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异界之超级大牧师 > 119.失窃的宝物
  贝卡斯他其实也是知道在阿索斯王都的郊外,其实是有着不少这类的走私密道的,因为他自己也有参与其中的利益分配关系,作为王国收集情报首屈一指的黑龙隐秘部队,那些高官和商贾们要想平平安安的把这些走私之物带出带入,自然少不了要给贝卡斯一点好处,好让他们走私的事情如石沉大海般被抹消掉,不要传到其他的地方去。所以贝卡斯对于这些走私密道,一直是处于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这些走私密道让贝卡斯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是今天却让他尝到了恶果来,贝卡斯对此是气愤至极。这些走私密道虽然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也不是普通人就会知晓的,毕竟知道的人越多,对走私的那些人他们来说也是不利的事情。

  贝卡斯怎么也想不到,像赵青他们这种一本正经的人,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会有这些走私密道存在的,并且还成功的找到其中的一条来成功逃脱掉了,

  “可恶,居然被他跑掉了,这下子想再抓住他就不那么容易了,本来还想要……可恶,太可恶了!”恼羞成怒的贝卡斯狠狠的踢开了自己办公室的房间门口。

  贝卡斯本来的计划是想让赵青逃到他的艾因兄长处躲避,然后自己再兴师上门要人的,顺利的话还可以以包庇之罪也把艾因给抓起来,一箭双雕。

  艾因他作为青龙骑士团的副团长之一,在王**队中身处要职,跟贝卡斯年纪相差不多,两人同样是王**队中新一代的代表人物,所以一直以来都被人作为比对。

  贝卡斯虽然职务上比艾因高级,但是艾因可是被喻为王国百年一遇的天才人物,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是库洛斯的得力左右手,立功无数,战绩辉煌,在王国之中名望可以说仅次于其父,这一点,是贝卡斯无法超越的。而艾因作为库洛斯的儿子,又是会对自己的父亲绝对的忠诚,所以一直以来作为贝卡斯的又一颗自己向上爬的挡路石存在着,怨恨程度不比库洛斯要低。

  如果可以借助这一次机会把艾因给扳倒下来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追逐权力顶峰的路途可以说是一大步的距离,甚至还可以把站在自己头上的库洛斯给借机打压下去。如意算盘打得虽好,但可惜却被人家看破了,还顺利逃出了王都,贝卡斯如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只好在房内发泄自己的情绪。

  “能让我们一向那么冷静的贝卡斯军团长生了那么大的气,看来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啊。”房内传出了跟贝卡斯平时一样的声音。

  贝卡斯习惯性的马上恢复了冷静,警戒了起来,寻声望去,只见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人,但是由于椅子是背向自己,所以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贝卡斯第一反应直接威吓道:“你是谁,居然敢在我房间内闹事。”

  只见贝卡斯的办公椅后站出了个人影,此人正是星正。

  星正很镇静的回应道:“呵呵,是我啊。请军团长大人息怒,是我的错,我趁你不在,累了,在你椅子上休息了一下,相信军团长大人你是不会为此而介怀吧。”

  气归气,不过城府极深的贝卡斯当然不会表露出来。贝卡斯对着星正说道:“这事不用再理会了,现在最麻烦的还是赵青那小子现在已经逃离了王都了,现在一时之间是无法抓得到他了,明天我们就没有东西可以向皇帝陛下复命了的。”

  星正听到后似乎并不太惊讶,就如同早已知晓了一样,并没回答贝卡斯。

  贝卡斯也看出来了,于是试探性的问道:“看你那镇定悠然的样子,似乎对此事并不感到意外嘛,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星正笑着说道:“呵呵,我也只是跟军团长大人一样,都是刚才才知道的消息,似乎是你的部下来这里汇报情报的时候,累昏了头脑,误认为我就是军团长大人你了,便把事情都说了出来了。”

  贝卡斯记起刚才那段自己的声音原来是出自于星正的口中,看来此人的本事还不止一斑,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偶然,完全是星正他故意而为的。

  星正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军团长大人,既然人都给跑掉了,再气也没什么用。如果说解决的方法嘛,在下倒有个提议。”

  贝卡斯对此很感兴趣,于是匆匆说道:“快说,现在你我都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

  星正直接说道:“我们明天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陛下报告就行。”

  “别开玩笑了,我之前的行动都是假冒皇帝陛下的名义来调动军队的,如果抓到了人倒没什么,现在不但人都跑了,事情也被闹大起来了,还有放火烧掉了库洛斯他的府邸的事情,一旦被库洛斯他,甚至于陛下知道了的话,那么我们明天就别指望可以平安走得出星皇殿了。”贝卡斯他做贼心虚,对星正的这一番提议否决了。

  星正笑道:“呵呵,放火这种小事情,军团长大人你肯定会办法解决得了的,至于抓不到人交差嘛。正如军团长大人你所说的,闹大起来了……不过嘛,我倒是认为这还闹得不够大。”

  贝卡斯不愧为聪明人,一点就通:“难道你的意思是……想把库洛斯给拉下水吗?但是,我们现在手头上既没人也没物,难道你想靠我们两人的说辞就可以把罪责推得到对方身上了吗!口说无凭,到时候,库洛斯反咬一口过来,我们会非常的不利。”

  星正继续笑着说道:“呵呵呵,当然光靠我们两张嘴是不能那么厉害,能把黑的给说成白的了,不过如果对方自己承认的话,那么结果如何,相信军团长大人你自然会处理接下来的情况了。”

  贝卡斯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呵呵,其实在之前,也有很多你的得力部下们前来报告过很多情报,我从中也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情报,而我也一时好奇,让你的部下继续追查了下去,结果有了不错的回报。”星正拿出了一份报告单说道。

  看来星正不单假装成自己来套取情报,还假传圣旨起来,不过这些“小事”就日后再慢慢追究好了,贝卡斯的当务之急自然是看看从星正嘴里能出来什么“回报”来。

  星正解释说道:“之前你曾命令过你的部下们,去监视当时负责搜查神器附近区域的青龙骑士团所属的那搜查队,你的部下也都认真执行了你的命令,而且办事效率还真是非常了得,一下子便汇报了很多的情报来,其中倒是有个非常重要的情报,那就是:有人在那晚曾经看到了,赵青他偷偷的私藏了那件神器。”

  贝卡斯明白了过来:“哦,居然有这事情……原来如此,那这样下来,那就可以反咬对方图谋不轨,私吞神器了的……不,应该是和星之神殿的人早有预谋,里外接应……不错,这样我们就可以多一张嘴帮我们说话了,而且这还是库洛斯那边的人。不过问题是对方会不会包庇赵青而不肯在对质的时候说出来呢?毕竟对方可是库洛斯的二公子,如果强行逼供的话,或者被反咬一口说是我们教唆的话,反而会对我们不利,现在对方在此的最高负责人是那个艾因,他可不会像他老头子库洛斯那般死脑筋。”

  星正拿着另外一份报告单说道:“呵呵,军团长大人你说对了,现在艾因虽然是青龙骑士团的最高负责人,但明天就不再会是了,因为库洛斯府邸发生的那场的‘不幸’的火灾,这个消息已经由他传信给库洛斯了,相信收到这个消息的库洛斯,肯定会连夜赶回王都的,相信明天早上就会到达,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不用布置,就让对方来替我们作证好了,呵呵呵呵。”

  贝卡斯也跟着笑道:“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提议啊,没错,就是要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哈哈哈哈。”

  两个奸雄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苍龙飞骑团的军营内,正如星正所说的,在接到了艾因的家书后,库洛斯现在正星夜赶回阿索斯王都,他还不知道,他的回来,反而是带来了一场更大的不幸。

  ……

  时间推进到了次日午后,在星皇殿的议事厅上。一个镶满了各色宝石的黄金酒杯被重重的摔落到了大厅之上,而它撞击大理石地板所发出来的清脆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能在这里做出这事来的自然是拥有最高权力的希洛肯皇帝本人了。从这可以看得出来,希洛肯皇帝可是处于极度愤怒之中。

  希洛肯皇帝大声暴喝:“混账!真是无用!你们昨日信誓旦旦的承诺,如今却两手空空的前来见本皇,你们是在戏弄本皇是吗!”

  在王座之下被希洛肯皇帝如此责骂的当然就是“办事不利”的贝卡斯和星正两人了。两人并没有马上作出“辩解”,而是等待希洛肯皇帝怒气从最高点缓和下来先,因为经验老到的两人都深知对方如果正在气头上,自己的解释的效果就会被打上折扣了的。

  贝卡斯等待希洛肯皇帝怒气稍减的时机,向希洛肯皇帝道出缘由来:“臣下自知办事不利,有负陛下对臣所托,臣下现在是来接受陛下的惩罚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望陛下能让我讲明事情的缘由。”

  “说!”希洛肯皇帝没耐心了。

  贝卡斯真的老实说道:“其实臣下不是欺瞒陛下,只是那神器其实并不在臣手上,所以不能够献给陛下。”

  “说!现在神器落入谁人之手了。”希洛肯皇帝的语气更重了。

  贝卡斯报告道:“禀告陛下,臣下得到情报,神器当时是被库洛斯军团长的青龙骑士团所属的第四分队所发现,现在在库洛斯军团长那里。”

  希洛肯皇帝没有犹豫,直接下令:“来人,快传唤库洛斯军团长来进见本皇。”

  库洛斯军团长其实在今天一早就赶回了王都,不过一向忠于王国的他在从儿子艾因处得知府邸的那场火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后,安心了下来,于是第一时间还是赶去了星皇殿内打算向希洛肯皇帝进行汇报。

  但由于希洛肯皇帝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星正所说的那个神器“星之腕轮?天命”上了,所以优先接见了贝卡斯,而且由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希洛肯皇帝不想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没有传召库洛斯他一同进来面谈,所以库洛斯他一直再外等候。

  在得到了希洛肯皇帝的召见命令后,库洛斯连同自己的左右手——儿子艾因和副团长威廉一同进入了议事厅,打算汇报这次行动的战果。

  不过没等库洛斯开口,希洛肯皇帝就着急的先追问了他:“库洛斯军团长,听闻你的部队是负责搜查物品的,不知道军团长是否有搜查到王国失窃的宝物?”

  库洛斯下跪请罪道:“回陛下,臣下惭愧,不曾发现过有任何类似于王国宝物的物品,这次行动毫无收获,请陛下给予臣下惩罚。”

  “军团长此话当真?那为何贝卡斯军团长却向本皇报告说,军团长的部队已经找到了王国秘宝了啊?”希洛肯皇帝直接质问了库洛斯。

  库洛斯一行人望向了贝卡斯,心里也猜想到对方的这番说辞肯定是不怀好意的诬陷,因为贝卡斯苍龙飞骑团的军队在本部到达之前就已经擅自展开行动起来,自己与其说是搜查,不如说成是对方掠夺之后的收拾残局的工作,如果说有发现秘宝的话,理应先落入了贝卡斯的手里,现在倒反咬过来了。

  库洛斯当然不想做这种无谓的言语相争,清者自清,继续说道:“回陛下,臣下所说的都是实情,我的部下并没发现任何的宝物,我相信我的部下的忠诚心,正如同我对陛下一般。”

  其实这次的行动,被外派出去的都是老资格的骑士们,所以他们的纪律和忠诚心是非常值得信赖的。本来按级别来说,赵青是不能参与这次行动的,不过因为赵青是库洛斯军团长的儿子的身份,忠诚心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所以第四大队的大队长才想让他跟随前去,在后方好好见识锻炼一下。

  贝卡斯发话了:“你的那些老资格的部下们的人格和军纪,当然是如同军团长大人你那般,都是那么的高尚和忠诚了的。不过嘛,据我所知,在参与这次行动的青龙骑士团的成员之中,似乎有着一些新兵在,而这些新兵的人格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