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第一女仙 > 256.第256章 跟踪
  将意识从古镯空间中退出后,沈玉萱就注意到了洛慎风的沉默,带帽的黑袍将他脸上的表情全部遮挡下来,让人完全看不到一点表情。

  这个时候,小二已经送上了沈玉萱点的菜肴和灵酒,在小二离开后,沈玉萱这才低声地向洛慎风举杯道:“洛道友,辛苦了!”

  “沈道友你太客气了,我不过是做了一些小事罢了。”洛慎风不敢居功,虽然他弄来这些资料也十分不易,费了很大的精神,但是比起沈玉萱用那么珍贵的丹药救好他唯一的儿子洛辰,这些辛苦根本不算什么!

  “看你风尘仆仆的样子,先吃点东西吧!”洛慎风说话的时候,不经意一个侧脸让沈玉萱看到了他干裂发白的嘴唇,和满脸疲惫的神情,再加上极为嘶哑的声音,无一不显示着他的辛苦。

  若是不知道洛家的情况,沈玉萱还会以为洛慎风这般是为了向自己邀功的,但是知晓洛家平时的食物都是普通的食物和水,再看到洛慎风这幅模样,她就知道他在苍剑宗门派坊市中应该是等她等了好久了。

  当然不止说今天接头的等待,恐怕这些日子为了搜集这些北姜城贺家的信息,和找个安全的时间和地点和她接头,他恐怕也下了不少功夫。

  “谢谢!”多说了几个字,洛慎风的声音就越加嘶哑,为了安全,他在苍剑宗门派坊市足足待了三天三夜,说舍不得花费灵石,这三天中他都是露天渡过的,饿了渴了就食用自己准备的干粮和水,不仅要遭遇风吹日晒,还要戒备来来往往的行人,让他十分地疲惫。

  曾经,洛家最尴尬难堪、落魄、穷困的家都让沈玉萱看到了,洛慎风也并不在沈玉萱面前伪装故作,当下将手中酒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就立刻拿起碗筷开始大口地吃吃喝喝起来。

  正当洛慎风在快速地吃喝的时候,正端着一杯灵茶轻嘬的沈玉萱却猛然抬眸向着一个方向,那个方向的人影注意到了沈玉萱凌厉的目光,下意识地去躲藏,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沈玉萱望向那个方向的时候,感应到她动作的洛慎风也望了过去,只是他望过去的时候脸色却蓦然大变,将手中的筷子“砰”一声丢在了桌子上,作势就要向沈玉萱跪下,却被她摆手制止了。

  制止洛慎风的下跪的时候,沈玉萱也向着那个方向的人影招了招手,将自己都藏在带帽黑袍中的人知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索性也不再躲藏,快步朝着沈玉萱和洛慎风所在的一桌走了过来。

  洛慎风满面尴尬地望着一袭黑袍掩着身形的来者,别人或许发现不了,但是他就算是看不清来人的外貌,也已经知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洛辰!

  亏他还说自己没有人跟踪,一切都很安全,这会他在享用沈玉萱为他提供的吃吃喝喝的时候,他的儿子却跟着他来了!让他觉得原先咽下的美味食物都食之无味了,只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洛辰来到桌边的时候,要向沈玉萱福身行礼却被她拦了下去,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他在桌旁坐下。

  苍剑宗门派坊市的夜晚热闹非凡,沈玉萱所在的这家酒楼也是生意火爆,不断有修士出出进进,其中以一身带帽黑袍遮颜的人不在少数,是以洛慎风和洛辰的出现,除了客栈的几个小二注意到外,其余人都未察觉到。

  那些小二即使注意到了,这种事情在酒楼发生地多了去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根本不会去打探客人的隐私。

  从最初的尴尬稍稍平静下了后,洛慎风便板着一张脸质问道洛辰,努力忽略洛辰那一张疲惫异常的脸带来的心疼感:“你跟着我做什么?”

  比起洛慎风,洛辰的状态更差,面色干黄干黄的,嘴唇干裂地都裂了纵横的血口子,满面风霜地像个四五十岁的老头,看到这里,沈玉萱已然知道或许洛辰跟踪洛慎风可不是一日两日了,要不然也不会将自己一个少年弄成这般模样!

  对着沈玉萱,洛辰愧疚地微微垂眸低声道:“父亲,您这些日子总是神神秘秘的……孩儿只是想看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说完这一句,洛辰又突然站起向沈玉萱抱拳抱歉道:“沈前辈,对不起,我实在不知父亲他是帮你做事的……”

  洛辰没有多说什么,洛慎风的脸却再次尴尬地红了,这些日子他的行动是很神秘,兴许是妻子和儿子都不知晓自己在外面做些什么,所以儿子才自作主张跟踪自己吧!

  这个时候,沈玉萱已然知晓,洛辰对她让洛慎风做的事应当全不知晓,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跟踪着洛慎风跟到了今日。

  原来因为行踪泄露的不悦徒然消散,沈玉萱反而看开了许多,对付贺成弘暂时是一个长期计划,洛慎风这个人暂时是要用的,既然他的儿子洛辰已经知晓了洛慎风是在为自己做事的,索性不如将洛辰也拉进来,他们父子一起和自己合作,自己对他们的掌控也会增加,这样以来可靠性也高了许多。

  这个洛辰虽然年纪轻轻,但也是因为年轻敢为却比洛慎风这个父亲还有魄力,沈玉萱很看好他,如果能用得好的话,将来或许还能堪大用也说不定……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暂时还是先将他拉上来再说,心中做了决定,所以沈玉萱就决定和洛辰不必拐弯抹角地直接道:“洛辰,洛道友他最近之所以神神秘秘,是因为他在帮我办一件事情……”

  话沈玉萱也不多说,省得意图太明显,反而让洛慎风顾忌多多,猜疑自己的用心误了事情。

  洛辰早就看出这一点,但是沈玉萱能在他面前这么直接的明言,让他对沈玉萱的好感更多了一些,更加确定洛慎风是光明磊落地在帮沈玉萱做事,而不是他和母亲猜测地在外面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是的,洛辰和洛夫人从来不觉得洛慎风是在外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而是觉得可能为了生活在做什么极度危险的事情,而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担心。

  可是越是不知晓洛慎风在外面做什么事情,洛辰就越是担忧,心中越是容易胡乱猜测就生怕洛慎风出事。

  看到沈玉萱这么不避讳地和洛辰明言,洛慎风的脸色当下就变得凝重了起来,似要一番深思熟虑,当时他没有告诉洛辰自己的行动,一是因为他和沈玉萱的约定,这件事情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第二点是因为这件事有着一定的危险,他不愿意洛辰掺和进去,他是自己的独子可不能出什么事。

  可是,现在洛辰已经知晓了他帮沈玉萱做事的事实,就已经介入进来了,只是洛辰没有知晓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想完全脱身而退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凭着儿子执着敢为的性子,知晓了这件事情却不让他插手却是有些困难的!

  让儿子和自己一起帮助沈玉萱做事,这个方法可行吗?看沈玉萱对儿子的反应,似乎也是十分看中儿子的能力的,可是……

  沈玉萱知晓洛慎风的思量,也知晓洛辰在他心目中的重量,愿意给他一定的思考空间。

  正在沈玉萱慢悠悠地品着一杯灵酒,洛慎风、洛辰父子二人各有各思虑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远的几张桌子上来了一批身着青衫的修士。

  这些修士身上的青衫一般无二,看起来二十多人是一个门派的弟子。

  在这些青衫修士坐下后,小二正在为众人添上灵茶还未上来点菜的时候,便有距离沈玉萱最近的那一桌上的一个圆脸鼠目的男修向着他身旁的一个男修笑眯眯地举杯恭贺道:“刘师兄,恭喜你获得了进入遗仙秘境的资格,我以茶代酒,敬你这一杯,祝你能在遗仙秘境中获得大仙缘!”

  那个刘师兄正好是背对着沈玉萱的,沈玉萱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是听到了那个刘师兄的声音有掩饰不住兴奋:“多谢赵师弟!来,我们干了!”

  正在等着众人点菜的那个小二听到这里,眼珠子机灵地一转,便双手抱拳地向那位刘师兄恭贺道:“客官,遗仙秘境的名额可是十分珍稀的,恭喜恭喜!”

  小二的恭维让那个刘师兄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随手就丢给了那小二五块下品灵石道:“嘴很甜,赏!”

  “谢谢客官打赏,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客官们尽管点菜,我会尽快给众位客官送上来,让你们尽心庆祝的!”小二得了灵石赏赐,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这二十多名青衫修士中,显然只有这刘师兄一个人获得到了进入遗仙秘境的资格,其余修士自然有些闷闷不乐,可是在那位赵师弟和小二的带头恭贺下,其余人就算心中再不乐意也要表面笑着向刘师兄恭贺。

  三桌青衫修士很快你一句我一句地恭贺起来,让原本清净的角落也显得嘈杂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