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第三十三章 大赛前夜
  (收藏果然还是要求的啊!!!!未来的衣食父母们!!!不过在大家的支持下我又超越一名了,多谢啦!)

  在那晚和甘国阳一起吃饭、看电影、飚车后,张伯伦感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这个注定孤独却又不甘寂寞的巨人,又有了新的“使命”要去完成,那就是去打排球!

  有些时候甘国阳会想,张伯伦的篮球生涯之所以如此坎坷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会的太多。

  除了篮球之外,跳高、短跑、铅球、跨栏、排球、橄榄球、拳击,张伯伦都具备世界级运动员的潜质。可能就是因为他擅长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让他分配在篮球上的精力受到了干扰。

  如今他已经退役,终于又可以拾起过去热爱的运动,比如排球,比如拳击。

  “如果那次阿里敢和我打的话,我一定把他的屎花都打出来!”张伯伦不止一次在甘国阳面前吹嘘他的拳击技术。

  “如果你的拳击技术真的那么好,就不会一拳头把自己的手给打折了。”这个时候瑟蒙德总会站出来拆张伯伦的台。

  而现在,两个老朋友又要分别了,没有依依不舍,没有拥抱告别,只是一句“再见”,张伯伦就开着他的兰博基尼搜索者一溜烟的离开了。

  这就是真男人之间的友情,无需废话,没有啰嗦。

  周末没有了张伯伦的陪伴,甘国阳觉得生活中的乐趣一下子少了许多,毕竟瑟蒙德先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意,不像张伯伦这样无牵无挂的可以到处瞎玩。

  于是他就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篮球训练之中,因为帕罗奥图高中的例行赛与邀请赛都已经结束了,最终他们取得了30胜3负的骄人战绩,并在在本赛区的例行赛中保持了全胜。

  最后一场比赛甘国阳是作壁上观,但他也被贝尔曼安排了一个任务就是做球队的数据统计。

  不仅要统计球队队员的得分、篮板、助攻等基本数据,还要求他把每个队友的惯常投篮点、主要活动区域都计算出来。

  这可把甘国阳给累坏了,一边要给队友加数据,一边还要在一块画了球场线的板子上涂涂改改,真是比上场打比赛都要累。

  甘国阳并不知道贝尔曼的用意何在,但他的脑子里隐约觉得不可能是主教练没事折磨自己,在这背后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不过甘国阳也没有多想,在常规赛结束到锦标赛开始的近半个月的空闲时间里,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训练当中。

  尤其是他在张伯伦那里学来的后仰跳投,目前一些基本动作要领他都已经掌握,但在正式比赛中使用还非常的不稳定。

  甘国阳发现自己在腰腹力量上还有着很大的缺陷。

  他不像黑人天生就拥有矫健的身体,虽然他有着特殊的天赋,但也是需要后天大量的锻炼才能开发出来。

  而腰腹力量不足和滞空能力不强恰恰是目前他在身体素质上最大的不足。

  “快一点,在快一点,不要放松!收缩你的腹部,加快频率!你要明白对一个男人来说一个好使的腰有多么的重要。快!再快!”夜晚的帕罗奥图高中体育馆依然灯火通明,不断传来贝尔曼的呵斥声。

  事实上,自从甘国阳进入了维京人队,体育馆的灯往往就是全校最后一个熄灭的,他总是加练到很晚。

  而现在,不仅仅甘国阳,整个维京人队都有了加练的习惯。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例行赛打完就球队放假回去上课的“帕罗奥图渔民队”(加里?哈勒克以前给篮球队起的别名)了。

  此时的他们是北加州帕罗奥图赛区的冠军,以种子球队的身份进入了加利福尼亚州锦标赛,并获得了首轮轮空的种子待遇,这意味着他们将有更多的休息与准备时间。

  当然,在所有队员当中,训练得最刻苦最晚的还是甘国阳。

  刚才他就在贝尔曼的指导和训斥中,在两个队友的帮助下,开了个力量训练的小灶,狂练自己的腰腹力量。

  只见甘国阳平躺在地板上,双腿屈成了弓形,迪彭布洛克则坐在了他的脚背上压住他。这是做仰卧起坐的姿势,但贝尔曼可不是让甘国阳单纯地做仰卧起坐。

  贝尔曼和另外一个球员站在甘国阳脚的左右两边,一人手拿一个篮球。

  甘国阳先向左起坐,则左边的人将球扔给甘国阳,甘国阳接球后立刻把球传回给对方,然后向下平卧;不等他的肌肉放松,他又要立刻向右起坐,右边的人则将球传给他,甘国阳同样接球后把球传回去,然后平卧。

  就这样左右、左右的反复起坐、接球、传球、平卧、起坐、接球、平卧……甘国阳的速度在贝尔曼的催促下是越来越快,他的腹部很快也想被火烧烫一般,越来越难以忍受,他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痛苦。

  “啊!”终于,甘国阳支撑不住了,大吼一声,张开双臂瘫倒在了地板上。他满头的大汗,望着天花板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

  因为甘国阳认识到了自己腰腹力量的不足,所以他向贝尔曼请求指导帮助他练习腰腹。

  贝尔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折磨”自己王牌球员的机会,在全队训练结束后他把甘国阳留了下来,进行特别训练,而刚才所做的接球仰卧起坐不过是训练内容的一部分而已。

  “好了甘,不要像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了,训练才刚刚开始呢。”

  听了贝尔曼这话,甘国阳突然有点后悔让教练给自己开小灶了,这个小灶吃起来不香啊!

  不过想归想,甘国阳还是乖乖地从地上站起来,忍着腹部的灼热感,准备接受贝尔曼的下一项训练内容。

  就这样,从1982年的3月3号开始,一直到17号加州锦标赛正式开幕,甘国阳除了睡觉吃饭,几乎就没有离开过体育馆,他知道这是大赛开始前最后的提高机会了。

  整个维京人队也处在一种既兴奋又紧张,既憧憬又担心的状态中,因为对所有人而言他们都是第一次进入州锦标,包括他们的教练贝尔曼。这也在他们的训练中表现了出来。

  开赛前的最后一天,训练依然在紧张的进行。因为首轮轮空,所以即使正式开赛,维京人依然有三天的时间可以休息,不过大赛前的紧张气氛已经弥漫在了队伍中。

  “嘿,维吉斯!威廉姆斯!停下停下!”贝尔曼站在场边看着球队进行五对五的战术训练,结果在一次攻防演练中,维吉斯和威廉姆斯两人在无球防守的时候撞到了一起。

  两人似乎产生了一些口角,结果竟然有要动手的迹象。

  贝尔曼一边大吼停下,一边冲上前去,而这时其他球员也已经上前把两人分开。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快要开始锦标赛了,你们就这样给我玩内斗?”贝尔曼看着冷静下来的两个人,竟然没有开口-爆粗,而是质问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