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199 冒险还是平庸
  张一飞想到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想到科塞尔的答案如此简单,就是跑得快……

  科塞尔话虽然这么说,但其实说完之后,还是转身问向身后的山本右京:“右京,丰田有没有手工雕刻花纹的湿地胎?”

  “没有,都是雷诺制式湿地胎。”

  真正的F1湿地胎,上面的轮胎排水花纹,都是由车队的工程师,花费一到两天的时间,一刀刀在轮胎上面雕刻出来的。

  因为每个赛道当时路面状况干湿程度不同,对于湿地胎纹路的要求就不同,比如说纹路深度、花纹间隔宽度等等。

  这些花纹格式的细微差别,对于轮胎排水量跟抓地力,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每个轮胎都会拥有四条主要纹路,这就跟普通家用车轮胎一样,都会有几条主要纹路。而这四条主要纹路的深度,都是在2.5mm~5mm(毫米)之间。

  除了深度外,这四条主要纹路之间的间隔,FIA的标准要求是50mm。只要满足这个制定标准,其他一些小纹路,是可以让车队工程师自由发挥。

  所以遇到大雨或者里面积水严重的赛道,车队工程师将会把轮胎纹路加深,并且在四条主纹路外,雕刻更多的小纹路来加速排水。

  纹路越多越深,排水量就更大,但是相应的是轮胎抓地力下降,速度也就越慢。而如果不这么选择,赛车可能因为积水过多打滑,这样更加的危险。

  对于F1赛事来说,每一圈零点几毫秒的差距,可能都是决定胜负关键点的时间。机器打造制式轮胎,花纹标准跟深度都是固定的,无法做到因地制宜,

  为了保证对于赛道路面干湿程度的绝对匹配,这就需要赛车工程师们,匹配更为适合的轮胎花纹跟深度,手工雕琢就成为了唯一选择。

  但雷诺只是初级方程式,这样的人力成本不是个人付费车手所能承担的,哪怕签约车队,也达不到这种级别。

  丰田方面只是提供初级技术支持,这些明显都超规格了,他们不可能为一个青训学员下这种血本,自然没有手工雕刻花纹格式的湿地胎。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科塞尔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他没说什么。

  确实初级方程式的赛事层次,达不到这种高要求,只能说自己习惯性的按照F1标准来布置战术了。

  “导师,雷诺制式的湿地胎,纹路都是最浅的那种,一般湿地排水没有问题,但遇到路面积水可能会打滑,要不要换上更安全的全雨胎?”

  “全雨胎的纹路深度多少。”

  “5mm。”

  “5mm太深了,现在天气并没有下雨,这样纹路深度,比湿地胎的圈速每圈可能会慢一到两秒。”

  科塞尔罕见的陷入犹豫状态,赛道上面其实并不是很湿润,只是因为林荫道这种特殊环境,才导致某些地段有积水。

  如果大家都用全雨胎自然没有问题,但万一有人选择普通湿地胎,那这每圈一到两秒的轮胎差距,大概率是追不回来的,除非双方实力差距特别大。

  “不过导师,除了地面积水之外,森林树叶上面同样有着很多积水。一旦赛车高速通过,带来的气流波动跟噪音震动,会让树叶上面的水珠纷纷滴落,可能赛道积水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所以我觉得,为了安全考虑,更适合用全雨胎。”

  山本右京数据分析师出身,经历过上次爆胎事件之后,他对于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基本上把霍根海姆赛道这十年来所有比赛数据,都摸索的一清二楚。

  可以说霍根海姆赛道,因为森林路段的存在,是所有方程式赛道里面路况最为复杂的分站,充满了诸多变数,非常考验车队的赛前计划。

  也正是因为路面信息太过复杂,导致霍根海姆赛道02年改建的时候,直接砍掉了森林赛道这一段,于是又一条充满挑战性的赛道,变成了平庸。

  科塞尔听着山本右京的建议,双手抱在胸前,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赛道,并没有直接点头赞同。

  林荫段树叶积水滴落的风险,其实他是知道的,曾经霍根海姆赛道因为林荫道积水变化,发生过赛车打滑的事故。

  但问题是,是选择平庸的保证安全,还是去冒险去争夺冠军?

  如果科塞尔是张一飞真正的比赛工程师,他会如同之前对话那样,毫不犹豫的选择湿地胎,平庸的安全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只是现在科塞尔只是“临时”的,所有人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赛车团队。这种要玩命的选择,以他目前的身份,还真不好帮张一飞直接下决定。

  所以科塞尔犹豫了一下,把目光看向张一飞问道:“这次正赛你选择湿地胎还是全雨胎?”

  自己跟山本右京的谈话,张一飞就站在旁边,他自然是听到的。

  既然他是当事人,这种事情科塞尔想听听张一飞自己的想法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