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魔尊总是不在线 > 第一百六十五回 你不是瑶儿
  哪知这说曹操还曹操便到了,一名手下便走了进来,“帮主,外边有一名男子要见你,并且还说此事事关重大。”

  听闻此言夜冥风不由得眉头紧蹙,“可否问了是谁?”

  “不知是谁,只说是帮主您信得过的人。”手下便道。

  夜冥风的脸上却是扬起了一抹笑容便道:“本帮主倒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介绍自己的,那便让他进来罢。”

  夜冥风看向了夜思明道:“夜色深了,快些睡下罢。”

  “哦。”

  既然夜冥风知晓方才那名女子并非是自己的母后,那夜思明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于是便睡下了。

  夜冥风向大堂之中走了来,便看向了自己眼前的男子,不由得眉头紧蹙,“请问你是……”

  严青看到自家尊上有些不敢吭声,夜冥风只得随他,让众人离去,严青立即下跪道:“尊上!微臣名唤严青,你现在历劫自然不知晓微臣的名字,虽然微臣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侍卫,但微臣却一直陪伴在尊上的身边,几乎形影不离。

  在陛下出事之前便要微臣继续守护着尊上。”

  出事?夜冥风的心中早就有一种感觉,那便是莫瑶定是出事了,“现在瑶儿在何处?”

  “只因陨石坠落之时突然之间幻化成了一名魔女,到了魔界之中之时幻化成了陛下的模样,将陛下打伤,如今被那魔女击得灵魂飘散,还是微臣封锁了她的穴道,才给她一丝气息。”

  听闻严青所言,夜冥风几乎本能地心中信任他,心里也是跟着一紧,“只可惜你还是来迟了一步,那个魔女已经就在此处了,若是想要去见瑶儿,只得待明日。”

  严青听闻此言,着实地令他捏一把汗,他唯恐被那魔女抢占了先机,哪知还是让她先到了,不过好在夜冥风并未听信那魔女所言,否则就会不了得。

  “现在便按照本帮主的计划,你,严青装作明日才过来之时,而本帮主……”

  夜冥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所有的一切只得掌控在他手中,便不会落入把柄,只是严青正在寻思着,是否应该唤冰脸婆婆来助阵?毕竟在曾经,夜冥风还是神帝之时,冰脸婆婆可是他的亲生母亲。

  待夜冥风睡下后,严青便去了魔界之中,此刻便是冰脸婆婆为整个魔界做主,待瞧见严青来了之时,不由得眉头紧皱,“严青,你怎么这个时候便上来?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凡界还是子时。”

  “微臣是在想,可否由冰脸婆婆助尊上一把,毕竟现在他如今还是凡人。”严青心中十分担忧道。

  冰脸婆婆只是道:“灵儿若当真是遇到了困难,我自然会助他一把,我自然知晓你为尊上担忧,但此刻光为尊上担忧也无用,毕竟这一世并非像前面九世那般如此废柴,这还倒多亏了尔等陛下,否则尔等尊上这一关便极其难过了。”

  既然冰脸婆婆如此所言,那么其他的人自然也无话可说,不由得眉头紧皱,“严青,待灵儿要求去洞中之时,可要跟我打个招呼,毕竟前世的事情,他没有一丝记忆,全靠本能。”

  “喏。”严青应道。

  在假冒莫瑶的云碧在原本属于莫瑶的房中踱步走来走去,怎得今夜夜冥风却还没有归来?难不成他想独寝或是,跟着那个孩子一同睡?若当真是如此的话,那她的计划唯恐要被粉碎了。

  心中各种不爽,云碧原本就是十亿年前的时候,因为坏了神界规矩,神帝邀请五位神女一齐将其封印在水晶之中的,特别是雪花神女,她心中十分憎恶云碧生了一张与她一模一样的脸,因此便将其给封印起来,再借助神帝之力,将云碧关进了那块水晶里,随后用着自己的法术做成了一颗陨石。

  并且早就通知了四海八荒之人,切莫动这颗陨石,哪知十亿年以后,便会突然之间出现了这样的幺蛾子,此刻五位神女之力已经很薄弱,不得与十亿年前相比,夜冥风更是,如今他现在是凡人虽说身上有法术,但那也是莫瑶将其给唤醒的,原以为夜冥风这一身的法术在凡界毫无用处,但没曾想如今却有了一番作用。

  凡界辰时,夜冥风便在大堂之上,就在此刻手下便道:“帮主,方才来了一名约四五十岁的妇人,听闻是帮主的熟人。”

  夜冥风突然之间想起了是谁,便道:“让其进来。”

  夜冥风左侧坐着的便是夜思明,右侧坐着的是云碧,云碧自然不知晓这个妇人,因此在瞧见这个穿着十分隐秘的妇人之时,第一反应便是她究竟是何人?

  夜冥风冷声道:“赐坐!”

  于是手下便立即赐坐,但却无人知晓这妇人的身份。

  之前那场劫法场,只因莫瑶有了别的事情,所以不得来此,因此计划有变,夜冥风便派了人午时之时便去劫法场,一旦劫法场成功了以后,很快便离开,于是众人便来到了一家客栈与夜冥风会和。

  “好了,一会儿我等将很快被暴露,因此,我等只得分开离开,”随后夜冥风便将自己的眼神转向了洛云道:“洛云,你快去寻一些衣服过来,为她换上。”

  “是。”洛云应了一声立即便离开。

  待这位妇人伪装好了后,便迅速离开,中途并未停留半分,待到了无人的地方之时,妇人便询问道:“你便是风月国皇子?”

  “是,你便是那个曾经那个南郡王府中的那个嬷嬷?”夜冥风不由得眉头紧蹙道。

  “是,老妇原本是风月国的一名宫女,风月国被灭了以后,奴婢便带着你一路离开,结果在中途遭到了云土国抢婴孩,到了最后却不知去往了何处,直到到了南郡王王府中当差之时,奴婢这才发现南郡王手中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婴儿。

  之前奴婢并未发现,直到将你弃在了河边之时,奴婢这才发现你的后背之上,有一个很大的胎记,奴婢便知晓,你便是那风月国的皇子。”妇人道。

  夜冥风道:“只可惜如今你跟我等在一处已不安全了,本帮主只将你送到此处,望后会有期。”

  说罢便离开了。

  哪知数日之后,再度瞧见这妇人居然会是在风瑶派,并且伪装得如此之好。

  “本帮主倒是从未想过,您居然会亲自来至于此。”

  对于这妇人,夜冥风的心中却是表示感激的,虽说她并未寻到他。

  这妇人名唤祝麒麟,后来成为了风月国宫女后,便直接将姓给隐去了,昔日进云土国之时,目的便只有一个,那便是能够复国,就算不得复国,她也要为风月国的人们报仇,但光凭她一人力量实在是太小。

  昔日好不容易寻到了昔日的皇子,她自然是寻到他的,哪知却早已不见人影,心中甚是焦急,于是便不怕得罪了整个云土国,便去寻他,甚至是张贴了告示,因此这才有后来的江湖传闻。

  也正是因为这个传闻便引来了杀身之祸,哪知今日她寻来之时却听闻昔日的皇子如今已经成了江湖当中的帮主,心中虽然有些欣慰,但她心中想的便是如何能够回风月国。

  因此麒麟这才将自己来至于此的本意所说了一遍,众人这才心中十分吃惊,“原来,帮主真是风月国皇子?”

  夜冥风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弧线,“不管是还是不是,都已是过去的事情,本帮主不想管这些事情,洛云。”

  洛云立即道:“帮主。”

  “将其好好安置罢。”夜冥风冷声道。

  “是。”洛云应道。

  “可是帮主……”

  夜冥风立即打断麒麟,“今日状况有些紧急,本帮主还有别的事情,所以此事还得容后再议。”夜冥风边暗示提醒麒麟边道。

  麒麟自然看出夜冥风一些细节,因此也便适可而止,夜冥风之所以这么做,那便是他不希望云碧知晓一些事情,有些事情让她知晓得越多,对整个江湖越不利。

  “请随我来罢。”洛云道。

  麒麟只得随洛云而去。

  就在此刻严青便走了过来,他只是示意一下门前手下,手下立即上报:“帮主,外边有一人来寻你。”

  “哦?可否知晓是什么人?”夜冥风阴冷询问道。

  “此人尚未报名,不知是何人。”手下回答道。

  这便是夜冥风与严青二人一同联手上演的好戏,那便是望此女的狐狸尾巴给露出来,所以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女子道:“瑶儿,可否同本帮主前去看看究竟是何人?”

  这云碧简直便是名唤妲己的狐狸精所变,但她的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只因夜冥风并非是商纣王,云碧笑着道:“既然帮主想要去瞧,那我自然会前去。”

  云碧与莫瑶笑起来是非常不一样的,云碧笑起来之时非常的狐媚,旁人看起来自然看不出有多少异同,但夜冥风却一眼便能够瞧得出来,于是二人便一唱一和地走出了风瑶派去迎接严青。

  “在下为何人?”夜冥风冷声道。

  严青一瞧见云碧,立即将其杀了过来,夜冥风立即挡住了他,“住手!为何要杀她?”

  “尊上,您忘了,微臣可是您最信得过的人,她根本就不是夫人,她是假的!”

  严青的话刚落音便被夜冥风给打断了,“住口!在风瑶派前,居然敢如此辱骂帮主夫人该当何罪?”

  “尊上!”严青不由得眉头紧蹙。

  夜冥风看向了云碧,眼底含着宠溺,随后便道:“瑶儿,你该如何对待此人?”

  云碧淡笑道:“自然是该受车裂之刑。”

  夜冥风冷声道:“来人!将其五马分尸!”

  “喏!”

  说罢便当真将严青拉着离开,“尊上!”

  当然夜冥风一早便已经全部部署安排了,为了作戏逼真,于是便让云碧到了风瑶派前门的城墙前,看众人是如何“五马分尸”严青的,其实被真正“五马分尸”之人是昨夜众人抓住的细作,那便是为了风瑶派手中所谓的武林秘笈而来。

  此人若是光明正大地过来倒也罢了,如此偷偷摸摸,这是讲的是什么江湖道义?并且在大牢之中,不管如何询问,也问不出上边的人究竟是谁,既然如此,那便只得将其当成替身罢。

  并且他那身形都跟严青十分相似,就算是将其车裂,也足够可以将其混淆。

  其死状十分惨烈,地面均是鲜血,身首异处,若是莫瑶的话,定是不忍心的,但云碧却不然,就好似在欣赏艺术品一般,光是这一点儿,夜冥风已经是十分确认此女是如何的狠辣。

  回至屋中,夜冥风原本写在中途的请柬却又停了下来,“看来本帮主的婚事需要推迟了。”

  云碧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为何?”

  夜冥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道:“若是如期举行的话,那本帮主究竟是跟谁成亲?你说是也不是?”

  夜冥风从自己的位子上起身,随后便一点一点地逼近云碧,云碧也跟着一点一点地往后退,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帮主,你这是为何?”

  “为何?一,瑶儿从不唤本帮主为帮主,而是直接唤名字;二,便是本帮主的瑶儿从来都是善良之人,她从不会随意伤及旁人性命,更何况还是车裂如此残忍的手段;三,哼!那便是你的笑,还当真像条狐狸精。

  严青!”夜冥风冷声唤严青的名字。

  还未待云碧回过神,严青立即从天而降直接用一把长剑直插入腹,鲜血喷射而出,“啊!”口中立即喷血而出,“神帝,十亿年了,为何你还是无法忘掉那个贱人?”说罢便应声倒地。

  严青原本要封印她,但却被夜冥风阻止了,“不用,她跟别的魔不一样,就算将其封印了,也无济于事,只得更是增强她的魔力。”

  严青不由得心中一紧,“那该如何是好?”

  夜冥风立即用自己的法术试图将其冰封起来,此刻为了用上法术,他几乎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汗珠都沁了出来,严青看到了夜冥风这般,心中有些不忍,“尊上。”

  曾经为神帝或是为魔之时,他并不觉得费力,但此刻瞧见夜冥风如此费力,严青唯恐他承受不住。

  水晶冰块已砌成,好歹也能封印她一段时日,夜冥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般封印,只能封印一阵子,洛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