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大明元辅 > 第067章 小姑娘,好忽悠
  高务实前世的常识的确起了效果,经过一番上蹿下跳,又是爬石钟乳,又是下暗河,他终于确信这个溶洞随着风口出不去,只能从暗河游出去。

  风口的确是找到了,但那似乎是一道山体裂缝形成的,宽度实在不够,别说他钻不进去,便是黄芷汀那般苗条的身材也挤不进去,自然只能作罢。

  至于暗河,也不是没有麻烦,高务实来来回回探了几次,发现每隔一段就会有溶洞,溶洞里的空气勉强还行,应该都是有风口的。

  但是他探了几次之后也不敢继续探了,因为溶洞这种东西没法判断长短,后世发现的一些溶洞,长的甚至有几十公里,他要是一直这么探下去,没准还没逃出去就先饿死了,所以必须拉着黄芷汀一起走,不能老回头告诉人家说前面能走。

  黄芷汀其实很不想跟他一起下水,因为现在外头天气还比较炎热,她身上的衣服也偏单薄,下水之后只要一上岸,浑身上下曲线玲珑,全被这家伙看在眼里。

  可是没办法,现在他们两个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且现在黄芷汀逐渐觉得这位“张公子”的确有些能耐,说不定真有办法解开黄家心中的顾虑,所以即便不情不愿,也只得跟着高务实一道,顺着暗河往前,一个溶洞接一个溶洞的探过去。

  也不知道一路下了多少次水,探了多少个溶洞,两人终于一同发现了前方的天光。

  那是洞口!

  两个人兴奋异常,快步冲了出来,外面果不其然是个山脚。

  黄芷汀高兴得蹦蹦跳跳,甚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美滋滋叫了一声“呀,本姑娘终于出来了!”

  但她马上发现不对劲,因为身后的“张公子”一点声音都没出,她连忙转头一看,却见高务实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弯曲并在身前,有些尴尬地看着她。

  “诶?你不高兴吗?在溶洞里闷了这么久,也不喊上几声?”黄芷汀此时正兴奋,快步走到他身前。

  此时正是黎明,天边泛起鱼肚白,黄芷汀之前离得远还看不太清,走到高务实面前才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在看。

  黄家大小姐忽然面色大变,低头一看,果然自己全身都还是湿的,不仅曲线毕现,而且由于布料轻薄,现在还有透。

  “啊!——”

  随着黄芷汀的一声尖叫,高务实连忙侧过头去,同时闭上眼睛,坐在地上高举双手“别叫了,别叫了,我闭眼还不行吗?”

  他自己心里也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她之前穿成“比基尼”的时候我也没这样啊,难不成我其实是个紧身控?以前怎么没发现……

  他等了半晌也没听见黄芷汀回话,心中一惊我靠,她该不会跑了吧?我他娘的就剩一条裤衩,又不会说广西土话,这要是碰见人,不得被当做外地流氓给处理了?

  但此时他还是不敢睁眼,只能闭着眼睛大叫“黄姑娘,你还在么?”

  喊了好几声,才听见黄芷汀没好气的喊道“你叫什么叫,你要是敢过来,我大耳刮子扇你!”

  听声音来判断,黄芷汀这时应该已经跑远了,估计是躲在什么地方喊话。

  高务实此刻早已又累又饿,干脆直接躺下,喊了一声“随你怎样,我困得很,先睡一觉,你好了之后叫我!”

  他这下想明白了,黄芷汀如果真要走,以他现在的体力和精神状况也强留不住,只能赌她不敢一个人独行。

  然而黄芷汀却没回答他,高务实懒得再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等高务实醒来的时候,太阳几乎已经到了中天,他眯着眼看了看,似乎还没清醒过来。

  正巧这时候肚子咕噜噜叫了一阵,高务实左右一看,却见黄芷汀虎着脸坐在旁边的一块山岩上正盯着他看。

  高务实见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全干了,头发似乎也整理过,整个人如昨天在酒楼初见时差不太多,不禁奇道“黄姑娘,你一直没睡觉吗?”

  黄芷汀没好气地道“睡了,只是不像你这么没心没肺,荒郊野外倒地就睡,也不怕被虎豹叼走。”

  “哪有那么多虎豹……”高务实这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这是明朝啊,可不是现代社会,这会儿别说黑熊云豹,就算华南虎只怕也还不少,当即冒了一身冷汗。

  黄芷汀看了他的表情,决定再吓唬他一下,道“除了虎豹,还有毒物。哼,我广西之地,山中蛇虫毒物众多,那些不出名的我都懒得说,反正你也没听过,可是眼镜蛇、眼镜王蛇、五步蛇、翠青蛇、金环蛇这些,你总该听说过吧?”

  说实话,高务实对于猛兽,还真不如对毒蛇之类的毒物那么恐惧,这会儿被黄芷汀这么一说,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连忙站了起来,紧张兮兮地左右张望。

  “哈哈哈,胆小鬼,还男子汉呢!”黄芷汀终于找到机会打击一下高务实了,立刻对他大加奚落。

  高务实颇不服气,大声道“我这不是怕,只是先贤教导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再说,你就不怕?”

  黄芷汀哼了一声,道“本姑娘从三岁起,就没有蛇类会主动靠近,为什么要怕?”

  “不会吧,这么神奇?”高务实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却迟迟不肯说话。

  黄芷汀被他这么一盯着看,又想起了昨晚和刚才出溶洞时的情形,玉面泛红,咬了咬唇,嗔道“看什么看,再看我抓几条蛇来扔到你身上!”

  高务实连忙收回目光,干笑道“在下绝无冒犯之意,姑娘息怒,息怒。”

  黄芷汀见他这次服软极快,心中高兴,拍手笑道“原来你真的怕蛇,哈哈,好,好好好!”

  高务实心中叫苦,暗道这下可有些不妙,只怕在找到人间烟火之前,自己都得被她威胁了。

  不过黄芷汀倒没马上威胁他什么,反而丢过来转身拿出一只简单的草篓,漫不经心地往自己身边一放,道“估计你也饿了,正好我摘得多了点,只好便宜你了,拿去吃吧!”

  高务实正饿得慌,一听之下大喜,也没考虑她怎么会摘得多了,连忙跑过去把草篓拿起来,但一看之下却是一愣,道“这树枝能吃?”

  黄芷汀正等着他感谢自己,谁知道等来这么一句,顿时怒了“你是不是瞎了,这是树枝吗?”

  高务实见那里头都是些小树枝的嫩枝丫模样的东西,而且还都是淡褐色,不仅奇道“这不就是树枝?”

  黄芷汀气得一把抓过草篓,道“你这傻蛋,连拐枣都不认识,活该饿死在大山里!”

  高务实一听,心里大为惊讶,道“枣?还真是吃的啊?”

  黄芷汀懒得理他,心中一阵咬牙切齿我堂堂思明府黄家大小姐,亲自摘了这么多拐枣,你竟敢不领情,我,我饿死你这笨蛋淫贼!

  高务实心说她要想弄死我的话,抓条毒蛇我就死翘翘了,倒也不至于找点毒物让我吃吧?算了,别管是不是树枝,现在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那个……黄姑娘,刚才是在下才疏学浅,你这么大人大量,想必是不会介意的吧?”

  黄芷汀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懒得理他,偏偏眼角余光却在悄悄注意高务实的反应。

  高务实可怜巴巴地看了那草篓一眼,想了想,又道“哇,这草篓编得可真漂亮啊,想不到黄姑娘你不仅天姿国色,还如此心灵手巧,在下真是佩服万分。”

  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从肚子里传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想必一定会显得更真诚一些。

  黄芷汀的嘴角微微扬起,下巴也略微抬起来了些,但依旧不肯答话。

  高务实神色一黯,叹了口气,转身欲走。

  黄芷汀连忙道“算了,本姑娘大人有大量,既然你诚心悔过,就拿去吃吧。”

  高务实立刻转过身来,拱手一礼“多谢黄姑娘。”

  黄芷汀见他动作奇快,又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再拿捏他一下的,可是话已出口,又不好反悔,只好不情不愿地把草篓递了过去,但还是忍不住再威胁了一句,道“再敢胡乱说话,我就……”

  就什么呢?黄芷汀自己一下愣住了。

  高务实连忙接口道“是是是,在下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说着一把将草篓抓了过来,也不管树枝不树枝了,拿过来就往嘴里塞。

  别说,这名叫“拐枣”的东西倒真能吃,还是甜的,虽然略微有些涩感,但味道居然还不错,甚至还有一种独特的香味。

  他二话不说,又抓起一把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道“诶,这什么枣的,味道还不错啊,黄姑娘,你真是见多识广。”

  黄芷汀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得意地道“那是自然……”然后见他吃得夸张,又有些担心不够吃,忙道“你别吃那么快,这些拐枣还没经过霜冻,不算完全成熟的,只是刚才这附近没有其他能吃的野果,我才顺手摘了些。你要是不够,待会儿咱们边走边找,我还认识好多野果呢。”

  高务实抬头看了看她,直看得她面色泛红,又要发飙的时候,才连忙道“黄姑娘,我刚才体会到了一句老话,真是说得有道理。”

  黄芷汀被他一打岔,忘了发怒,下意识问道“什么话?”

  “艺多不压身呐。”

  黄芷汀哼了一声,似乎颇为不屑,但嘴角却又悄悄扬了起来。

  高务实看了,心里松了口气,暗暗得意嘿,小姑娘家家的,就是好忽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