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348 狂野驾驶
  进入维修站后,车队技师根据标准作业流程,开始按照张一飞的要求,对赛车进行快速调校。

  其实这也是进站训练的一部分,很多时候F1赛车在进站加油的同时,调整前后翼的角度,用更适应赛道的启动调教,来保持速度的的优势。

  不过一般情况下,还是很少会动悬架,但很少不代表不会,这对于F1职业技师团队来说,都不是问题。

  甚至在极端情况下,他们还能根据赛道路段坡度,来调整轮胎的前后刹车比。可能进站这用秒来计算的时间里面,唯一很难做到的调校,就是变速箱齿轮比。

  “悬架、气动、底盘、动力都已经做出更改。飞,你还需要什么改变吗?”

  首席技师查理抓紧时间问了一句,这是在冬测场地上,对于进出站的时间没有限制,所以可以适当延缓出站的时间,让赛车调校更符合车手的驾驶习惯。

  “暂时这样吧。”

  张一飞回了一句,这才三圈他只能按照以往自己的习惯来调校,至于如何贴切这辆赛车,还需要更多的测试圈数。否则一般车队冬训期,测试总圈数也不会高达700圈以上,很多细微问题的发现跟调校,都是靠着圈数堆出来的。

  “OK,那没问题准备出站。”

  查理说完之后,就准备把手中的指示牌翻面。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一飞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赶紧开口道:“等等!”

  “有问题吗?”

  “维修站有加热过的超软胎吗?”

  张一飞开口询问了一句,车队维修站里面各种类型轮胎都有,但是加热备用的,一般情况下只有软胎、中性胎、甚至是硬胎。

  因为加泰罗尼亚赛道粗糙颠簸的路面,对于轮胎磨损非常大,如果使用超软胎的话,可能很短时间就要进站换胎,这样影响测试的效率。

  加上今年普罗斯特车队的供应商米其林,也没有研发出新配方的超软胎,轮胎数据可以跟以往的测试结果通用。所以张一飞不确定,维修站在测试过程中,是否有加热过的超软胎进行备用。

  “超软胎在加泰罗尼亚赛道并不适用,这一点你知道吗?”

  为了不影响车队技师的操作,远远站在一旁的科塞尔,这个时候开口问了一句。

  阿莱西都已经测试两天了,对于轮胎的各项数据张一飞应该清楚,这时候换超软胎完全没必要。

  “我知道。”

  “那为什么准备换超软胎?”

  “跑得快。”

  张一飞非常简单粗暴的回答了科塞尔的这个问题。

  同时张一飞的这个回答,也是让车队成员有点发愣,冬测虽然最后都有圈速的排比,但张一飞现在还是首测,赛车调校都不完美,没必要这么拼吧?

  “跟米纳尔迪车手有关?”

  科塞尔反问了一句,刚才赛道最后那不正常的一幕,他们也是看在眼中。

  只不过相比较其他车队不了解情况,科塞尔大致知道张一飞跟米纳尔迪创始人儿子马杜,曾经在蒙扎赛道的时候,就有过一段恩怨。

  “嗯。”

  张一飞毫不掩饰的承认了,他确实想要用更快的速度碾压对手。

  不过这一次,他连超软胎都换上,针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熊龙一人。

  毕竟熊龙的实力跟水准,在张一飞眼中还不至于让自己如此全力以赴。张一飞更想要做的,就是在首测中跑出极限圈速,让冬测的其他车手都感受一下中国车手的实力!

  简单一点说,张一飞打算把熊龙当成自己的垫脚石。

  “查理,换上超软胎。”

  科塞尔没有拒绝张一飞的要求,他丝毫不在乎张一飞想跑这种“恩怨局”。

  甚至在他看来,把恩怨在赛道上解决点,才是一个车手应该做的事情。

  没有脾气跟不敢反击的怂货,绝对不会是一名顶级车手。

  车坛唯二封神的塞纳跟舒马赫,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有仇必报,把对手跟仇人撞出赛道这种事情,他们可没少干。相比较之下,张一飞想要用更快速度战胜对手,这只是基本操作罢了。

  换轮胎加快速调校,总共用了差不多二十秒,相比较一般的单纯换胎要慢得多。

  不过算上调校跟交流时间的话,这个速度已经能用顶级来形容了。

  只能说随着新人的加入,不单单是阿莱西这种法国老将发生的变化。就连普罗斯特车队的维修团队,“精神面貌”都得到了极大的改观。

  特别是之前发生过的加油事故,给了技师团队很大的警醒,连中国新人第一次配合都能不出现失误,作为Ligier车队的老成员,还能犯下这种低级失误,并且把锅甩给新人,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在这种耻辱心态激励之下,现在车队技师团队的效率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新团队,有着良好配合跟丰富经验的底子,所以准确来说是恢复了以往状态。

  指示牌翻转提示出站,张一飞第一时间就松离合一脚油门下去,维修通道就开始疯狂提速。

  现在不是比赛,所以维修通道并没有什么速度限制,更重要一点,就是本来在后面追赶张一飞的熊龙,随着张一飞的进站,此刻已经跑到前面去了,并且领先了十几秒。

  超软胎非常不耐磨,面对加泰罗尼亚的路面状况,大概跑十几圈就要进站换胎。所以张一飞每圈至少要领先熊龙1秒,这样他才能在下次进站之前追上熊龙,并且完成超越。

  时间可谓是非常的极限,维修通道这一点点通过时间,张一飞也不想浪费。

  狂暴引擎声音呼啸而过,要知道维修通道上可不止普罗斯特车队一家P房,其他十支车队成员,听到这种全油门的发动机轰鸣声音,不管有没有关注张一飞的,都下意识的朝着维修通道看了过去。

  毕竟现在维修通道上可是站着不少人,车手们进出站哪怕没有速度限制,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都会选择减速。像是这么狂野自信的全油门通过维修通道,这两天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蓝色涂装,普罗斯特车队的赛车吗?”

  “嗯,这是普罗斯特赛车的涂装,全油门过维修通道,阿莱西有这么狂野吗?”

  说这话的技师满脸意外,阿莱西这种征战F1围场十几年的老将,基本上什么性格跟驾驶风格,没几个人不熟悉。

  法国老将都称得上是“老年”车手风格,加上赛车稳定性也不行,基本上在赛道都是开“养生”车。

  难道说今天阿莱西转性,或者什么事情刺激到他,这种情况还真是很罕见。

  “不是阿莱西,我之前看到阿莱西进站后就下车,换了另外一个车手上去冬测。好像就是他们车队的那个中国新人,叫什么飞的吧?”

  “车手飞?”

  “没错,普罗斯特赛车里面的车手,应该就是这个中国新人。”

  确定是张一飞后,很多车队成员脸上的表情就更惊讶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中国新人居然这么奔放,维修通道就敢全油门通过,这到底是张狂还是自信?

  甚至就连法拉利车队维修站,舒马赫看着呼啸而过的普罗斯特赛车,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讶。

  “刚才过去的车手,是中国新人飞吧?”

  舒马赫朝着身边的比赛工程师帕特·西蒙兹询问了一句,他跟阿莱西也算是赛道上的老对手,甚至顶替了他法拉利车手席位,所以相对比较了解。

  刚才这种维修通道全油门通过的狂野举动,早年间的阿莱西还有可能,现阶段的阿莱西是不会这么做的。

  而且普罗斯特车队,目前只有两名正式车手,除开阿莱西,那么剩下能驾驶F1赛车的,就只有中国新人张一飞了。

  “没错,就是中国车手飞。”

  “有点意思。”

  舒马赫脸上流露出一种感兴趣的表情,说完之后,他朝着P房外面走去。

  “我去看看,这个中国新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首位完成“三级跳”的车手基米·莱科宁,已经在上个赛季,证明了他有成为F1车手的资格。

  作为第二位“三级跳”车手,并且还是来自中国的新人,张一飞引发的争议更多。但同样的,也让他的名字,被其他车手所熟知。

  否者一个默默无闻的中国新人,这些F1顶级大佬,压根就连名字都记不住。

  舒马赫站到了防护栏后面,看向赛道上面疯狂疾驰的张一飞。说实话,这两天他完全没有关注张一飞,这种新人也不在他的关注名单里面、

  当然,更重要一点,就是张一飞这两天压根就没有驾驶赛车冬测,想要在赛道上看到他都没办法。

  所以这算是舒马赫,第一次见到张一飞在赛道上驰骋的场面,本来他更多是一种好奇,想要看看张一飞全油门过维修通道,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但是当他看了几十秒张一飞的赛道表现后,脸上的表情就有点惊讶了。

  因为张一飞刹车时机、过弯切线、还是出弯全油门加速,可以说恰到好处,完全没有一般新人的迟疑跟稚嫩。

  中国新人应该还是首测,难道有这么强?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