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第231章 气得当场挂掉
  布桐饿坏了,喝了两碗汤,又吃了一大份的饭菜,才放下了筷子。

  吴妈见女孩心情不错的样子,虽说没有起床,但是安安静静地在坐床上看书,便没有再多打扰她,下楼准备晚餐去了。

  等她忙活了一阵子,从厨房里出来,刚巧碰见走下楼的夏医生。

  “夏医生,你来得正好,你刚刚去哪了?我还想问你,太太找你什么事呢。”吴妈一边往围裙上擦着手一边走了过去。

  夏医生也没隐瞒,“没什么事,太太让我去买了点药,这不,刚送上去给她服下。”

  吴妈立刻紧张了起来,“什么药啊?太太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没事,你别紧张,避孕药而已。”

  “你说什么?避孕药?还而已?”吴妈恐慌地咽了咽口水,压低嗓音道,“你怎么能随便给太太吃这种药呢?”

  夏医生一脸疑惑,“是太太吩咐的,怎么?她不能吃吗?”

  “也不是不能吃,而是......”吴妈叹了口气,“我也说不清楚,你亲眼看着太太吃下去了吗?”

  夏医生点点头,“是啊,我给她倒的水。”

  “这下完了,想拦也拦不住,算了,你先去忙吧,我上楼看看。”

  吴妈上楼,敲了敲主卧的门,见没人回应,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女孩手里还拿着那本书,歪着脑袋直接靠在床头睡着了。

  “太太?太太?”吴妈走上前,轻轻叫醒了她,“坐着睡不舒服,躺下来睡吧。”

  “唔......”布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很快又重新闭上,躺下身来,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吴妈帮她盖好被子,转身在一旁的垃圾桶里翻了翻,果然看见了避孕药的包装盒。

  她拿着盒子,越想越觉得不安,悄悄放在了口袋里,轻声走出了主卧。

  ......

  布桐一觉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

  一睁眼,便看见江择一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里盯着她看,吓得一个激灵坐起了身。

  “江择一,你想吓死我?”

  江择一翻了个白眼,“放心,你就算死,也一定不是被我吓死,而是被厉景琛折磨死的。”

  “你少咒我,厉景琛没你想的那么无情。”

  江择一幽幽地开口道,“不知道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楚牧听见你说这种话,会不会气得当场挂掉......”

  “你说什么?”布桐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楚牧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因为被厉景琛打的?”

  “嗯。”

  “怎么可能呢!”布桐激动地抬高了嗓音,“厉景琛下手是狠了一些,但楚牧好歹是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严重!”

  江择一摊摊手,“这你就要问楚牧了,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他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做过换心手术,哪里经得起厉景琛这么一顿揍。”

  “楚牧换过心脏?”布桐的心彻底慌了,“那他现在怎么样?脱离危险了吗?”

  “诗爷还没给我打电话,应该还没有吧。”

  布桐掀开被子,再也顾不了身上的酸痛,起床走向衣帽间,“我去换衣服,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

  布桐在医院,一待就是一晚上,等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星月湾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

  别墅内灯火通明,却是一片静谧。

  布桐换上拖鞋,脱掉外套,朝里走去。

  经过客厅,闻到了一股很浓的香烟味。

  布桐停下脚步,转头望向了沙发的方向。

  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烟,不疾不徐地抽着。

  面前的茶几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红酒瓶,一看就是喝了不少酒。

  布桐皱了皱眉,收回了视线,迈开腿往楼上走去。

  “舍得回来了?”男人讥诮的声音缓缓传来。

  布桐重新停下了脚步,静静站着没有动。

  耳边传来男人略显踉跄的脚步声,夹杂着烟味的纯男性荷尔蒙气息靠近,她的肩膀很快被握住,强行转了过去。

  厉景琛看着女孩红肿的双眼,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哭过?为楚牧?”

  布桐掀起眼皮望向他,眼底满是疲惫的沉静,好似再也提不起精神跟他争执,“你手眼通天,不可能不知道楚牧的情况很严重吧?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到现在他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着,不知道能不能醒来......所以厉景琛,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吃没由来的酸醋,跟我清算我为他哭过,是吗?”

  男人的薄唇渐渐紧抿成了一条直线,眼底是一片清明,丝毫没有半点醉意,“我不知道他有心脏病。”

  布桐点点头,“是,你没错,他没错,你们都是无辜的,一切都怪我,是我红颜祸水,害他躺在医院,害你差点成为杀人犯,可以了吗?”

  “布桐,你别这样......”男人蹙眉看着她。

  布桐缓缓推开了他的手,眼睛又红了起来,很快蓄满了泪水,“厉景琛,我很喜欢你,也很庆幸你也一样在喜欢着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楚牧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可能真的没有办法走下去了......

  这件事情其实也怪我,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清楚,我对楚牧不一样的原因,因为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楚牧从来没有掩饰过对我的喜欢,一度也疯狂地追求过我,可是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他的表白,因为我对他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至于你说的,我对楚牧跟对别的绯闻男友不一样,我承认,那是因为我拿他当很好很重要的朋友,不想因为绯闻导致我们疏远,因为我每次看见他,都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可是那种感觉,绝对不是爱情。

  我一看见他,就会觉得很悲伤很难过,从第一次见到他就是这样了,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跟他长期相处,甚至会想要离他远远的,你说,我怎么可能跟他发生点什么呢?”

  男人自责又心疼地看着她,深邃的眼底流淌着暗色,哑声道,“布桐,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