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丰臣遗梦 > 第二七三章 领内动员
  面对上杉景胜的不领情以及直江兼续的咄咄逼人,秀保再次陷入两难的境地,他很清楚现在和上杉家闹成这般地步,绝不是堀秀治、最上义光的申诉便能做到的,在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是有德川家康的身影,既然如此,自己就更不能落入圈套,头脑一热与上杉景胜开战。

  可在座的诸位大老奉行却并没有这样清醒,在前田利家和宇喜多秀家心里,上杉景胜的这番话充满了挖苦和鄙视。虽然实力遭到削弱,可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至少自己这么认为),上杉景胜在没弄清事实的情况下便横加嘲讽,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出兵会津,他们表示支持和理解。

  注意到秀保没下定决心,身为五大老之首的德川家康再次煽风点火起来,他将《直江状》中挖苦挑衅秀保的话语大声地读了一遍,语气不乏轻佻,意欲激起秀保的愤怒,之后更是主动提出“若是后见下不定决心,那就由他们这些大老代劳”,这一提议得到了毛利辉元和宇喜多等人的支持,可前田利家和石田三成却表示反对,他们认为上杉景胜也是大老,若要讨伐之,必须由作为秀赖后见的秀保领衔,这才是名正言顺。

  面对争论不休的两方,秀保甚是难办,他其实还是想给上杉景胜一个机会的,奈何《直江状》太过嚣张跋扈,将前田利家和宇喜多秀家都惹毛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将是否出兵的决定下放给联席会议集体表决,到时候即便决定讨伐上杉家,那也可以将责任甩到这些大老奉行身上。

  得知秀保将决定权交于联席会议,德川家康喜不自禁,立即呼吁举手表决。秀保不愿操之过急,希望众人仔细考虑后再做决定,不过这时德川家康的一番话让他哑口无言:“年中宇喜多骚动时就是因为拖拖拉拉拿不出一致的意见才导致事态恶化,右府应该拿出那时候的果断和魄力,率领吾等尽快解决会津之事。”

  听德川家康这么说,秀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现场进行表决,他从未想过,“举手之劳”便能决定一位大老的生死。短暂的踌躇和考虑后,最终的结果很突然却又在秀保的意料之中:德川家康、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前田利家、前田玄以支持出兵;秀保、石田三成、增田长盛、浅野长政反对出兵,而常束正家则是投了弃权票。就这样,以一票之差,联席会议通过了对上杉家用兵的决定,而秀保则被推选为此次征伐的总大将,会议商议,由于现在东北冰雪皑皑,难以行军,暂时按兵不动,待来年三月冰雪消融后立即向全国发布动员力,召集全国大名前往大阪集结,共同讨伐上杉家。

  通过决议可知,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里,要避免明显的军事调动以免打草惊蛇,为了安抚上杉家,秀保再次修书一封,佯装对上杉景胜拒绝上洛表示理解,并且表示自己会向堀秀治、最上义光仔细核实情况后再给他答复。

  然而,德川家康的心里却是不愿秀保待一切都准备好再去讨伐上杉景胜的,想到会津的大雪能给自己的起事增加几分胜算,他毫不迟疑地将联席会议的决定通报给了上杉景胜。

  上杉景胜得知消息时已经是十二月底,此时的他虽有所准备,却尚未发布军事动员,其实《直江状》的本意是向秀保表明自己的强硬姿态,以博取与秀保谈判的筹码,没成想秀保竟将这件事推给了联席会议(景胜只知道联席会议通过决议,却不知德川家康投了赞成票,反而觉得是石田三成从中作梗),结果也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一想到真的要面对来自全国的十余万大军,上杉景胜顿时有些害怕,甚至在接到秀保的呃来信后准备表示妥协。

  可德川家康的周密安排以及本多正信的三寸不烂之舌再次稳住了景胜和直江兼续:“若是殿下此时起兵,右府绝对没有防备,况且本家已经说服越后三家保持中立(事实上是待命而动),您一定可以迅速压制最上家,到那时,右府仓促组织近畿大名前来讨伐,安艺中纳言顺势抢占大阪,当西**队陆续抵达大阪准备北上支援右府时,安艺殿便以少主的名义发布调停令,公布右府的罪行,以此拉拢西国大名讨伐右府;而调停令一抵达江户,我家主公便立即起兵,联合东国的军队突袭右府背后,面对东、西、东北三路大军,会津讨伐军必定人心大乱分崩离析,到时候右府必会投降,至此便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果。而吾家主公委托在下向您保证,右府妥协前您攻陷的城池和领地全归上杉家所有,除此之外还将允许殿下将领地迁回越后,并为您申请权大纳言的官职。”

  “事情都到这局面了,谁还在乎什么官职,”上杉景胜真就是自己所说的“乡野武士”,对于官职这类虚荣并不在意,反倒是德川家康对既占领地和回归越后的承诺让他稍许坚定了立场:“即便提前起兵,本家也需要至少一个月的动员时间,细细算来最快也要一月底,还望内府能在近畿稳住右府,为本家争取时间。”

  “还请殿下放心,”本多正信言辞恭敬肯定地回答道:“联席会议得出的决议是不会轻易修改的,右府即便招兵买马也不会在一个月内完成,地方上的大名更是如此,加之东北冰雪封路,更是祝您一臂之力,试问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合时宜的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孤注一掷了。”说罢,上杉景胜命令直江兼续立即撰写动员令,号召领内十六岁以上的男丁到所在村庄地头处报到,并由当地武士进行战前训练,加紧制造武器修缮城池,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最大程度上的战争准备。

  与此同时德川家康也并未闲着,虽说在朝鲜损失了两万军势,但那大多都是农兵,精锐部队并未派去送死,因此,江户方面的战斗力基本保持,得知上杉景胜领内动员后,德川家康也命令身在江户的德川秀忠立即着手征兵,不过尽量保持低调,征兵时也未向士兵说明原因,以免被忍者打探去。而德川家康自己则仍旧滞留在大阪,密切观察秀保的动向,并和同样身在近畿的地方大名保持联系,其中既有秀保的坚决拥护者也有模棱两可的中立派,更少不了对秀保有所忌惮的地方实力派,而后两者则是德川家康努力拉拢的对象。

  随着方广寺钟声的响起,庆长四年过去,庆长五年到来,本该高高兴兴迎接新年的秀保,此刻却心情烦躁,回御东山城与家眷团聚不过三日便返回伏见与家臣商量接下来的对策。还有两个月,秀保和阿江的孩子便要诞生了,可秀保此时根本抽不出时间好好关心一下阿江,他觉得除非征服上杉家,否则这个孩子即便出生也不会得到安定的未来。

  在伏见,秀保汇总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特别是王土奉还的那些大名豪族提供的讯息,作为新进家臣,现在是他们提高自己在大和丰臣家地位的绝佳时刻,特别是美浓的大名,相互之间的竞争尤为激烈。王土奉还之前,美浓有大名豪族二十七家,其中知行最少的两千石,最高的织田秀信十二万三千石。秀保宣布王土奉还后,有十八家大名豪族纳地称臣,可他们的总知行也不过十八万六千石,而不肯奉还的九家大名知行却达到三十五万两千石,由此可见那些归顺的都是领内难以维持的小大名和豪族,若是不拿出点有价值的讯息,今后还怎么在家中立足。

  “主公,臣在苗木城时发现信州松本的石川家、伊那的京极家、飞驒的金森家、浓州岩村的森家往来密切,特别是最近,四家的使者往来频繁,苗木城夹在四领之间实在是不得不提防。”苗木作为美浓的东大门。北接飞驒、东接信浓、南临战略重镇岩村,河尻秀长的这番话引起了秀保的重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