟火药味的赛道时代,F1赛场上面疯狂驾驶行为屡见不鲜。

  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车神塞纳跟教授普罗斯特之间的恩怨情仇,为了冠军跟复仇,他们两个人在赛道上的举动要激烈的多。

  1989年日本铃鹿赛道,两位时代最为顶尖的车手,普罗斯特跟塞纳积分遥遥领先,总冠军不出意外,就将在他们两个人中诞生。

  并且普罗斯特的积分是高于塞纳的,也就是说只要他能在铃鹿赛道领先塞纳,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都将赢得车手总冠军。

  面对这种情况,塞纳当然要超越普罗斯特,这样他就能成为当年的车手总冠军。所以在一个弯道打算超越普罗斯特的时候,两辆车发生了碰撞,结果是普罗斯特直接退赛,塞纳的车前鼻翼直接撞挂了。

  但让人惊叹的一幕发生了,塞纳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由赛道的逃生通道,继续开回了赛道,并且进站换了前翼,硬生生从最后追到了第一!

  就当塞纳回场圈激动的拍头盔庆祝自己卫冕成功的时候,普罗斯特已经跟同为法国人的FIA主席达成协议。从而FIA宣布,剥夺塞纳赛季全部积分,吊销F1超级驾照,理由是从塞纳违反规定,从逃生通道驶回赛道。

  更为让人讽刺的是,当时普罗斯特跟塞纳,都是迈凯轮车队的队友。

  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迈凯轮车队的老板召开记者发布会,举证了历年从逃生通道驶回赛道的车手,除了塞纳之外无一受罚,宣布车队站在塞纳这一边。

  也正是因为车队的站队,让普罗斯特离开迈凯轮,加盟了法拉利车队。不过后来普罗斯特也承认,当时有故意不让塞纳超车的想法,毕竟两个人就算都退赛,冠军依然是他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第二年的铃鹿赛道上面,普罗斯特跟塞纳再次遇到了上一年的情况,只不过这一次局面完全反过来,是塞纳的积分领先。

  于是在第一个弯道的时候,塞纳采用了跟普罗斯特一样的手段,直接把对手撞出赛道,以第一个弯道就双双退赛的结果,结束了两个人的争冠站。

  有了上一站比赛的例子在前,FIA这次没有办法双标,只能默许为普通赛道事故而不做任何处罚,最终塞纳拿到了车手总冠军。

  一年后,塞纳蝉联世界冠军,当即承认之前在铃鹿是故意为之,是为当年受到的凌辱,而做出的抗议和反击!

  站在F1总冠军面前,都可以为了出一口气选择反击,张一飞这点事情算个屁。

  所以科塞尔完全没有当一回事,甚至还支持张一飞的举动,车手就应该有这种血性,他可不想带一个“东亚病夫”!

  两辆车并排的冲出维修通道,因为这算是赛前发车,比赛还没有开始,所以这种行为并没有违法雷诺赛事规则。

  只不过哪怕比赛没有开始,但是这种从维修通道并排开出来的场景,也是不多见的,甚至可以说罕见。

  特别是今天,除了到场的华人华侨支持者外,张一飞还有一小部分国外支持者,以及众多因为新闻媒体报道缘故,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围观群众。

  所以维修通道这种不寻常举动,立马就被现场大部分人给注意到,有些反应快的已经开始讨论。

  “这是什么情况,维修通道就开始超车?”

  旁边的一个观众看到赛车编号,立马兴致勃勃的讲解。

  “13号车手就是那个中国新人飞,上一站蒙扎赛道的亚军。19号车好像叫做马杜,之前排位赛跟中国车手飞抢线失败,冲出赛道退赛,这两个算是仇人见面,估计想着要复仇!”

  “原来还有这种恩怨,难怪还没开赛就如此火爆,不过看起来好像是飞先挑衅的,什么时候中国新人也这么嚣张了?”

  另外一个观众听到后,脸上流露出鄙视的神态回道:“一看你就是伪车迷,车手飞跟之前那些亚洲车手完全不同,他在赛道上面充满了进攻性!”

  “而且据小道消息,飞之前街头斗殴的污蔑,就是马杜安排好的陷阱。现在结合飞的激进举动,可能小道消息是真的。”

  “被人污蔑这口气能忍?马杜这个bitch(婊子)手段太卑鄙,飞要是个男人自然要干回来,所以他才是复仇的那个!”

  解答的观众明显是张一飞的新晋粉丝,完全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说话。并且这名观众对于张一飞的举动也是无比赞同,这才是一个进攻车手应该做的事情!

  之前张一飞酒店“洗白”采访结束后,武田纯子装作不经意的透露,飞之所以被小报污蔑,其实跟恶意报复有关系。

  这种阴谋论,自然是吸引了采访记者的注意,并且很快就有消息传出来,马杜就是这背后的主谋。

  只是这些传言,同样也是小报刊登的,并没有经过大媒体证实。但哪怕就是如此,关注赛车圈子的车迷,也很快知道这些小道传言,并且有着不断扩散的趋势。

  毫无疑问,这些背后操作,都是张一飞让武田纯子做的,刚好还能发挥出她的公关优势。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马杜就是这一套手段黑自己,张一飞也有样学样,并且还夸大了过程,把本来是偶然的街头斗殴,也直接按在马杜头上,说是他故意策划的。

  不过从始至终,都没有从张一飞嘴中说这些是马杜做的,武田纯子就更不用说了,她只是猜测背后真相而已,不针对任何一个人,请勿对号入座。

  至于为什么怀疑对象会是马杜,这是小报记者自己揣测出来的,跟张一飞团队任何人都无关。

  甩锅这一套不只是马杜会做,张一飞好歹也是有职业车队经理助阵的,他要甩起来还真不虚其他人。

  关系反正甩的干干净净,效果也不错,随着今天这种火药味场面传播,马杜的嫌疑可算是坐实了,他想澄清都有点难。

  唯一让张一飞感到肉痛的,就是找几个小报记者花了他十几万,这年头真是做什么都离不开钱!

  但俗话说的好,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人这一辈子,很多时候不就为了争一口气吗?

  张一飞说过要把马杜狠狠按在地上摩擦,那么反击就是全方位的,自己背过的黑锅,现在也该甩给马杜,让他也体验一下背黑锅是什么滋味!

  马杜并不知道舆论的发酵,他此刻只是有一种被挑衅之后的愤怒,也是猛踩了两脚油门,用引擎的爆裂轰鸣声,来表达自己的反击。

  但是在进入车位的时候,张一飞点了一脚刹车,停在了马杜的后面一格车位。

  因为张一飞可以毫不谦虚的说,这一次自己要是排在前面,马杜就再也没有上次排位赛那种超车机会,只能远远的仰望着自己车尾灯!

  要不是雷诺方程式排位赛只有半个小时,圈数也不够多的话,张一飞真想给马杜来一个套圈,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绝对实力的羞辱!

  不过排在后面,至少也能让马杜感受一次被超的机会,体验一下被自己呼啸超越是什么感觉。

  赛车停稳,团队成员全部都围了上来,开始各种监测赛车数据。

  科塞尔双手抱在胸前,用着不经意的语气问道:“小子,你跟19号马杜有恩怨?”

  “嗯。”

  张一飞点了点头承认,他本以为科塞尔会说一些赛事上面的东西,没想到首先问了这个。

  “刚才举动很不错,等下第一圈就超他。”

  “啊?”

  张一飞的反应,就如同之前的山本右京一样,完全没想到科塞尔会是这种态度,不应该说比赛为重,年轻人应该冷静一下吗?

  “意外什么?马杜这种对手,第一圈都超不过他,你还想超马萨拿冠军。”

  “詹卡洛·米纳尔迪也算是一号人物,硬是把一只小车队,从欧洲F2带入了F1,财政不足好歹也咬牙支撑了这么多年,更重要是培训了很多潜力新人车手。”

  “结果儿子却如此不堪,赛道上面没本事赢,靠着围场外一些下三滥手段,真是辱没了米纳尔迪这个名号,记住给他个教训。”

  听到这些时候,张一飞算是明白,科塞尔别看六十多岁了,除了指导风格上面激进外,就连性格都属于火爆那种。

  不过这很对张一飞胃口,本来自己就是选择要走那条哪怕迎战整个世界,也要证明自己的路。能得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比赛工程师,当然是一件好事。

  只是自己开始飘了,科塞尔还火上浇油,这感觉以后都会走在搞事情的路上啊。

  “放心,他这种人放在赛道上面,撑不过第一圈!”

  张一飞信心满满的回了一句,他不会给马杜跟自己跑第二圈的机会!

  就在张一飞跟科塞尔说话的时候,口哨声音响起,无关人员开始离开赛道,去到围场外面。

  阿虎跟丰田技术团队人员,都纷纷朝着张一飞道了一声加油,就推着工具离开赛道,只留下科塞尔一个人。

  “科塞尔,没一点赛前指示吗?”

  张一飞忍不住说了一句,这老头子好像就跟自己说一些马杜的事情去了,比赛工程师不应该说一点关于赛事方面的东西吗?

  “之前已经说的够多,你只要记住就没问题。”

  “一个初级方程式排位赛都要教你怎么开,那以后有机会进入F1,要不要搞个双座赛车,我干脆坐你后面好了?”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