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236 别说尽力
  科塞尔的这句话,用中国的方式翻译出来,就是叫普罗斯特这个保守的老头子来开,都比目前的张一飞要快!

  说实话,对于这一点张一飞是不服的,如果巅峰时期的普罗斯特过来开,他肯定不敢说自己比普罗斯特强。

  因为保守只是一种风格,而不代表着普罗斯特车技烂,能四度夺取车手总冠军的人,要是车技不行的话,那其他的F1车手不是连垃圾都不如?

  可能这个垃圾分类里面,还要包括塞纳这种车神。

  因为两个人在同时代竞技的情况下,普罗斯特的战绩是不怎么输于塞纳的,并且两个人当队友的那两年时间里面,普罗斯特的积分还小胜塞纳。

  但是现在的普罗斯特,已经年近五十,说他老头子肯定是有点夸张的。

  不过他都已经退役五六年了,无论是车技还是体力,都有着极大的下滑。

  哪怕就是强如舒马赫,退役四年之后再复出,而且还是在梅赛德斯奔驰这种强队,成绩都略显黯淡。

  普罗斯特目前年龄比第二次复出的舒马赫大多了,毕竟这些年更多是忙于车队管理层,张一飞还真不信让他来跑,能比自己更快。

  当然,这种心里面的嘀咕,张一飞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这对于科塞尔来说,就是一种借口,要么就开得更快,要么就选择闭嘴!

  “我尽力。”

  张一飞只能默默回了这么一句,他确实已经感觉自己尽力了,没有科塞尔之前所提醒的那种保守,或者说怕死想法。

  但有些时候先天差距不是说想弥补,上赛道跑两圈就能够弥补的。

  每一条欧洲赛道对于张一飞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需要靠着短短不到半个月准备时间,从赛道数据、过弯路线,然后实地试跑,最终比赛等等做到完美。

  像是蒙扎或者霍根海姆这种高速赛道还好一点,弯道少速度快,很适合张一飞的风格。虽然高速过弯失误带来的风险大的多,但至少没有这么庞大记忆量。

  “我要的不是尽力,是最快速度,你听不明白吗?尽力两个字对于车手来说毫无意义,没有人会在乎你的尽力!”

  科塞尔再次展现出压力怪的属性,所谓的尽力两个字,在他眼中可谓是一文不值,难道在输了比赛后,说尽力就能换回冠军?

  如果是塞纳、舒马赫这种站上过巅峰的车手,一次比赛出现失误,或者说年龄状态因素下滑,最终达不到理想的成绩,可能还有很多车迷或者观众能谅解。

  但张一飞这种新人菜鸟,你尽力说给谁去听?就连想听的粉丝都没几个,普通观众更不会在乎你是否尽力,他们只知道你输了!

  “再来一圈,后面慢弯都给我加快速度,冲出赛道没关系,缓冲区跟赛车制动力,足够保证你不受重伤!”

  科塞尔这个时候甚至说出堪称“冷血”的话语,让维修站里面的其他成员,都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

  之前科塞尔基本上不怎么指导,毕竟用他的话来说,就连初级方程式都要教着开,那以后进入F1,是不是要搞个双座的在背后手把手指导?

  结果没有想到,他一旦全程介入是如此的暴力激进,难怪当年保守派的普罗斯特会跟他产生理念冲突,甚至到最后水火不容的地步。

  可能那个时候的迈凯轮车队,除了塞纳这种疯狂的车手会接受科塞尔的策略,其他车手都接受不了这种把冲出赛道都不当一回事的比赛工程师吧。

  不过科塞尔也确实说了关键点,那就是慢弯有慢弯的好处,就是速度慢风险比较低。

  普通家用车辆,一百公里左右的时速要是出现什么失控意外,可能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但是对于方程式赛车来说,上百公里的时速简直就是起步速度!

  哪一场F1比赛里面,起步随便一脚油门下去,速度不会突破100km/h?

  既然有如此强悍的动力,自然就要有同样强悍的制动力,否则方程式赛车是没法开的,那任何一个弯都减速不下来,就没有任何竞技可言性。

  正是因为强悍的制动力加上足够低的悬架底盘,让方程赛车在高速失控状态下,尽可能的保证车手的生命安全。

  方程式赛车很危险,但得益于车手的强悍操控力,以及赛车强大的性能,越是高级别的方程式赛车,死亡率反倒是低的出奇。

  F1赛道上面最后一场死亡事故,就是1994年的塞纳事故。如果算上后世的话,还要加上一场2014年日本站,玛鲁西亚车队比安奇,撞上了救援吊车,导致头部受到重伤,昏迷九个多月后不幸身亡。

  其实比安奇的死亡事故,已经跟赛车的安全性没有多大的关系了,那个时候救援吊车正在拖走另外一台冲出赛道的F1赛车。

  理论上这种情况,在有黄旗减速提醒的状态下,是很难出现意外事故的。

  只不过当时赛道天气恶劣,比安奇车队的正式车手拉齐亚是一个赞助付费车手,当时赞助资金没有到位,车队直接让试车手比安奇顶替参加。

  赛车经验上的匮乏加上大意,最终导致了这么一场意外,也算是F1赛事近二十年唯一的一场赛道死亡事故。

  当然,现在是1999年,塞纳跟拉森博格的死亡事故还没有过去几年,赛车的安全性跟规则保障,也远远没有后世那么规范。

  科塞尔的这种要求,可以被看作是赛道上面最为玩命的挑战。

  “好,我会开的更快!”

  张一飞咬了咬牙,答应了科塞尔的要求。

  自己上次赛道上面玩命,结果直接把命给玩没了,回到了二十年前。

  好歹自己算是经历过一次,张一飞不相信老爷天,还能把自己再往回推二十年。

  第二十一圈,张一飞赛车的速度再一次加快,用着更为极限的速度,挑战者马尼库尔赛道的记录。

  不过前面的那些出现过惊险情况的弯道,这时候张一飞都已经可以非常流畅的过弯了。

  可能这就是被科塞尔给“压榨”的好处,当极限一旦被突破的时候,那么就不能再被称之为极限了。张一飞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后面的那些慢弯,找到更快的过弯方式。

  二十一圈速度没有多大提升,因为张一飞很多次选择延迟刹车,或者更为极端的过弯路线,让操控变得更加艰难跟小心翼翼。甚至感受到赛车将要失控的时候,张一飞不得不一脚急刹车把速度减慢下来。

  只要赛道上面出现这么一脚急刹车,浪费了零点零几秒的时间,这一圈就失去了挑战赛道记录的机会。

  二十二圈、二十三圈依然如此,张一飞不断在失控的边缘游走,寻找自己的过弯极限。

  一直到第二十六圈的时候,维修站的山本右京,惊喜朝着科塞尔说道:“导师,这一圈一飞君打破赛道记录,他圈速是1分25秒252!”

  山本右京的语气很激动,能做到在试跑阶段就打破赛道记录,对于一名初级方程式车手来说,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的成绩!

  而且张一飞基础,比一般的欧洲初级方程式新手还不如,他可是完全没有接触过马尼库尔赛道。现在能做到二十多圈就打破赛道记录,完全可以用天才着两字形容。

  以后不单单只有欧洲的天才车手、车神,说不定在不远的将来,也会出现一名亚洲的天才车手,甚至是车神!

  科塞尔听到山本右京的话点了点头,他虽然一直说张一飞太慢了,要大幅度甩开赛道记录,这样才能保证在正赛中稳定发挥。

  但是对于打破赛道记录的难度,以科塞尔丰富的车队经验,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他没得选择,只能用着严厉的态度,给张一飞足够的压力,逼迫他去挑战极限。

  如果张一飞能承受这样的压力,那么自然就爆发出自己的潜力,跑出更快的速度。

  至于张一飞的潜力问题,这一点上面科塞尔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认为张一飞不逊色于任何一位欧洲天才车手,否则他也不会成为张一飞的比赛工程师。

  承受不住压力这个问题,科塞尔同样也没有想过,这点小压力都承受不住,未来还想成为F1车手?

  哪怕就是侥幸进入到F1车队,也是站不稳脚跟的,承受不住就代表着张一飞不配称为F1车手,就是这么简单。

  “勉强合格,但是还可以更快。”

  “还更快?导师,现在一飞君的赛车轮胎,正处于峰值区域,如果下面更激进的话,可能会抓地力不足冲出赛道。”

  面对山本右京这样强调安全的想法,科塞尔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学生,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保守。

  幸好他只是一个数据分析师,如果成为比赛工程师制定战术的话,新人车手没有主见之前,在他这种保守方针之下,怎么可能会有突破?

  “不要一直考虑冲出赛道的后果,既然选择成为车手,那么就有冲出去的时候。”

  “我并不是盲目的让飞去冒险,马尼库尔赛道是目前雷诺欧洲杯七站赛事中,最为平缓的赛道。无论是路肩还是隔离带,几乎都没有高度落差。”

  “如果这个赛道都不敢挑战的话,那其他赛道就是真正的冒险了。放心,飞不会出大事故的,这小子应急反应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快!”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