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知北游 > 第十八册 第四章 各有巧妙不同
  度、公子樱、无颜先后出现在庭院内。

  “哦哟,好痛!”无颜捂着屁股,睁开眼,神色茫然:“生了什么?臭小子,你没事吧?千万别告诉我进入了黄泉天。”

  “此地是菩提院的外院,无颜你已顺利登顶,进入蓬门。”公子樱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无颜呆了呆,我扶起他,心中涌上一阵患难与共的暖意:“我们做到了。”

  无颜指着我大笑数声,旋即愁眉苦脸地嚷道:“这下完了,我家老头子事后定要找我算帐。”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干脆以后你跟着我混吧,咱们兄弟一起打拼。”听到此话,楚度和公子樱的神情显得不太自然。

  无颜默然有顷,婉拒道:“我懒散惯了,一心只问***,无意争斗。”

  我冷笑:“你自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却怎知身后未尝不是万丈悬崖?”

  无颜只是苦笑摇头:“所以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我无奈地道:“你不也一样登顶天梯了么?”

  公子樱目光一瞥楚度,轻描淡写地道,“说起来,林兄还要感谢魔主,要不是他出手相助,你哪有背水一战的勇气呢?”

  楚度木然而立:“樱掌门弹奏的琵琶更为精彩吧。”

  我心知肚明,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公子樱以琵琶音破开楚度气场,决不是好心帮我。一旦我就此逃脱,心中必然留下挫折的阴影,从而影响道法进境。侥幸偷生后。再也难以越公子樱这样的绝世高手。此外,留下我的命既可威胁楚度,还能从我嘴里骗出老太婆师父地隐秘,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无颜东张西望,奇道:“既然是菩提外院,怎么一个人也看不到?”

  庭院空寂。鸟语花香,我的灵犀脉隐隐察觉到了许多细微的波动。用镜瞳秘道术观望,视野中清气氤氲,似是被布下了高深的法术禁制,阻挡住我的窥视。

  公子樱微微一笑:“诸位菩提院长老已在此处了。”

  楚度长袖一拂,声势如潮,淡淡地道:“出来!”庞大的气势横扫之下,整个庭院像被揭开了一层迷雾地面纱。浮现出幢幢人影。碧绿的古松旁,有鹤童颜的古朴老者正在奕棋;莹白的石头上,飘然出尘的道者盘膝端坐,吞吐露珠;花丛间飞舞嬉戏的蝴蝶,变成了宫装广袖的女子;枝头鸣叫的蝉鸟,原来是诵卷论道地童子,红润娇嫩的脸上透着古怪的沧桑······。的长老悠然自得。各行其是,全然不理会我们。

  我低叹一声,这就是“空”和“知微”的差距。哪怕菩提院的法术隐藏得再玄妙,也逃不过楚度、公子樱明察秋毫的感知。

  “恭喜四位当世翘楚登越天梯,光临菩提院。妾身黄鹂。司职菩提院总执事。”庭院地梧桐木平台上,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女子身影,她麻衣荆冠,身形窈窕,风姿优雅,雪白如霜的长一直垂落到脚踝。无论怎么细瞧她,都只得一个隐约的轮廓。

  “侥幸而已,当不得什么翘楚。黄鹂长老谬赞了。”无颜抖袖、振衣,彬彬有礼地一欠身。看得我直翻白眼,这小子刚才还一副半死不活的倦怠模样,转眼间摆出了潇洒温文地贵公子风度。

  黄鹂道:“无颜公子太客气了,罗浮天梯险恶重重,岂是碰运气可以登顶的?能在莲花会上连闯两关,进入菩提院外院的,莲华会史上不过寥寥百人,无不是当时豪雄,一方宗匠。

  她款款走下平台。续道:“四位中,魔主权掌魔刹天,号令千万妖众,被誉为北境第一高手。樱掌门执清虚天之牛耳,拥者云集,广得人心,法术造诣比起魔主也不遑多让。无颜公子天纵奇才,文武双全,琴棋无一不精,天赋的读心术举世无双,日后必然领袖罗生天。林飞公子更是近年来最惊才绝羡、炙手可热的少年英雄,飘香盛会一战成名,勇闯葬花渊、罗生天比试夺亲,道法会上连败数位掌门,自创一门独特奥妙的法术······。

  “黄长老说得天花乱坠,在下听得汗流浃背。我林飞孑然一身,无权无势,比起他们三位差远了。”我赶紧打断黄鹂的吹捧,她看似盛赞我们,其实巧妙挑动我们的攀比好胜之心。

  黄鹂悠然道:“林公子又怎是孤家寡人?碧落赋地甘仙子、脉经海殿的海武神、魔刹天的海龙王、鸠丹媚,再加上无颜公子,皆是你的知交好友。来日成为一方雄主也未可知。”

  楚度面色微变,道:“黄长老,最后的第三关何时可以开始?”

  黄鹂道:“只要各位能在六个时辰内,从这里进入菩提内院,便算闯过第三关了。”

  楚度目光一扫庭院内的近百名长老,道:“莫非要我等与众长老一较高下,击败他们才能进入内院?”

  黄鹂轻笑一声:“菩提院可不是打打杀杀的地方。诸位只需查找通往内院的路,长老们决不会动手阻拦。”

  “就这么简单?”我微微一愕,信步在庭院里走了一圈,忽然觉察出异样。这里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

  无论我走多远,脚下的地面也会跟着一起延伸,永远没有边际。整个庭院就像是随着水涨而不断升高的船,把我们死死困在这里,根本就看不见什么菩提内院。

  出入口到底在哪里?蓬门消失后,这座庭院似乎变成了汪洋中与世隔绝地孤岛。我潜心思索,既然那些长老不会理会我们,那么从外院进入内院的通道必然另藏蹊跷。不是迷宫之类的阵法便是布下了重重法术禁制。

  “我在内院恭候各位大驾。”黄鹂地身影越来越稀薄,化成了一缕淡淡的白烟,袅袅消散。

  楚度和公子樱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惊异之色。黄鹂堂而皇之地消失在眼前,连他们也看不出其中的玄虚。

  “吉祥天的术法果然神妙,难怪千

  北境始终在他们的掌控下。”公子樱凝神注视着四老。

  楚度颔不语。这两人都有一统北境地野心,吉祥天越是高深莫测,他们便越是忌惮。

  公子樱有意无意地道:“听说楚兄精通各门各派法术,对吉祥天的法术同样造诣颇深?”

  楚度目光灼灼:“昔日楚某周游天下时,曾经斩杀过几个吉祥天天刑宫的长老,在楚某的搜魂炼神**的拷逼下,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惜的是。楚某对碧落赋的秘道术了解甚少。”

  公子樱洒然一笑:“本门的精妙心法别有修炼之道,楚兄就算抓到几个碧落赋地弟子拷问,怕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

  双方一来一往,言辞中暗流汹涌,既有试探,也含威慑。此时此地,我们虽然都为闯关而来。然而四人立场大不相同,勾心斗角在所难免。

  无颜忽然道:“刚才的黄鹂长老应该不是她本人,更像法术造拟出来的千里传影。”眼。

  “千里传影?”公子樱蹙眉道:“无颜兄的意思是我们所见的黄鹂长老并非真实的血肉躯体?”

  迎向我好奇的目光,无颜笑了笑:“先前我曾用读心术悄悄窥探黄长老。谁料对方地心思竟然一片空白。除非她是死人或者幻像,否则心中怎会毫无波动?记得古籍《混沌万象志》记载,远古时有一门异术名曰千里传影,人在千里之外,可在别处投下自己的身影,言行举止与本人无异。据传那位创出千里传影的高手,后来归隐于吉祥天。我猜黄长老多半就是使用这项法术了。”

  公子樱长叹一声:“亿万年来,吉祥天不知吸纳了多少宗师巨匠。保留了多少秘法奥术。”

  我重重一拍无颜:“你倒是龌龊,居然偷窥美女芳心!”心中佩服不已,论起博闻广记,无颜算是北境第一高手了。什么《混沌万象志》、《北境搜异》之类的古籍背得滚瓜烂熟,如数家珍。

  无颜一摊双手:“第三关乃是进入内院,我本想从黄鹂心中探出其中的窍要,可惜没得逞。”

  “那么从他们身上下手······?”我眼光投向吉祥天地众长老,无颜微微摇头:“这些人个个法力深湛,读心术只能察觉他们情绪上的些许波动。小子,还是别动歪脑筋了。凭真本事找到内院才是正道。”

  我哭笑不得,先动歪脑筋的人好像是你吧。

  公子樱展颜一笑:“这第三关倒是有趣,也不知我们四人之中谁先找到内院。”洒然走开,在庭院中悠闲散步,时而赏花低吟,时而观人下棋,全然看不出闯关的迹象。

  楚度静静地站在庭院中心,一言不,负手望天,似是已经神游物外。

  无颜干脆躺在花丛中,嘴里一边嚼着草芯,一边对着几个秀美的女长老摇头晃脑,评头论足。

  四人中,反倒显得我最勤奋卖力,几乎要挖地三尺,逐寸敲打察探。只是我对法术禁制一窍不通,忙活了半天,始终摸不着半点头绪。正渐渐心焦,蓦然听到楚度一声响彻云霄的清啸。

  扭头望去,楚度所在处,已是空空荡荡,就像是融入大海的一滴水珠,庭院中再也望不见他的身影。

  他竟是找到了出口,率先闯出了菩提外院!

  然而楚度至始至终,一直静立出神,根本就没有挪动过脚步。

  略一沉吟,我恍然大悟。楚度应该是以无上法力,将自己彻底融入这座庭院,成为其中地一部分,从而破悉了出入口的奥妙,得以顺利闯关。这法子虽说简单,但除非我拥有楚度那样强的法力,不然难以效仿。

  “叮叮咚咚”琵琶声犹如雨打芭蕉,珠落玉盘,最终如一只羽鹤绕着一棵古松四周翩然飞舞,碧绿的松针随着乐声簌簌抖动,浑融成一曲天籁。公子樱会心一笑,缓步走到古松下,手掌轻拍树干,忽轻忽重,忽急忽缓,奇异的节奏与松涛天籁巧妙无间,宛若一体。

  “噗”的一声,一颗结实的松子从树梢掉下,落到他的掌心时,奇迹般地变成了一张淡褐色的绢丝卷轴。

  摊开后,绢丝上赫然写着:“宝剑未出匣时如何?”

  公子樱闭目沉思片刻,手指划动,写下:“在匣内。”三个字。

  丝绢倏然变大,腾空而起,犹如一朵云般载起公子樱,向上空飞去。一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得一头雾水,继楚度之后,公子樱也成功离开了菩提外院,只是他的法子过于离奇,我完全琢磨不透。

  半个时辰后,无颜欣然向我道别。

  “小子,我要离开了。”无颜手里捻着一朵娇艳地金黄雏菊,在鼻尖深深一嗅:“你找到你的出口了吗?”

  ”你现通向内院的路了?”我心中大喜,搂住他的肩膀,亲热地道:“咱们还分什么你我?你找到出口的话,我当然和你一起走。”

  无颜摇摇头,道:“你还没有明白吗?这最后一关,并非简单地破除阵法禁制寻找出口,而是考量我们心中的‘道’。我的出口并非你的出口,怎么带你离开?”

  “考量心中的道?”我呆了呆,似乎有些明白了。

  无颜点点头:“你仔细看我是怎样出去的。”走到对弈的两名长老当中,伸出手,将棋盘上的黑、白子一颗接着一颗,依次放回棋钵。

  奇怪的是,两名下棋的长老既不出声,也没有动手阻止,他们神态平静,眼睁睁地瞧着无颜中断他们的棋局,脸上没有丝毫不愉,反而浮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棋秤上的子越来越少。当无颜将最后一颗黑子放入棋钵时,一阵清风吹过,无颜像是被风带走了,空中只留下一朵缓缓飘落的雏菊。

  “原来各人有各人的出口!”犹如瑚醍灌顶,我恍然大悟。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