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199 冒险还是平庸
  张一飞想到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想到科塞尔的答案如此简单,就是跑得快……

  科塞尔话虽然这么说,但其实说完之后,还是转身问向身后的山本右京:“右京,丰田有没有手工雕刻花纹的湿地胎?”

  “没有,都是雷诺制式湿地胎。”

  真正的F1湿地胎,上面的轮胎排水花纹,都是由车队的工程师,花费一到两天的时间,一刀刀在轮胎上面雕刻出来的。

  因为每个赛道当时路面状况干湿程度不同,对于湿地胎纹路的要求就不同,比如说纹路深度、花纹间隔宽度等等。

  这些花纹格式的细微差别,对于轮胎排水量跟抓地力,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每个轮胎都会拥有四条主要纹路,这就跟普通家用车轮胎一样,都会有几条主要纹路。而这四条主要纹路的深度,都是在2.5mm~5mm(毫米)之间。

  除了深度外,这四条主要纹路之间的间隔,FIA的标准要求是50mm。只要满足这个制定标准,其他一些小纹路,是可以让车队工程师自由发挥。

  所以遇到大雨或者里面积水严重的赛道,车队工程师将会把轮胎纹路加深,并且在四条主纹路外,雕刻更多的小纹路来加速排水。

  纹路越多越深,排水量就更大,但是相应的是轮胎抓地力下降,速度也就越慢。而如果不这么选择,赛车可能因为积水过多打滑,这样更加的危险。

  对于F1赛事来说,每一圈零点几毫秒的差距,可能都是决定胜负关键点的时间。机器打造制式轮胎,花纹标准跟深度都是固定的,无法做到因地制宜,

  为了保证对于赛道路面干湿程度的绝对匹配,这就需要赛车工程师们,匹配更为适合的轮胎花纹跟深度,手工雕琢就成为了唯一选择。

  但雷诺只是初级方程式,这样的人力成本不是个人付费车手所能承担的,哪怕签约车队,也达不到这种级别。

  丰田方面只是提供初级技术支持,这些明显都超规格了,他们不可能为一个青训学员下这种血本,自然没有手工雕刻花纹格式的湿地胎。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科塞尔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他没说什么。

  确实初级方程式的赛事层次,达不到这种高要求,只能说自己习惯性的按照F1标准来布置战术了。

  “导师,雷诺制式的湿地胎,纹路都是最浅的那种,一般湿地排水没有问题,但遇到路面积水可能会打滑,要不要换上更安全的全雨胎?”

  “全雨胎的纹路深度多少。”

  “5mm。”

  “5mm太深了,现在天气并没有下雨,这样纹路深度,比湿地胎的圈速每圈可能会慢一到两秒。”

  科塞尔罕见的陷入犹豫状态,赛道上面其实并不是很湿润,只是因为林荫道这种特殊环境,才导致某些地段有积水。

  如果大家都用全雨胎自然没有问题,但万一有人选择普通湿地胎,那这每圈一到两秒的轮胎差距,大概率是追不回来的,除非双方实力差距特别大。

  “不过导师,除了地面积水之外,森林树叶上面同样有着很多积水。一旦赛车高速通过,带来的气流波动跟噪音震动,会让树叶上面的水珠纷纷滴落,可能赛道积水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所以我觉得,为了安全考虑,更适合用全雨胎。”

  山本右京数据分析师出身,经历过上次爆胎事件之后,他对于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基本上把霍根海姆赛道这十年来所有比赛数据,都摸索的一清二楚。

  可以说霍根海姆赛道,因为森林路段的存在,是所有方程式赛道里面路况最为复杂的分站,充满了诸多变数,非常考验车队的赛前计划。

  也正是因为路面信息太过复杂,导致霍根海姆赛道02年改建的时候,直接砍掉了森林赛道这一段,于是又一条充满挑战性的赛道,变成了平庸。

  科塞尔听着山本右京的建议,双手抱在胸前,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赛道,并没有直接点头赞同。

  林荫段树叶积水滴落的风险,其实他是知道的,曾经霍根海姆赛道因为林荫道积水变化,发生过赛车打滑的事故。

  但问题是,是选择平庸的保证安全,还是去冒险去争夺冠军?

  如果科塞尔是张一飞真正的比赛工程师,他会如同之前对话那样,毫不犹豫的选择湿地胎,平庸的安全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只是现在科塞尔只是“临时”的,所有人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赛车团队。这种要玩命的选择,以他目前的身份,还真不好帮张一飞直接下决定。

  所以科塞尔犹豫了一下,把目光看向张一飞问道:“这次正赛你选择湿地胎还是全雨胎?”

  自己跟山本右京的谈话,张一飞就站在旁边,他自然是听到的。

  既然他是当事人,这种事情科塞尔想听听张一飞自己的想法。

  “湿地胎。”

  “为什么?”

  “跑得快。”

  听到这个回答,科塞尔张了张嘴,把要说的话给咽下去了。

  很快,一向比较严肃的德国老头子,嘴角开始小幅度的上扬。

  这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张一飞这小子,跟自己是同一类人。

  三点四十钟,霍根海姆站的正赛开始,赛事指挥中心发出指令,所有车手通过维修通道,进入到发车准备区。

  这一次,张一飞第一个从维修站出来,停在发车准备区的首发车位,也就是俗称的杆位。

  看到张一飞的赛车停在杆位上,现场观众发出了一阵阵掌声跟喝彩声音,甚至观众席还出现了几面红旗。今天张一飞的支持者,相比较排位赛阶段,又有着数倍的提升。

  要知道排位赛时候,哪怕张一飞经过各种媒体事件,知名度跟热度有一定提升,但那些都不是实力的证明,更像是一种“炒作”热度。

  加上海德堡只能算作德国的一个小城,能有一百来位华人华侨支持者,已经算得上很难得场面。

  而今天这个架势,张一飞估摸着得有两三百人的数量。虽然这相比较一万两千名观众总数,依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张一飞已经很满足了,至少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停在杆位上面,张一飞伸出自己的手臂,朝着观众区招手示意了一下,这就是“胜利者”才有的殊荣。之前排位赛靠后的时候,张一飞都不好意思招手。

  他的这个举动,让观众席的欢呼声更热烈了,甚至很多老外车迷,都大声的喊着“飞”这个名字。

  “快看,张一飞停在首发车位,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咱们中国车手拿到杆位!”

  “看你这出息,这算什么,飞他可是能进入F1的车手!”

  “现在说进入F1太早了一点吧,能拿到霍根海姆站冠军就很不错了。”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懂不?”

  “没错,这点梦想都没有,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场下的华人观众都很激动,毕竟这是第一位在欧洲赛道,拿到了杆位的中国车手。

  不过很快赛道上面就响起了更加猛烈的欢呼声音,这种情况让张一飞下意识的朝着身边看了过去,马萨正驾驶着他的3号赛车,停在了张一飞右后方。

  排位赛的时候,马萨虽然发生了撞车事故,但那个时候比赛进程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七十五,按照国际汽联的规定,依然可以算有效完赛。

  而且排位赛看的是最快圈速,马萨依然以1分47秒172的成绩,拿到了排位赛第二。

  昨天的那一场事故,因为最后的紧急刹车加上各种防护装备的保护,马萨只是受到一点轻微伤,并不影响今天的正赛。

  但无论如何,经历了这么一场赛车事故,马萨第二天依然出现在赛道上面,这种精神就值得观众为他鼓掌。

  更别说马萨本身就是这一届雷诺2000欧洲杯人气最高的车手,他在赛道上面疯狂追赶记录的举动,也赢得了很多车迷的尊重,今天这种热烈的欢呼声音也就不足为奇。

  看来自己观众基础还是差了许多啊。

  张一飞嘴中嘀咕了一句,他倒不是羡慕马萨,只是单纯的感慨罢了。

  第三顺位的是库比卡,他这次排位赛成绩是1分47秒319,仅比赛道记录慢了0.002秒。

  可以说昨天的排位赛,很多人都是憋了一口气,想要拿到杆位证明自己。这种竞争压力之下,让整体成绩都有夸张的提升,如果放到蒙扎站,库比卡这样的速度都能拿到杆位。

  排名第四的并不是苏亚雷斯,而是一个之前张一飞没注意到的选手,名字叫做斯科特·迪克森,以非常微弱的差距落后库比卡。

  这名选手的出现,倒是让张一飞很意外,他本以为苏亚雷斯或者马诺车队的马基纳会冲上来,结果被一个自己没关注的选手拿到排位赛第四。

  张一飞扫视这几眼,除了看人之外,更多是看轮胎。除了自己选择湿地胎,马萨、库比卡、甚至是第四的迪克森,都选择了湿地胎,而不是全雨胎。

  看来大家都有着同样的野心,以及对于冠军的渴望!

  就在张一飞四处打量的时候,马萨也把目光看向了张一飞,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起来。

  只见这个时候马萨举起右手,比划出一个“1”的手势,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要拿到冠军。

  看到马萨的动作,张一飞脸上出现一种玩味笑容。

  马萨是很强,巅峰期在F1里面都能算站稳脚跟的,只不过冠军不是你马萨承包的,这一站我张一飞也打算拿拿,让你体验一下,站在冠军左边的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