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明末锦绣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大草原
  正文

  神武十四年六月,按照公历来算已经是八月份,正是北方酷热的时候。在距离长城外三百里处,蒙古青年朝鲁正在放牧。

  朝鲁在蒙古语是石头的意思,当年他父亲为他取这个名字也是希望他能如石头一样活下去。

  朝鲁今年十五六岁,具体多大他自己不知道,连他的母亲也不知道。蒙古人自从被汉人撵出原后迅速的退化成游牧民族,像朝鲁这样的蒙古青年根本是不认字的。朝鲁骑着一只棕色蒙古马,正在为部落里的台吉老爷放牧羊群。

  小冰河气候对原农耕明影响很大,但是对这些游牧民族影响更大。这些蒙古人生产力极其低下,一场寒流过来能冻死大片的羊群,没了羊群这些蒙古人只能饿死。但是也不是一点活路没有,往年寒流以后蒙古台吉们要转移部落内部的矛盾,征召青年对南方的大明王朝开始在一次的劫掠。

  朝鲁的父亲是跟着台吉老爷去了南方,但是朝鲁的父亲很不幸,碰到了大明朝的兴之主神武大帝,朝鲁的父亲也在一场战斗死在了南方。

  朝鲁的父亲死后,他的母亲在第二年被其他部落抢走没了消息。部落的台吉看着朝鲁手脚还算麻利,也让他为自己放羊,这样朝鲁才算有一口饭吃。

  今年朝鲁已经成年,按照蒙古人的规矩已经是一个成年战士了,如果在以前朝鲁要拿起马刀为台吉打仗,不是死在蒙古人手是死在汉人手。不过这几年强大的满清都被汉人消灭,更不要说连铁器都匮乏的蒙古人了,所以这几年关外的蒙古人安生不少,虽然自己人内部的火拼从来没停息过,但是对明朝的全面战争已经很多年没搞了。

  朝鲁这样怀着杀人抢东西的梦为台吉老爷放羊,今天他躺在草地睡觉,同时做着抢女人抢牛羊的美梦。正在睡觉的朝鲁突然感觉身下的地面传来震动,这种震动很熟悉,正是那种大军行进的脚步声。

  朝鲁爬起来冲南面一看,看到远处地平线起了大片烟尘。朝鲁从小生活在马背,天生是个战士,对这种烟尘很熟悉,那正是大队人马行进时才能激起的尘土。

  朝鲁看了看烟尘的规模和大小,还有地面传来的震动,估算出这只军队足有十多万人。要知道蒙古地区地广人稀,大大小小的部落不少,但是能聚集起这么些军队的除了几个大部落还真没有几个。

  朝鲁知道大军行进必定要远远的派出斥候,现在看着军队距离挺远,说不定斥候在眼前。生死攸关的下朝鲁不敢犹豫,赶紧起身骑马将羊群远远的赶开,同时跑回去给自己部落报信,防止被这些不知道来头的军队偷袭。

  这支出现在长城关外的军队正是朱宏三带领的明军,不过并没有朝鲁估计的十多万人马,只是这些新军带着大量的火炮,用来拉车的马匹很多,所以离远看如同十多万人般的遮天蔽日。

  明军前队是五千骑兵做先锋,这些人是朱宏三在张家口时从大同调来的,毕竟到了蒙古人的地界还是骑兵好用,这些骑兵的指挥官正是朱宏三的便宜女婿赵虎。

  骑兵后面是火枪兵,间是最精锐的禁卫军,在禁卫军间是一万锦衣卫保护的皇帝御辇。朱宏三的御辇自然豪华无,是当年张居正的轿子也毫不逊色。

  这架御辇说是车倒不如说是移动的房子,整个御辇分为三个房间,最外面的是一个十平方的观景台,里面有会客厅和休息厅,还有一个移动厕所,供皇帝方便。

  这架御辇如此豪华自然体积庞大,在外面牵车的马匹有四十匹。朱宏三现在和广东时候可不一样,那时没有养马的马场所以马匹紧缺,现在朱宏三已经占领了河套地区,自然马匹是不缺的。

  朱宏三坐在观景台的龙椅,看着大草原的景色真是心旷神怡。在明朝末年张家口外水土保持还不错,并没有荒漠化,随处都能看到小湖泊。蓝天绿水,再加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让朱宏三现在的心情十分不错。

  这时一匹马来到御辇前,将一封军报交给总指挥韩三强,韩三强看过后来到朱宏三面前说道:“陛下,骑兵斥候传来消息,在我军的东面有小股蒙古骑兵行动,大概有几百人,估计是蒙古人的斥候,赵将军请求陛下下令去消灭他们!”

  几百人的蒙古骑兵,大概是那个部落派出来打探情报的。朱宏三闭着眼睛说道:“不用管他们,等聚集多了再说,让赵虎多派斥候监视他们!”

  韩三强领命下去安排,朱宏三对身边的李承恩说道:“朱升铎和朱渊呢?这两个小子跑那里去了?”

  “回皇爷,二位爷第一次来到草原,看什么都新鲜,刚才出去骑马散心去了!”

  朱宏三点了点头,这两个孩子毕竟都在南方长大,还没见过关外这种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好也是应该的,不过安全要保证好,毕竟这里不是国内,那些蒙古人可是野的很。

  “老李,给他们派出护卫,还有告诉他们不要跑远了,周围这帮蒙古人可不是善茬。”李承恩接到皇帝的命令,赶紧出去派出两千锦衣卫保护朱升铎、朱渊二人安全。

  这时朱升铎和朱渊正在外面骑马赛,朱渊今年十七岁,朱升铎只有十二岁,心性都是孩子,自然对什么都好。

  朱升铎在宫跟着那些锦衣卫学过骑马,但是像今天这样可是肆无忌惮的策马奔腾还是第一次。朱渊也差不多,二人得了这个机会自然要好好放松一下。

  朱升铎骑的一匹英国进口的夏尔马,其实是赵虎那匹坐骑的后代,这种大马成年后肩高两米,骑在面很是威风。朱升铎是朱海的亲儿子,自然和赵虎关系近,很容易从赵虎手要来了一匹夏尔马,不过这匹马还没成年,但是也普通蒙古马要高大不少。

  朱渊这几年得了勋贵的支持,手头富裕不少,自然骑的马也不能寒酸。朱渊骑的是一匹红色阿拉伯马,这种*马身体修长,最擅长短途冲刺。

  朱升铎这时正骑在马生气,刚才他和朱渊两次赛马都是他输了,小孩子性格自然十分不高兴。不过这倒不能怨他,他骑的夏尔马本来不擅长冲刺,再加这匹小马还没成年,对朱渊的阿拉伯马自然不是对手。

  朱渊看到朱升铎生气,笑着说道:“小子,怎么样,都和你说了你不是对手,你叔叔这匹马可是花重金从海外购买的!”

  朱升铎看到朱渊得意洋洋的样子生气:“姑父说的他给本王的马价千金,怎么还跑不过叔叔的小马?”

  朱升铎的护卫有懂行的,看朱升铎这么说在边解释道:“王爷,驸马给的马确实贵重无,但是这匹马主要作用在战场,短途冲刺并不是他的长项,更何况这匹马还没有成年,所以才能输给辅国将军!”

  朱升铎听护卫这么说十分好,赶紧问道:“听说姑父当年在河南两千铁骑大破吴三桂的五万辽东铁骑,是不是真的?”

  那名护卫笑了笑说道:“这些都是传言,当年大驸马率领两千重骑兵冲锋不假,但是正面战场还是需要二驸马带领的骑兵配合,大驸马这才能用很少的兵力击溃吴三桂的侧翼!”

  朱升铎听得神往,赶紧追问道:“听说当年姑父身穿重甲如同铁塔一般,那些清军纷纷被姑父的马蹄踩死,是不是真的?”

  “这个倒是真的,当时那些清军进攻势头被二驸马所阻,大驸马才能冲进清军侧翼。所以刚才末将说了,战马速度并不是很重要,只有合理的使用自己手的装备才能无往而不利!”

  朱渊听这么护卫讲的头头是道,再加刚才被这个家伙称呼为辅国将军心很不高兴,这时不免问道:“你这家伙到懂得多,怎么跑来给我侄子当护卫来了?”

  那个护卫在马躬身说道:“末将是大驸马的副将朱仁,当年跟在大驸马身边冲锋陷阵,所以知道一些!”

  朱渊听朱仁这么说再也不说话了,这个朱仁是赵虎的副将,赵虎现在是郡王,这个朱仁身份也不低,搞不好还有爵位在身。朱渊真想对了,这个朱仁当年是朱宏三收养的二十多个童子之一,和长平公主朱洛,驸马赵虎关系都不错,因为今天朱升铎需要护卫,赵虎才能派出自己的亲信来朱升铎当这个普通护卫。

  朱升铎听朱仁这么说大喜:“好,原来你是本王姑父的副将,有空好好和本王说一下当年战场的事情!”

  这时听不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朱升铎转头一看,原来从本队分出一股骑兵,奔着自己这边来了。

  那伙骑兵足有两千人,为首的是一个锦衣卫镇抚,他骑马来到朱升铎和朱渊身边躬身说道:“二位殿下,末将奉皇帝圣旨,来保护二位殿下安全!”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