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401 当年的斗争(第二章)
  “那你知道这样做的风险吗?”

  跟科塞尔一样,普罗斯特同样了解眼前的这位德国工程师,这种争吵曾经在迈凯轮车队发生过无数次,只是没想到十年后的普罗斯特车队,还会重演这一幕。

  “赛车本身就是风险,怕就不要开F1!”

  “你这是在赌运气!”

  “运气同样也是实力的一种!”

  两个人都是不甘示弱的争吵着,只不过这一幕在车队维修站其他成员眼中,简直都是看呆了。

  他们从来都想象不到,精于算计的老板,还有如此情绪化的一面。他们更没有想到,这名新来的比赛工程师,态度如此的强硬,直接就跟老板硬顶起来的。

  这要是放在法拉利车队,别说是这么强硬的工程师了,哪怕就是车手,估计都要打包袱回家。估计也就是舒马赫,艺高人胆大不怕被裁,才敢如此的强硬吧。

  “查理,你觉得谁有道理?”

  站在一旁的领队亨利,朝着首席技师查理悄悄问了一句,他们两个都是Ligier车队的老队友了,关系比较熟悉,同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不知道,都有道理。”

  查理摇了摇头,汽车工程学毕业的理工思维,让他觉得双方说的都有道理。

  “我觉得科塞尔说的更有道理。”

  “为什么?”

  查理不理解的反问一句,现在张一飞的时速已经超过300km/h。说实话以查理这些年对于赛车极限的经验,他都不知道等下V字弯,张一飞该怎么过,大概率会侧滑冲出赛道。

  但是如果没法比对手速度更快,那如何超越熊龙?所以这就是赛车很矛盾,要速度还是要安全,两者没办法兼备。

  “因为科塞尔的理念,更适合飞的风格。”

  亨利说了一句后停顿了一下,看着查理迷惑的样子解释道。

  “你别看飞加入车队这大半年来,基本上都是很低调礼貌的态度,但其实上这名中国新人,骨子里面有着一种不服输跟狂妄的态度。我觉得之前雷诺时候的报道,才是飞真正的性格。”

  听到亨利这样的回答,查理脑海中浮现出张一飞的眼神,这个年轻人的眼神中总有着一团不会熄灭的火焰,可能真的如同亨利所说,他把自己的光芒跟性格,都尽量的压制住了吧。

  争论谁对谁错,其实有个很简单的辨别方法,那就是看赛道上张一飞的结果。

  看着方向盘液晶屏上显示的数字已经来到了310km/h,张一飞还是没有放松脚下的油门。

  因为他现在跟熊龙之间大概有不到两秒的差距,张一飞打算在三圈之间超过熊龙,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而且他也要让世人看看,正式车手就是正式车手,哪怕靠着“三级跳”上来,也不是第三车手或者试车手可以挑战的!

  高速带来的后遗症,就是张一飞罕见的感受到F1赛车都发飘!

  这种感觉,上辈子张一飞开着AO级小车上高速,旁边有一辆大货车呼啸而过,整辆车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感觉差不多。

  想要摆脱这种发飘的感觉,最简单方式当然就是把速度给降低下来。但是这一点在F1赛道是行不通的,只要没有失控,张一飞都不会松开自己的油门。

  而且话说回来,雨天赛道上要是真失控了,也不是靠着刹车减速来救车,依然需要靠着油门来进行极限挽救。

  所以现在右脚下的油门踏板,就是张一飞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

  长直道过后,V字弯道面前,前车熊龙已经开始提前减速了,他不敢猛踩刹车急刹,因为这种情况很大概率会出现侧滑失控。所以雨天进入弯道,都是提前轻踩刹车减速,然后再转动方向盘进弯。

  入弯之前熊龙通过眼角的余光再次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车张一飞趁着自己减速的空档,把距离疯狂的拉近。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熊龙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个V字弯道的角度极小,需要把赛车速度从之前的7挡300km/h左右,在入弯前急减速到2档90km/h左右。

  想想看一下降低超过200km/h的速度,对于刹车的压力有多大?哪怕就是正常天气下,都需要早早的提前开始减速,张一飞这个时候还想靠着延迟刹车点追赶,简直就是找死!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着进入V字弯道,熊龙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操控赛车上面了。

  哪怕他对于雪邦赛道无比熟悉,而且经历过数次雪邦赛道的雨战,但是进入到这个V字弯道,特别今天的速度还如此之快,熊龙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急弯带来的侧向G值席卷而来,熊龙整个身体都被压在座位上面。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地方,赛车高速入弯带来的惯性,加上雨地带来的湿滑,哪怕就是提前减速了,整辆赛车都有点不受控制的出现侧滑。

  感受到过弯路线的偏移,配合着今天吉隆坡的湿热天气,高度精神压力下,熊龙的头罩都瞬间被汗水给打湿。

  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赛车抓地力之低,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难道说自己要冲出赛道?

  这个想法出现之后,熊龙内心里面是深深的不甘,今天的练习赛可以说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而且是在自己的国家主场,现在有着接近十万的祖国支持者,要是就这么冲出赛道失败的,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国民!

  赛车侧滑了大概有30厘米的夸张距离,然后熊龙感觉到轮胎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阻挡了一下,赛车开始稳定下来。

  经验告诉熊龙,这是轮胎撞到了高于赛道的路肩,所以阻止了赛车继续侧滑冲出赛道。而且这也是很多急弯都会有的设定,略高于赛道路面一点的路肩,能更好的帮助赛车恢复抓地力,防止冲出赛道。

  并且很多危险赛段,还会设立大片的砂石缓冲区,但是砂石缓冲区也很容易造成轮胎陷进去冲不来。所以很多比较激进的车手,并不喜欢这种保护性措施的缓冲区,他们宁愿扩宽一点弯道,让自己用更快的速度去挑战!

  无论如何,熊龙最终还是稳住了赛车,顺利的冲出了这个V字形弯道。

  随着出弯那一刻的到来,熊龙内心里面的紧张,瞬间从放松变成了窃喜!因为自己这种速度都差点没办法过弯,那张一飞比自己速度还快,这小子怎么解决弯道内的侧滑问题?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张一飞冲出赛道!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正式比赛,但是之前的冬测对决,同样也不是F1正赛。今天现场除了车队之外,还有着十万名左右的观众,只要能战胜张一飞,将彻底的洗刷之前被轻松的耻辱,证明自己才是“华人之光”!

  后车的张一飞,此刻脸上表情也是无比严肃,但是他并没有紧张慌乱的表情。

  因为做出全油门的决定后,张一飞就已经考虑到冲出弯道的后果。但是这一点他不在乎,赛车界没有任何一点风险都不冒的胜利,想要追上熊龙,就必须要比他开的更快。

  不过熊龙今天的速度跟表现,还是让张一飞感觉到很惊讶,就他的车速跟入弯速度,几乎不输于正式车手,远远的超过了当初冬测的实力。

  半年的时间,看来不只是自己提升了,熊龙的提升更大!

  张一飞并不是什么嫉妒跟不承认别人进步的车手,相反,他认为今天赛道上熊龙的表现,才有了那么一丝成为自己对手的感觉。

  之前的那种所谓“华人对决”,不是什么同场竞技,而是单方面的碾压!

  V字弯道近在眼前,张一飞现在的车速已经超过了之前的熊龙,他没得选择只能一脚重刹车踩下去,瞬间就能看到轮胎出现锁死,然后摩擦带来的高温,蒸发了轮胎上的雨水形成一片水气。

  如果是放在正常天气的比赛中,张一飞一脚锁死轮胎的刹车,轻则导致轮胎接触地面的那一侧严重磨损,重则直接出现爆胎都有可能。

  所以F1赛车里面,除非是实在控制不住了,否则一定不能重刹车导致轮胎锁死,这样带来的后患无穷。

  但是张一飞现在就处于没得选择的余地,不踩死刹车就会冲出赛道,他的入弯速度实在是太快,甚至已经到了踩死刹车,都有点刹不住的地步了。

  唯一能称得上是幸运的地方,就是今天雨天赛道锁死轮胎,低温加上雨水,让轮胎的磨损不会那么严重,至少不会出现爆胎。

  否则张一飞都已经跑了十来圈了,这一脚刹车真有可能导致爆胎,再加上这个急弯的惯性,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飞君轮胎抱死了!”

  维修站里面的武田纯子,看到转播屏幕上的这一幕,心瞬间就揪了起来。

  她自从脱离了“决策”层之后,已经很久没为赛道上的张一飞如此担心紧张了。

  今天是他的第一场雨中练习赛,结果没想要直接演变成为雨战,而且在科塞尔的刺激之下,张一飞变得更加激进。

  一种不详的预感朝着武田纯子袭来,她感觉张一飞这个弯将会很惊险!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