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284 别小看我
  比赛还在继续,当来到第19圈的时候,张一飞终于追上了迪克森,并且吃到了他赛车的尾流,不再是远远的遥望着车尾灯。

  “一飞君,真是跑的漂亮!”

  山本右京用着颤抖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毕竟这种差距之下,面对迪克森的超水平发挥,张一飞还能硬生生的吃到尾流,只能用超神发挥来形容了。

  但是科塞尔脸上的表情却很严肃,张一飞跑的很出色这一点毫无疑问。

  不过比赛只剩下最后的三圈,无论是科塞尔还是张一飞自己,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能追上迪克森,已经算是张一飞的超神发挥,并且迪克森的实力也不弱,想要在最后三圈超越他,是一件非常苦难的事情。

  说实话,这一刻科塞尔都没有底气,张一飞是否能在这最后三圈超越迪克森。

  赛道上面,迪克森看到后视镜里面张一飞的赛车,已经紧咬住自己,车头上那13的数字清晰可见。

  这一瞬间,迪克森感觉张一飞简直就是死神的速度,完全击溃了他的心理预期。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这种圈速之下,张一飞硬生生的追平了领先!

  可以说这一刻,迪克森内心里面,已经完全那种绝对自信,更没有那种不愿意承认张一飞强悍的想法。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迪克森愿意束手就擒的认输,他依然占据着领先的优势,有着认为将是冠军的勇气。

  之前迪克森跟张一飞进行过一场最终对决,以张一飞最后阶段甩掉迪克森而告终。

  既然张一飞当初能做到甩掉自己,那为什么我迪克森今天不能做到在最后阶段甩掉张一飞?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跟心态,迪克森选择了强势防守,不给张一飞任何超车的机会。并且在不断的寻找机会,打算用一种极限的过弯方式,把张一飞给彻底甩掉,让这个中国小子,也品尝一下被人给甩掉的滋味!

  面对迪克森的防守,张一飞也是疯狂的发起了进攻,不断的左右变道寻找机会。

  因为他心里面也明白,剩下的比赛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没有办法在这最后时间里面超越迪克森,那自己之前的努力都相当于白费。

  毕竟落后迪克森0.1秒,跟落后他1秒没有任何区别,都只是拿到第二名。

  并且一旦让迪克森战胜自己,那么将会竖立起他更为强大的信心,到时候赛道上面就会出现一鼓作气的局面,卫冕分站冠军的场面,将不再是张一飞的专属!

  这就好比舒马赫的五连冠一样,这真的是五年之内,都没有任何一位F1车手,堪称是舒马赫的对手吗?

  答案其实是否定的,F1车手之间的实力差距,真的没有如此之大,到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的地步。

  这里面更多的深层原因,估计就是那种连冠带来的绝对自信跟气势!

  其实这种气势,张一飞身上也有,不单单是他自己,赛道上面的观众跟粉丝,很多都毫不怀疑,张一飞能战胜所有对手。哪怕就是在远远落后迪克森的情况下,依然很多人坚信张一飞能追上来,这就是王者的气势跟信心。

  正是带着这种对于连胜气势,张一飞才在落后2秒的时候,丝毫没有气妥跟慌乱,他始终坚信自己能追上来,并且战胜迪克森!

  现在其实也是如此,张一飞充满了进攻欲望,打算把迪克森给“斩于马下”。只不过迪克森这个时候也拼了,非常强硬的阻止张一飞超车,甚至是不惜冒着撞车的风险。

  迪克森很强硬,他不怕撞车。可是对于张一飞来说,撞车损失太大了,他可接受不了零分入账的结果。

  零分就意味着,他提前锁定车手总冠军的野心完全破裂,想要拿到这个头衔,就必须后面几站赛事都老老实实的跑下去。

  张一飞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有了更高的舞台展现自己,他不想继续在雷诺赛道上“菜鸡互啄”。所以他展开了更猛烈的进攻,只要有一丝的超车机会,张一飞都会一脚油门轰上去。

  就这样,张一飞紧咬着迪克森来到了第20圈,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不到两圈的赛程。

  他这种堪称是全方位的紧逼跟进攻,其实给迪克森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基本上过弯已经没有任何路线可言,纯粹是为了防守而防守。

  要知道迪克森最开始的想法,是利用自己的操作,如同当初的张一飞一样,用一个惊天过弯把对手给甩在身后,展现绝对实力拿到分站冠军头衔。

  但很快迪克森就发现自己的想法不现实,因为张一飞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别说是想办法把他给甩掉,现在就连防守都异常的吃力。

  这一刻迪克森的内心里面,都有点佩服当初的张一飞防守自己,真不知道这个中国小子,是如何做到滴水不漏的。

  又是一圈过去,比赛圈数来到了第21圈,距离比赛结束之剩下最后的一圈,赛道上面随时会出现象征比赛结束的黑白格旗。

  “怎么办,快要没时间了,飞哥能不能超过去啊!”

  维修站里面阿虎简直急得不行,之前看到张一飞追上来,简直就跟把冠军给收入囊中差不多。结果没有想到,迪克森的防守如此坚决,两圈了张一飞还是没能超过去。

  听到阿虎的话,山本右京也是按耐不住内心的着急,对着科塞尔说道:“导师,你要是有什么好的策略,这个时候就给一飞君发布指令吧,比赛快要结束了。”

  山本右京把希望放在了科塞尔身上,自己导师可是迈凯轮冠军车队成员,肯定见识过无数次这种场景,他一定有好的办法跟策略。

  但是让山本右京失望了,科塞尔听到后摇了摇头回道:“飞已经跑出了自己的极速,之前的过弯路线也无可挑剔,剩下的都是一些成功率不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极端方式,所以能不能超过迪克森,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科塞尔说的很现实,那就是张一飞已经跑到了自己的极限,要知道领先赛道记录0.5秒,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数字。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出什么指令,让张一飞得到提升?

  赛道指令,只是用一种旁观者的姿态,来发现一些车手自己忽略的细节问题。

  如果车手本身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细节问题,什么赛道指令都不管用,毕竟科塞尔也不是神仙,随便说两句话就能让张一飞车速变快,轻松超越迪克森。

  哪怕就是有超越迪克森的方法,科塞尔也不打算用,因为成功率实在是太低了。第二名好歹还有积分,冲出赛道的话,张一飞完全没有提前锁定冠军的希望,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参与初级方程式赛车了!

  所以现在没人能帮张一飞赢取冠军,他只有靠自己!

  确实这个时候,张一飞也没想靠科塞尔发出什么指令,让自己超越迪克森拿到冠军。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跟方式跑,同时通过不断的进攻试探,让迪克森出现慌乱,看是否能发现他的防守漏洞。

  第一圈下来,迪克森没有漏洞,或者说他有漏洞,只是张一飞没有发现而已。毕竟这种紧张对决下,能精准的控制自己赛车就不错了,一些细节错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但是第二圈的时候,张一飞终于发现了迪克森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过赛道Woodcote弯道的时候,迪克森总是会下意识的减速,甚至差点导致张一飞追尾。

  这个Woodcote弯,算是银石赛道一个有故事的弯道。早在1973年的时候,因为过于泥泞,朱迪·舒切克特发生打滑,导致八辆赛车连环相撞。

  也正是因为这场事故,让银石赛道对Woodcote弯进行大改,加了一个减速弯,避免赛车高速打滑的事情再次发生。

  但这依然没有彻底改变Woodcote弯容易打滑的特性,进入到九十年代后,银石赛道分别在91、94、96、97这四年,对Woodcote弯再次改造。

  可以说赛道上面变动次数最多的弯道,就是这个Woodcote弯。

  张一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迪克森了解这段弯道历史,害怕冲出赛道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减速点刹车,或者他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反正这种举动,让张一飞看到了超车的希望,别人害怕打滑冲出去,但这种情况下张一飞无所畏惧。想要拿冠军,就不可能一点风险都不冒。

  所以当21圈来到Woodcote弯的时候,迪克森又是下意识的减速,避免速度过快打滑。

  但是张一飞却没有减速,而是一脚油门下去加速,直接变道跟迪克森并排,并且更快的速度抢先进入Woodcote弯,并且有抢占迪克森过弯路线的动作。

  面对张一飞的超车,迪克森的反应比库比卡更快,他立马一脚油门补上去,趁着张一飞还没有彻底完成超越,把车头卡在张一飞要变道的方向,不给他任何抢占过弯路线的机会。

  不过这一次迪克森想错了,张一飞压根没打算抢占他的过弯路线,而是直接冲进了减速弯,然后再骑上路肩切线过Woodcote弯。

  整个操纵跟变道过程可谓是一气呵成,迪克森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张一飞就已经完成了超车。

  甚至赛道上的观众跟解说,都没有预料到张一飞会在Woodcote弯这么的激进,并且超车如此果断跟快速。

  看着后视镜里面越来越远的迪克森,张一飞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就那种减速过弯的切线,也值得我去抢占吗,你这也太小看我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