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 > 第624章 接不上了
  “鑫哥,,。”我坐在车里,一边冲福鑫喊了一句,一边抽出皮带,冲着福鑫喊道:“來,赶紧系上,,。”

  “沒事儿,别慌,别慌,先找找手指头,。”福鑫比我淡定的多,安抚了我两句,低着哗哗流着汗水的脑袋,快速在车里扫视着。

  “咣当。”我快速推开了车门,一步就窜了下去,随后拽开副驾驶,拽起脚垫,使劲抖了一下。

  “啪嗒。”

  一个弯曲着的手指,掉在了地上,殷出一滩血迹。

  “这呢。”我弯腰捡起,看了一下手指顿时愣住,只见接口处全是参差不起的豁口,。

  “他那儿玩应,带锯齿的,够呛能整上了。”福鑫脸色苍白,瞥了一眼断指,一边将皮带死死勒住手腕,一边张口说了一句。

  “你下车,我开,先别说了,去医院,。”我用手托好手指,冲着福鑫说道。

  “不用,我开吧。”福鑫肯定是疼的不行,但一直在忍着,这时候要不动弹动弹,他肯定怕一会疼的挺磕碜。

  说着,我上了车,福鑫一手握着方向盘,用胳膊肘,推着手动挡,倒车就往停车场出口干

  十分钟以后,我们到了最近的骨伤科医院,不过一问,人家说我们这儿,只能治个臀部盆裂,手臂软组织挫伤啥的,断指的病人,沒招待过,我咬牙骂了一句,带着福鑫往第二家医院赶去。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赶到市六院,下车以后,挂完号,我们去了外科手术室,这时候,大康,木木,高东,老三,小马哥,马飞,彬彬等人也赶到到了医院。

  “咋了,福鑫,。”高东咣当一声推开门,风风火火的冲了进來,千年不变的面瘫脸,透着无比的焦急。

  “沒事儿,让郑坤给手指头剁了。”福鑫坐在原位上,回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操,哪个啊,。”

  “食指。”医生回答。

  “。”高东低头看着脸色煞白,右手全是血的福鑫,扭头看着我半天,第一次有点怨气的问道:“咋回事儿啊。”

  “我们刚出门,就让郑坤截住了。”我看着高东,缓缓回了一句。

  “几个人。”王木木快速问道。

  “就俩。”

  “就jb他那样的,能给你手指头剁了,。”高东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他妈能不能别喊,,上一边去。”福鑫烦躁的用左手推了一下高东,皱眉说道。

  “沒人jb管你。”高东气呼呼的骂了一句,在门口转悠了一圈,寻思寻思自己又回來了,靠着门框子,抱着肩膀,沒再说话。

  医生攥着夹着酒精棉的镊子,在福鑫的断口处,來回擦拭着,眉头紧皱。

  “咋样了,。”我焦急问道。

  “唉,这使什么玩应割的,咋跟狗啃的似的。”年纪起码四十五往上的老大夫,抚了抚眼镜,吧唧着嘴说道。

  “你哪儿來那么多怪磕,,到底能不能接上。”老三语气很冲的问道。

  “哎,你小点声,。”王木木伸手拽了拽老三。

  “大夫,你别管好看难看,能给我接上,哪怕能轻微活动就行,我就指着这根手指头吃饭呢。”福鑫也有点急。

  “现在不光是,断口不齐的问題,來,你低头看看,你这骨头茬子都碎了,这不是菜刀一刀剁下來的,他拿那玩应,不光有锯齿,而且肯定是刀刃薄,刀背厚,斜坡式的刃口,皮肉是刀刃割开的,骨头是压碎的,对不。”大夫根本沒上任何机器,光凭肉眼,就判断出当时的基本情况,显然还是属于实力派的。

  “那咋整。”

  “筋和肉都能缝上,但骨头整不上,就是接上也动不了,。”医生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众人说道。

  “你jb就扫了两眼,到底准不准成,,用不用拍个片子啥的,。”高东又忍不住出言问道。

  “我眼睛就是机器,沈阳就这两家医院,你走走,谁要能接上,你回來给我办公室点把火烧了,,告诉你,接上也不好使,那肯定就不好使。”老头挺倔。

  “那还接个jb,不接了,。”一直沉默的福鑫,突兀的抬头说道。

  “接上美观。”老头劝了一句。

  “接上吧。”我也说了一句。

  “咋地,这根手指沒了,你要开除我啊,。”福鑫扭头冲我问道。

  “我孟飞眼睛就那么小么,看人就看手指啊,。”我低头看着福鑫反问了一句。

  “那还接啥,不接了。”福鑫再次说道。

  “你别赌气,,整急眼,谭勇媳妇再jb不要你,那可热闹了。”高东也劝说道。

  “我这点脾气还不能有么,,我说不接,就不接了。”福鑫执拗的瞪着眼珠子说了一句。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闭嘴沒有再劝。

  人的手指,第二重要的就是食指,他就像是杠杆,牵动了整个手掌的运动,如果沒了小拇指,基本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沒了食指,键盘打个字,那都很费劲。

  郑坤的一时得意,这回彻底得罪了异常偏执的生死二人组,不对,是三人组,因为老三也回來了

  十分钟以后,福鑫去了手术室处理断指处的伤口,其他人在走廊里等待着,大康叼着烟,拽我走进了楼梯间。

  “馨馨有消息了么。”大康使劲儿裹了两口烟,闪烁的目光,在提示着我,他的内心很焦躁。

  “有了。”我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大康听了我的话,低头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声音颤抖的嗯了一声。

  “啪。”我伸手拍住了他的肩膀,突兀笑着说道:“呵呵,郑坤撒谎,这事儿跟你姐沒关系,。”

  “真的。”大康猛然抬头。

  “我骗你干什么。”我笑着回了一句。

  “我操。”大康骂了一句,长长出了一口气,激动的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喘着粗气说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呵呵。”我推了他一把,笑了笑。

  “那馨馨呢。”大康冲我问道。

  “还活着,但不知道在谁那里。”我喘了口粗气,看着大康,淡淡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