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谁与争锋 > 第一百五十五章:敢应战否
  (今天第一更,求订阅,求自动订阅!)

  “交出梁丘锋!踏平终南山!”

  声浪滚滚,其中贯注真气,使得声音中蕴含一股威慑人心的力量。

  石阶路上,一众剑府弟子相顾骇然:很多人现在才知道,梁丘锋在破魔秘境中击杀了高北河!

  此事本该大快人心,多年以来,在荒洲,剑府饱受欺凌,诸多弟子早有怨言,只苦于实力不济,无法给予回击——想当初在孤山城的情况,便是如此。在城中,剑府弟子甚至都抬不起头来。

  而梁丘锋居然将高北河杀了,此消息简直不可思议。如果没有那数以千计的武者压境围山,众人估计都会立刻冲过来,把梁丘锋高高抛起,以表庆祝。

  但现在,他们却发现强敌压境,恰恰是因梁丘锋所起。刹那间,滋味很是复杂。

  一方面,剑府弟子对于梁丘锋强势崛起,击杀了高北河而倍感荣光。从此以后,他们可以走在外面,大声说剑府的新生代弟子,绝不是脓包;可另一方面,危机迫在眉睫,剑府覆亡在即,又是梁丘锋点起的导火线……

  那他究竟是英雄,而或罪人?

  有明白道理的弟子,他们很清楚三大宗门会攻剑府的真正目的,绝不是说什么“讨还公道”,只是打着这个幌子,要侵吞整个终南山罢了。

  利益,归根到底还是利益在作祟。

  如果这次梁丘锋没有击杀高北河,对方就找不到攻击的借口了吗?

  答案显然不是。

  昔日天都门派遣人手到终南山,释放黑蝗虫,酿成祸害,何曾找过什么理由来着?

  然而更多的弟子并没有想得这么深,在他们看来,眼前才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会心怀侥幸地想:假如梁丘锋没有杀高北河,诸多宗门现在便不会杀到终南山麓之下了。

  于是乎,梁丘锋的身边顿时空出一大圈来。同门们避之若虎,生怕会被沾染上霉气。

  人心向来叵测。

  张江山舔了舔舌头,并没有走,昂首挺胸,将巨大的肚腩凸出来,慨然道:“丘锋,我认为你杀得没错,我站在你这边。”

  “嘻,梁师弟不用担心,师姐支持你!”

  冷竹儿说道,笑盈盈站到梁丘锋身边。

  “还有我!”

  罗刚大踏步,竟也挺身而出。

  “算我一个。”

  说话者一身黑色剑装,乃是剑府卫队弟子杨天明。

  当初为禀告刘一手入侵之事,在剑府事务所中梁丘锋曾与杨天明发生过一点不愉快。不过后来向张行空汇报之际,梁丘锋特地隐瞒了下来,认为对方只是一时的态度问题,无需穷追不放。

  因此杨天明颇为感激,曾说过欠梁丘锋一个人情。

  如今大敌当前,他用实际行动,来还这个人情。

  紧接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断加入,迅速填补了空白。他们选择和梁丘锋站在一起,表示同仇敌忾,并肩抗战的决心。

  人心,有冷,亦有暖。

  梁丘锋内心最软的一处被轻轻触动:这就是他拒绝铁忠,选择留在终南山的一大原因。

  这一幕,同时被很多人看到,各有感触。

  张行空收之眼底,叹了口气,突然明白过来:在内外交困的困境之下,剑府之所以能支撑至今,并逐渐有了起色,最重要的,便是这一股团结精诚的心。

  此心在,剑府便不会散。

  若是在这个时候选择把梁丘锋交出去,剑府秉承千年的精神将顷刻间化为云烟,即使没有敌人入侵,剑府都会倒下。

  他长吸口气,轰然说道:“想踏平吾终南,尽管放马过来吧。”

  其修为达到气道九段,堪称剑府中实力最高的人,这一声吼,真气蓬发,居然把下面千人的叫嚣都给压了下来。

  站在他旁边的三师叔面色一变:“行空,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张行空瞥他一眼,淡然道:“若今日为了剑府,肆意牺牲弟子;那么他日之后,弟子们为了个人利益,更会放弃剑府。梁丘锋既为剑府弟子,他所做一切亦为剑府,现在,该轮到剑府为他做些什么了。”

  三师叔喝道:“你这是妇人之仁,若非剑府安危着想,便不能这么做。”

  “我才是府主!”

  张行空须发俱张,不怒自威:“祖师有训,做人得靠自己,他们要战,便战吧,我们就要用这一战正名:剑府不可欺!”

  下方,云墨江忿然道:“张行空,你真要战?”

  三大宗门觊觎终南山久矣,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动最后一战,只是为了温水煮青蛙,逐步削弱剑府的实力,然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