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413 僚机舒马赫
  “这种开法真是恶心,中国小子在赛道上蛇形走位几圈了,就不敢跟蒙托亚来一场正面对决吗?”

  “不是说飞的驾驶风格很激进,他追求的只有速度吗?为什么现在只剩下防守了,他是害怕蒙托亚吗?”

  “蒙托亚,加油,超越你前面这个菜鸟!”

  “懦夫!有本事就跟蒙托亚正面一战!”

  “自己追不上第一梯队,还要压制住别人,F1联盟当初就不应该特批超级驾照!”

  雪邦赛道不只是蒙托亚开始着急,甚至就连那些反对张一飞的观众,此刻都已经着急起来了。

  他们开始认为按照蒙托亚的实力,超越张一飞应该很轻松,这样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帮他们报了熊龙的“仇”。

  结果没有想到,张一飞硬生生的靠着在赛道上花式玩蛇皮,把蒙托亚给死死的压在车后几圈。

  并且能明显感觉到,张一飞的车速越来越快。他不单单是追上了赛车发生故障的基米·莱科宁,还追上了因为漏油而退赛的英美车队潘尼斯。

  甚至是超越了排位赛靠后的老维斯塔潘、以及赛车冷却液出现问题退赛的美洲虎车手艾迪·埃尔文!

  连续的超越这几名车手后,张一飞也从倒数第二十一的位置,一跃来到了正赛排名十七!

  这个排名依然很靠后,甚至说是垫底都不为过,但很多专业的车迷,知道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他们早就注意到张一飞用的是橙色的硬胎!

  硬胎最难扛的就是前期胎温没达到工况的那一段时间,只要能撑过去,那么良好的耐磨性将发挥出优势,张一飞只需要进站一次就足够了。

  甚至张一飞保胎技术足够好的话,他的进站圈速可以选择在40圈以后,这样能直接轻载油跟超软胎搭配,用最后的十来圈爆发出自己的极限冲刺速度,完成一场精彩的逆袭。

  所以一些观众才会如此着急,想要用自己的嘲讽声音,扰乱张一飞的心绪。

  只是很可惜,F1赛事不是常规的体育赛事,你哪怕就是几万人能做到整体划一的喊口号,也比不上F1引擎全力运转时候,那种堪比喷气式客机起飞的噪音。

  说句夸张一点的话,如果不是带着头盔跟耳机,一场比赛下来估计张一飞都能被引擎声音给轰的耳鸣。几年F1赛车开下来,别的先不说,听力绝对会下降不少。

  所以这种赛道嘲讽,除了能发泄一下自己内心里面的不爽外,其实对车手没有任何的影响。最多就是赛后看看新闻,才能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不爽自己,心态差的会影响到下一站比赛。

  但是这些对于张一飞来说,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不管蒙托亚跟赛道观众有多气,张一飞依然严格执行着策略组战术,赛道上继续一左一右的“画龙”,反正你蒙托亚别想超越我。

  等到蒙托亚的轮胎扛不住要进站的时候,这一场对决自然也就结束了,前期都没办法超车,后期将是张一飞的表演时刻。

  可能因为维修区发车的巨大劣势,张一飞很难追上第一梯队,进入前六的积分区。但是连超十车左右的画面,也足以称之为一场精彩的赛事操作了!

  张一飞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蒙托亚自然也明白自己的劣势所在。他选择使用超软胎,就已经做好了至少进站两次的准备,如果轮胎磨损严重的话,可能要进站三停!

  到时候他跟张一飞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别看现在比赛才刚刚开始,但是留给蒙托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就在蒙托亚打算孤注一掷的时刻,车队耳机里面,传来了威廉姆斯比赛工程师的声音。

  “蒙托亚,准备超车动作,等下拉尔夫将替你挡住飞的赛车。”

  “什么?”

  蒙托亚很是惊讶的反问了一句,他虽然是印地500的世界总冠军,但是在威廉姆斯车队里面,蒙托亚只能算是二号车手,小舒马赫才是一号车手。

  理论上来说,挡车这种行为就是牺牲自己,让队友得利。一般情况下哪怕就是二号车手,都不屑于去做这种事情,只有僚机才会如此牺牲。

  问题是拉尔夫·舒马赫,凭什么会给自己去当僚机,甚至做出牺牲去挡住张一飞的赛车?

  这一点让蒙托亚先不明白,他跟小舒马赫的关系也绝对称不上好,对方几乎找不到任何帮助的理由。

  “准备超车动作!”

  威廉姆斯车队没有给蒙托亚任何解释,好歹也是这个时代的三巨头车队,可能没有法拉利的那种绝对强势,但车队指令还不需要向一个新人来解释原因,哪怕对方是印地500的世界冠军。

  听到这句话,蒙托亚也知趣的闭嘴了,享受巨头车队带来的优势,就必要失去一些东西,这一点蒙托亚内心里面很清楚。

  而且话说回来,是拉尔夫给自己当僚机去挡车,又不是自己去当僚机,给拉尔夫挡车。作为获利方,蒙托亚觉得闭嘴确实是更明智的选择。

  与此同时,张一飞也接到了车队的语音,科塞尔用着依旧淡定的语气说道:“前方发生超车碰撞,威廉姆斯车队的拉尔夫·舒马赫车速缓慢,应该是后尾翼受损,注意赛道上可能会出现零件碎片。”

  这种跟之前停在弯道上的基米·莱科宁不同,小舒马赫的赛车依然在行驶,以张一飞的实力,追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之所以车队会发出提醒,是因为碰撞过程中,拉尔夫舒马赫赛车尾翼损坏严重,在赛道上留下了一些尾翼碎片。如果运气不好,轮胎碾过一片相对锋利的碎片,就有保胎的风险。

  所以科塞尔提醒张一飞,如果发现赛道上的大块碎片,最好还是提前避让,而不是直接碾过去。

  “拉尔夫·舒马赫跟谁撞了?”

  张一飞开口反问了一句,现在他承受的压力,比起步阶段要减轻了不少,已经能分心来关注赛道上的局势。

  “他超越了排名第二的巴里切罗,但是很快巴里切罗就在弯道内线进行了反超。过程中顶到了拉尔夫的车位,撞坏了他的后定风翼。”

  “现在拉尔夫的威廉姆斯赛车下压力严重不足,他只能降低自己的车速,然后返回维修站更换零件。”

  说完这些之后,科塞尔突然想起了什么,立马朝着张一飞警告道:“飞,小心拉尔夫趁着这个机会,在赛道上对你进行挡车!”

  “什么挡车?”

  张一飞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他之前所有的比赛,都是“单打独斗”类型的。哪怕就是进入到F1,有了同车队的队友阿莱西,依然还是如此。

  说实话,他跟阿莱西之间基本上没有任何配合,一方面是当初一号车手跟僚机之争,让双方心里面都有着一丝隔阂。另外一方面,就是两个人的实力有着一定差距,比赛排名相隔比较远,没办法有什么配合。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方面,就是张一飞内心里面,完全没有什么僚机的想法。无论是自己当别人僚机,还是别人当自己僚机,他都没兴趣。所以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这种主动挡车是什么意思。

  不过还没等科塞尔回答,张一飞就已经明白什么叫做挡车了。只见前方因为下压力不足,无法开快的拉夫尔,看到张一飞赛车过来后,突然变道挡在张一飞的前面,甚至还点了一脚刹车!

  如果不是张一飞反应过快,看到前车刹车灯不正常亮起,说不定他就直接追尾了。很明显,小舒马赫注定要进站换零件,他不介意用这个残破的后定风翼,跟张一飞赛车上的某个零件,来个“同归于尽”。

  “吗的!”

  张一飞这个时候嘴中小声骂了一句,车队通话都有录音,所以他并没有按下通话键。

  但是他内心里面的不爽,已经达到了溢于言表的地步了!

  小舒马赫这是在挑战自己的反应速度吗?如果刚才刹车不及时,这个追尾说不定会导致两个人都退赛!你好歹也是车神的弟弟,有必要做个这么尽职尽责的僚机?

  其实小舒马赫之前并没有做僚机的打算,如果实在要僚机的话,也是蒙托亚成为自己的僚机,一号车手的地位不容挑战!

  但是巴里切罗的这个追尾,让他只能被迫减速,等待着进入维修站更换尾翼。结果这个时候车队传来了指令,让他挡住后面追上来的张一飞,帮助蒙托亚完成超车。

  威廉姆斯车队并没有下达什么过激的指令,比如说这种踩一脚刹车。他们也不会下达这种指令,万一张一飞没反应过来,直接撞了上去,最严重的后果说不定会车毁人亡!

  这个举动是小舒马赫私自做的,原因很简单,他就是想要“吓唬”一下张一飞,看看这名中国新人,到底有没有面对紧急状况的操控实力。

  这也是拉尔夫跟迈克尔最大的不同之处,一个无比严谨,为了冠军可以不折手段。一个是花花公子,性格上就有点玩世不恭,而且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他想要在职业成就上超越迈克尔·舒马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举动,就是为了表达跟哥哥的不同。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这个危险举动效果还真是超越了一般的挡车,张一飞一脚被迫的紧急刹车,让早就做好超车准备的蒙托亚,抓住了这个机会超了过去。

  这一刻,张一飞终于体验到,什么叫做F1赛道上的团队合作!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