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车神代言人 > 416 减速挡车(第三章)
  不是冤家不碰头,海德菲尔德心中对于阿莱西的恨意可不轻,他认为自己的整个新人赛季,都是被阿莱西给毁了。

  上一站澳大利亚,海德菲尔德力压了阿莱西,并且排名第四拿到3分,可谓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同时他也算是证明了自己,在普罗斯特车队如此多的退赛,并不是自己实力不济,而是普罗斯特车队太烂,并且一号车手,法国老将阿莱西欺人太甚!

  但是在雪邦赛道,复杂的赛道环境,以及繁多的赛道超车点,让阿莱西这种老将可谓是如鱼得水。排位赛阿莱西的成绩并不怎么样,但是在正赛中他却力压了海德菲尔德,并且一直都在他前面领跑。

  海德菲尔德尝试了几次超车,都被阿莱西给完美挡了下来。就如同张一飞跟蒙托亚“画龙”,浪费了很多时间跟车速一样。

  阿莱西的各种挡车行为,某种意义上也是变相拖慢了他自己跟海德菲尔德的车速,才给了张一飞轻松追上来的机会。

  海德菲尔德其实也感受出来,阿莱西是带着一种私人情绪,刻意在自己面前挡车的。甚至有些时间点,海德菲尔德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撞车的冲动,想着干脆把阿莱西给撞出赛道算了。

  毕竟他跟阿莱西拳击都打过好几场,心理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劣势。

  但是最终海德菲尔德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跟阿莱西之间的恩怨,实在是太出名了。其他车手之间的故意撞车,还能找点借口打打嘴炮,反正死不承认就行了。

  实在国际汽联要处罚的话,就自认倒霉罚时或者从维修站发车。

  要是他故意把阿莱西给撞出赛道,那妥妥的一个危险驾驶处罚躲不了。

  危险驾驶其实算是F1里面,比较严重的违规行为。轻一点的处罚是取消当前站成绩,从维修区发车等等。处罚要是重一点,那将取消全年的成绩,也就是说所有的积分都将清零。

  以及最严重的吊销超级驾照,就如同后世日本车手井出有治那样,那将彻底的离开F1围场。

  舒马赫就曾遭遇到危险驾驶的处罚,1997赛季西班牙的收官战,他以1分的微弱优势领先于维伦纽夫。但是比赛过程中,舒马赫发现自己的赛车出现轻微故障,速度开始变慢。

  于是在第48圈的时候,领先的舒马赫被维伦纽夫追了上来,只要维伦纽夫能超车成功,那么他的总积分就将超越舒马赫,成为1997年的F1世界总冠军。

  以舒马赫的性格,他绝对不会把世界总冠军拱手让人!所以当伦纽夫准备超车的时刻,舒马赫直接打了一把方向盘,一头撞向维伦纽夫的赛车。

  他想着就算是两个人双双退赛,凭借着之前1分的微弱领先,自己也将成为年度总冠军。

  只是舒马赫没有想到,维伦纽夫早就有所准备,哪怕就是被撞出赛道了,他也硬是开着受损的赛车完成了比赛,并且在积分上也完成了反超。

  舒马赫的这种恶意撞车行为,实在是太明显了,国际汽联直接取消了舒马赫的全年成绩,把拿到的亚军头衔给剥夺了。不过按照舒马赫的性格,估计他对于亚军头衔也没什么兴趣。

  历史处罚就摆在前面,海德菲尔德故意撞车很难洗脱嫌疑,而且他也没有舒马赫的资历跟实力,要真遭遇到国际汽联严厉处罚,可能不只是取消成绩这么简单,还能不能继续在F1围场里面混,都是一个问题。

  所以海德菲尔德心里面哪怕再不爽,他也只能忍着自己的脾气,寻求超越阿莱西的机会,而不是把这名法国对手给撞出去!

  海德菲尔德等待超车机会的时候,车队提醒了他后方有赛车正在靠近,他朝着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是一辆蓝色的普罗斯特赛车。

  看到这蓝色的涂装,就算是不看车头的车手编号,海德菲尔德也知道自己身后的车手是谁,毕竟前面的阿莱西已经跟自己缠斗很久了,后面自然就是普罗斯特车队另外一名车手张一飞了。

  说实话,当看到是张一飞追上来的时候,海德菲尔德内心里面还是很震惊的。

  从维修区发车,差不多相当于5秒罚时的处罚,而自己排位赛处于中上游阶段,跟张一飞之间的时间差距就越大了,可能要接近10秒左右。

  结果现在才跑了十来圈,张一飞就追上来了,哪怕就是跟阿莱西之间的缠斗耽误了点时间,但绝对不可能有十秒之多,这意味着张一飞的单圈速度很快,所以才能追上自己,中国新人的实力真是不容小觑!

  一前一后被两台普罗斯特赛车夹住,这是海德菲尔德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虽然普罗斯特车队是海德菲尔德职业生涯第一站,但是他对于普罗斯特车队没有丝毫的好感。加上之前被阿莱西挡车这么久,海德菲尔德肚子里面可是憋了一股很大的怨气,既然张一飞送上门来了,那就把自己受过的气,也让张一飞感受一下。

  于是海德菲尔德开始变道,直接挡在了张一飞的面前,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打算对张一飞严防死守,不会让他轻易的超车过去。

  对于海德菲尔德的这个举动,张一飞也并不意外,除了在赛道上准备划水的“老年”车手,否则任何一名年轻气盛的正常F1车手,都不会送给对手轻松超车的机会。

  更别说海德菲尔德还跟普罗斯特车队有旧怨,现在又被阿莱西给挡了这么久,他愿意放自己过去才怪!

  所以张一飞开始疯狂的切线,希望借助极限的走线,来超过前面的海德菲尔德。

  不过张一飞的几次试探性进攻,都被对方给挡了下来,他不得不承认,海德菲尔德的实力,要比什么马奎斯强太多了。

  不愧是在新人阶段力压基米·莱科宁的车手,海德菲尔德的基本功很扎实,操控走线也很精准,每次都把张一飞的超车路线给挡的死死,想要快速超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到张一飞几次超车试探都以失败告终,普罗斯特车队维修站里面,策略组的成员开始商讨一个应对方案。

  “飞的排名已经上升了九位,今天赛道上的发挥可以用优秀来形容,说不定真有冲进积分区创造奇迹的可能性!加上飞本来就是一号车手,理应享受车队资源倾斜,我觉得应该启动僚机计划!”

  领队亨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说的比较委婉,其实核心策略就是让阿莱西主动压车,然后把张一飞给放过去,从而用最快跟最轻松的方式,“二打一”完成超车,这也是F1赛道上最常用的团队战术。

  但现在问题是,随着海德菲尔德开始跟张一飞纠缠,阿莱西趁着这个机会拉开了跟他们两个人的车距。毕竟他跟张一飞关系也就一般般,刚好海德菲尔德调转目标,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不过这个时候,阿莱西的比赛工程师科德,立马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阿莱西这个时候已经领先,要他减速下来压车,毫无疑问是降低了车队的竞争力。要是飞依然没有抓住机会超车,或者是被海德菲尔德给死守下来,到时候我们车队两名车手,就都陷入僵局了。”

  科德自然是站在了更为偏向阿莱西的角度,不过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就是现在阿莱西已经领先,要减速下来压车的话,将放慢车队的整体速度。

  而且张一飞还不一定能轻松超过去,就算是超过去了,除非张一飞接下来圈速惊人,否则还不如让本就领先的阿莱西去争积分。

  毕竟在雪邦赛道上,老将的经验能占据很大优势,而且阿莱西的状态也是不断回升,说不定他真的能冲进前六!

  “我觉得科德说的有道理,不降速压车,那么阿莱西是稳定领先。如果减速压车当僚机放飞过去的话,那么后续所有的压力都将背在飞的身上。”

  “他是否能抗住这样的压力,继续一路超越进入到前六积分区,这些都是不确定的因素。而且飞现在跟第六名的车手特鲁利之间的差距,高达34秒,真能追上去吗?”

  首席技师查理也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让张一飞去竞争难度太大,还不如就保持现状,让本就领先的阿莱西去冲刺积分区,可能机会还大一些。

  “科塞尔,你怎么看?”

  普罗斯特没有直接做出决定,而是问了一直没说话的科塞尔一句,他才是首席比赛工程师。

  “阿莱西的极限不一定能进入积分区,但是飞的极限绝对能进入积分区,让阿莱西减速挡车吧。”

  “你能确定飞进入积分区吗?”

  普罗斯特其实也相对看好张一飞,只不过他没有科塞尔这种果断的答复。

  “我又不是上帝,怎么确定?”

  “我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们两个要说谁能创造奇迹,那一定是飞!”

  听着科塞尔肯定的答复,普罗斯特也做出了决定说道:“下达车队指令,阿莱西降速挡住海德菲尔德,让飞超过去。”

  听到老板都已经下达指令了,作为阿莱西的比赛工程师,科德只能按下耳机上的红色通话键。

  只是这个时候他心里面不是很确定,以阿莱西倔强的性格,会愿意成为张一飞的僚机吗?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