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十六章 战争,还有玫瑰!
  过了两天,罗伯斯突然跑过来跟司徒南说道,“听说了吗?奥匈帝国的王储费迪南大公在塞尔维亚被人杀死了!这下战争可能要来了!”罗伯斯的心情显得很激动。

  司徒南回头看了一下日历,1914年6月29号,应该是这个时间了,美国跟欧洲隔着几个时差呢,历史没有被改变,都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司徒南心里终于放下心来了。

  “冷静点,事情还没到那一步,我们还是仔细观察吧!”司徒南安抚了激动过头的罗伯斯,他还不知道罗伯斯为自己的冒险担心得不得了,只是很少说出来而已。现在欧洲终于激起了这么一大颗火星,战争的火药桶随时可能引爆,罗伯斯怎么能不激动呢!

  “老何,叫一下车准备,待会跟我去码头接人!”司徒南丢下激动不已的罗伯斯,跟何文秀说道。

  “嗯。”何文秀没有废话,转身出去了,他总是这样。

  “怎么,你要去码头接人吗?”罗伯斯问道。

  “嗯。我表嫂还有侄子。”司徒南声音有些抖。

  下午,在纽约港口,一个青年人从一辆汽车走下来后,看着前面高大的自由女神像不语。

  “两年了,我又回来了。”司徒南还记得当初来到这里时是多么狼狈不堪,带着踌躇,带着一片茫然,带着刚刚历经生死的灾难来到了纽约。

  “这一切都过去了,都会好起来的。”司徒南喃喃地说道。

  突然一阵欢呼,“america!”船上的乘客看着自由女神像欢呼不已,一艘巨轮慢慢地驶入了港口。

  司徒南站在乘客出口,激动地举着写着表嫂玛丽和侄子汤姆,等呀等,就是见不到人,心里有些着急。

  “老何,注意看,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孩子。”司徒南说道。

  “excuseme!areyoustonywillian?”(你好,请问你是史东尼·威廉吗?)正当司徒南着急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洋裙,带着淑女帽的女人走到了司徒南的身边,她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玛丽·穆?”司徒南下意识问道。

  “是的。我是玛丽,这是我的儿子汤姆。”玛丽笑着说。

  司徒南这才打量这个女人,竟然很像奥黛丽·赫本,不过跟电影中的清秀的奥黛丽·赫本不同的是,眼前的玛丽显得更成熟,丰满。

  “谢天谢地,终于见到你们了。”司徒南激动地说“来,小汤姆,咱们坐汽车回去咯!”司徒南伸手想去牵小汤姆,可是被怕生的小男孩躲到了玛丽的怀抱。

  “汤姆有些怕生!汤姆,这是史东尼·威廉表舅,不要怕!舅舅可是一直给咱们寄钱,上次你收到的玩具也是他送的,记得吗?”玛丽温柔地哄小汤姆,那温和的笑容显得特别有母性。

  “来吧,舅舅抱你,小汤姆!”也许的母亲的安慰有了效果,小汤姆终于让司徒南抱了,他安静地躲在司徒南怀中,显得有些害羞。

  玛丽他们的行李不多,何文秀一下子就搬到了后备箱。看着小汤姆在自己怀里衣服弱弱的样子,司徒南心想从小就这么内向的孩子,估计这也跟没了父亲有关吧!

  穆死的时候,他应该不到两岁吧!怪不得穆要嘱托自己照顾他们娘俩了!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一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啊!

  仿佛心有感应似的,玛丽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司徒南还有他怀中的孩子,甜甜一笑,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同碧蓝的海水,能包容一切风浪。

  三个人坐在后座有些挤,司徒南看见玛丽洁白的脖颈有些红晕,好看极了。

  “滴!”汽车在纽约饭店的门口前停了下来,麻利的侍应连忙上前打开车门。

  “走吧,我们到了。待会舅舅带你去吃大餐,好不好?”司徒南亲了亲小汤姆,逗得他咯咯地直笑。

  “把这些搬到601的套房。”何文秀一下车就随手给了侍应小费。这是习惯是司徒南硬压着习惯的,试过几次之后,他也很适应了这个习惯。

  “妈妈,这个房间好大啊,好漂亮啊!”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进门就被酒店的豪华吸引住了。

  进入这样豪华的房间,玛丽也很惊讶,虽说她在英国的家也不错,但这么豪华的房间还是第一次住进来,于是她有些迟疑道:“会不会太铺张了?”

  “放心吧!一点也不!刚好我有个投资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现在差不多快完成了。你们现在这里住几天,到时我们再一起去洛杉矶。”司徒南笑着说道。

  “嗯!”玛丽虽然知道这个穆的表弟在美国发了财,但没想到他还怎么有钱!之前史东尼一直有往英国汇钱,加上穆的抚恤费,玛丽一家在英国过得还不错。

  她从华莱士口中也听说过司徒南的事情,不过跟以前穆说的不大一样,穆曾经说过看不惯这个表弟整天在街头无所事事,惹是生非才带着这个表弟去跑船的。泰坦尼克号传来噩耗后,玛丽曾经伤心欲绝,但是为了小汤姆,她要好好把他抚养大。

  对于司徒南这个表亲,玛丽还从没见过面,只知道这两天他断断续续地寄了几万英镑过来,现在看来这个以前素未谋面的表弟过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得多了!真不明白这短短的两年他是如何做到的?要不是华莱士劝自己说欧洲快大战了,自己还可能一直留在英国吧!玛丽心里叹口气。

  “穆对我很好,没有穆就没有我!他救了我。最后他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们,只是这两年来我忙个不停,根本没时间会英国,现在好了,终于等到你们过来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我会让汤姆受到最好的教育,健康快乐的成长!”

  司徒南对玛丽说道,也是对自己说道。

  玛丽没有说什么,但她那动人的眼睛流露出感激。

  晚上真的想司徒南所说的吃大餐,鲜嫩的松果,香脆的羊排,新鲜的大龙虾,法国鹅肝,鱼子酱,等等,司徒南特意点了很多菜,让小汤姆兴奋得直叫,搞得一旁的玛丽有点不好意思。

  晚餐的时候,罗伯斯跑了过来,还好多一个能吃的罗伯斯,还有何文秀,和司徒南三个男人,不然靠玛丽和汤姆,这一桌子菜真的会剩一大堆了。

  席间,罗伯斯告诉司徒南,这段时间欧洲都差不多要乱了,两大阵营的国家不时地发出一些警告或者什么决议。这几天华尔街和伦敦的股市动荡不停,一些军火公司的股票生了不少。最后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油价又涨了不少!西方石油公司开始全力生产。

  由于欧洲不产油,所以大部分石油都是通过他们的殖民地生产的和美国进口的,所以一旦爆发战争,美国的石油企业就像收到了冲锋命令似的,毫不犹豫地扩大产能,扩大,扩大,在扩大,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将会旷日的持久,人类历史上从没发生这样惨烈的战争,像英法这样的工业强国都会面临物资紧缺的尴尬局面。

  玛丽听着罗伯斯和司徒南的对话,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在战争以前离开英国,虽然有皇家海军,英国本土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但战争总是引发平民的惊慌。玛丽同时有些惊讶,能讨论这些话题的人能量应该不小,玛丽对司徒南这个表亲的印象有了更深的体会了。

  用一顿美食,和一些玩具,司徒南轻易地“收买”了小汤姆的心,现在这个孩子对司徒南关系近了很多,甚至有些黏人了!可是被玛丽过来一个眼神,小汤姆就自觉地走开,不打扰司徒南工作了。

  欧洲的局势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隔海相望的美国商人望眼欲穿的事情终于发生了。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7月30日,俄国动员出兵援助塞尔维亚。8月1日,德国向俄国宣战,接着8月3日德国向法国宣战。8月4日,德国入侵中立国比利时,,英国向德国宣战。8月6日,奥匈帝国向俄国宣战,12日,英国向奥匈帝国宣战。从此人类史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了。战火从欧洲蔓延到亚非,33个国家先后被卷入其中。其中包括现在兴高采烈的美国暴发户商人组成的国家。

  在酒店连续待了差不多三个月,连住宿费都要上万美元了,要不是像司徒南这样的暴发户还真的挺有压力的。

  当听到战争打响的消息后,罗伯斯冲进司徒南的房间,把当时熟睡的司徒南从床上拉起来兴奋不已地吼道:“打了,真的打了!史东尼,我们发财了,真的发财了!”

  过了好一会儿,睡得迷迷糊糊的司徒南才想起来罗伯斯到底在说什么。

  “哦!太好了!叼他老母!”兴奋地司徒南突然冒出了一句国骂,可惜罗伯斯一时挺不清楚,但肯定不是英文。

  “罗伯斯,你真是个婊子养的,最好的婊子,带给我太好的消息了!”司徒抓住罗伯斯的肩膀语无伦次地说道,却被罗伯斯在肩膀上揍了一拳。这段时间,虽然表面上司徒南一副云淡风轻,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心里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今终于能够发泄出来了。

  “来把!该死的战争终于来了,欧洲人哭妈妈吧,让老子赚光你们的钱吧!”兴奋不已的司徒南有点竭斯底里的喊道。

  “该死的史东尼,你嘴里在喷狗屎啊?不过,那却是最香的狗屎了!”罗伯斯也被司徒南的疯狂感染,两个大男人像个小孩子一样欢乐地叫喊着。

  司徒南再也无心睡眠了!和罗伯斯两人在客厅里举杯痛饮。

  他们这样一闹,不仅他俩不用睡了,连玛丽也被吵醒了。她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间,看见两个男人在高兴地喝酒,还一边兴奋地说着什么!

  “史东尼,怎么啦?”玛丽问道。

  “哦,没什么。罗伯斯刚刚做成了一个大买卖,所以高兴。”司徒南应付道,战争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个好事,但对大部分来说却是灾难,他不想让她玛丽知道,免得心情不好。

  “回去睡吧!我们保证安静!”司徒南扯着沙哑的声音道。

  玛丽出来的时候,睡衣上面松开了了一个扣,露出一大片洁白的胸脯,鼓鼓的,深不可测,把前面的衣服撑得涨涨的,还有那修长的大腿,好一朵英伦玫瑰!

  喝了不少酒的司徒南有些蠢蠢欲动,他一时看待了,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也许被司徒南火辣的眼神刺激清醒了,玛丽慌了一下,脸红红的,而后嗔了一下,有点害羞地跑进了房间。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也阻挡了司徒南的视线。

  回头看看罗伯斯,他已经很没形象的摊在沙发上,手里的酒瓶掉在地上,酒精泻出了不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