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最牛锦衣卫 > 第682章 阴山四兄弟
  正文

  第682章阴山四兄弟

  顾仕隆那张脸如同吃了狗屎一般,这个时候要是还听不懂曹炳虎的话,那他顾仕隆就不配活着了。原来刚刚三千营和五军营冲突全在别人的算计中,要不是苏立言及时出现阻拦,他顾某人就要被别人当刀子使了。

  苏瞻可没心思理会顾仕隆,将钢刀踢到一边,慢慢蹲下身去,“不,一点都不可惜,我已经让人将整个笔架山围了起来,还有那些夜猫子,杨白眼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很快,杨白眼就会去陪你的!”

  “咳咳.....是嘛?咳咳.....呵呵.....师傅......你想抓师傅.......”

  曹炳虎居然咧着嘴笑了起来,笑容越来越盛,猛地,那张脸变得铁青,双手死死地扼住了脖子,整个人躺在了地上,只是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声息。

  好快,几乎是眨眼间便窒息而亡。罗刹香与窒息草,好可怕的毒药,窒息的手!

  苏瞻站起身,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刚刚只是试探着问一问而已。从曹炳虎死前的笑容可以得知,杨白眼根本就不在笔架山上。正因为如此,曹炳虎才笑得出来,因为他知道,搜捕笔架山就是在做无用功!

  杨白眼,这条老奸巨猾的狐狸到底藏在了哪里?自从朱佑樘驾崩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这些事都有着杨白眼的影子。不把这条老狐狸揪出来,睡觉都别想睡安稳了。曹炳虎一死,也不想在三千营驻地多留,至于顾仕隆,如果放在平时,绝对借机会整治他一下,不过这个时候,真顾不上了。

  似乎看出苏瞻情绪不高,萦袖靠近一些,小声问道:“公子,怎么看你好像不高兴啊,已经将曹炳虎解决掉了,不该松口气么?”

  “曹炳虎是死了,可杨白眼呢?曹炳虎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而且在这笔架山,棋子不仅仅曹炳虎一人”苏瞻面带担忧的看向夜幕下的笔架山,真不知道这里还藏着多少秘密,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待着自己。根据曹炳虎刚才的死状可以看出,他只是往食物里放了窒息草,至于松树林中的罗刹香是另一个人点燃的。曹炳虎既然知道窒息的手毒性猛烈,就绝对不会蠢到沾上窒息草毒性还去点罗刹香的。

  曹炳虎已经死了,那个点燃罗刹香的人又是谁?他是消失在茫茫笔架山中,还是继续潜伏在队伍中?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苏瞻,让他一颗痘放松不下来。头有些酸痛,可是他不敢休息。丑时末,铁虎大踏步走进帐中,沉声道:“三弟,按你的吩咐,我们尽力去捕捉那些夜猫子了,不过那东西不太好捉,警觉得很。弟兄们费了半天劲才捉到四只,其他都飞走了。”

  “四只嘛?够用了!”苏瞻立刻起身,眼中透出一丝希冀,能不能把隐藏在笔架山上的隐患挖出来,就要看这几只夜猫子给不给力了。之前苏瞻让太医院医正万宇帮忙弄了点东西,这会儿终于派上了用场。四只猫头鹰被拎进来以后,苏瞻从旁边木盒子中拿出几个半透明的袋子,上边挂着细绳,三两下就绑在了夜猫子身上。

  “大哥,这里边是从万医正那讨来的萤火虫还有一些特殊的磷粉,把夜猫子放飞,顺着夜猫子身上的光寻过去,一定要跟紧一点,若是让夜猫子飞出视野,那就白忙活一场了!”

  “咦?”铁虎一拍额头,立刻反应了过来,脸上一喜,心中不由得叹口气,这种绝妙的主意,为何自己就没想到呢?今夜出现的这群猫头鹰肯定是人为训练出来的,到了时辰或者遇到危险,这些猫头鹰必然是飞回到主人身边去,也就说跟着这些猫头鹰就能找到那些藏头露尾的家伙了。将猫头鹰提留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半透明的小布袋,只见上边有一个小孔,特殊的磷粉一点点掉出来,磷粉味道很刺鼻,有点臭臭的。

  来到外边,踏入黑夜之中,可以看到猫头鹰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成败在此一举,苏瞻呼口气,下令放飞四只猫头鹰。果然不出所料,获得自由后,四只猫头鹰展翅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铁虎握紧手,声音低沉道:“兄弟们,跟上去,千万不要把夜猫子跟丢了。”

  “大哥,让兄弟们多加小心,山路难走,又不能打火把,若是跟不上就算了!”苏瞻在后边说了一句,铁虎和聂翔等人回过头笑了笑。虽然铁虎等人没有说话,但已经做了回答,堂堂锦衣卫要是连几只夜猫子都盯不住,那干脆回家抱孩子算了。最近这段时间,南镇抚司的兄弟也一肚子窝囊气,出了这么多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因为这事,没少遭北镇抚司的白眼,东厂那些人更是落井下石,说南镇抚司的兄弟只会内斗。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现在洗刷耻辱的机会已经出现了,要是还握不住,那活该被人鄙视。

  四只猫头鹰展翅飞去,不过夜猫子们飞的并不高,飞一段还会在树上落一脚,如此一来,铁虎等人虽然跟的很艰难,倒不至于跟丢。

  笔架山西部山麓有一处隐蔽的山谷,由于四周有茂密的灌木覆盖,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处小山谷。此时山谷中隐隐有亮光闪烁,如果走近一些,就可以看到那是一堆篝火。篝火还在燃烧着,附近坐着四名劲装男子,他们有的持刀,有的身旁放着斧头,武器各不相同。其中一人戴着斗笠,微微垂着头,火光闪耀,却依旧看不清他的脸。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斗笠男子头也未抬,手中的木棍挑了挑篝火,“老三,夜猫子飞回来多少了?”

  “大哥,飞回来三十七只了,还剩下四只没回来,估计再等一会儿,就飞回来了”叫老三的男子赶紧回话,他对斗笠男子毕恭毕敬的,看上去似乎很害怕眼前的斗笠男子。

  斗笠男子愣了下神,慢慢抬起了头,他的脸很普通,唯有那一双眼睛逞三角状,眉毛耸入云霄,看上去有一种嗜血的戾气。丢掉挑火的木棍,斗笠男子脸色慢慢有了变化,“吹号后已经有半个时辰了吧?这么点距离,应该飞回来了.....嗯,不对,那几只夜猫子怕是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老三挠挠头,轻蔑的笑了笑,“那些人蠢如猪狗,估计也只能冲几只夜猫子发发火了。大哥,你说主公到底是什么意思?弄这么一连串的事情,好像什么用也没有啊,老是跟一个死人较劲,真是搞不懂,还有那个杨白眼,连个面都不露,却把我们当狗一样使唤。”

  “老三,闭上你的嘴,主公是做大事的人,他胸怀天下,心中所想自然不是你我能理解的?主公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今日这番话若是传到他的耳朵里,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你。至于杨白眼?只要能把主公吩咐的事情办妥当,听他吩咐又如何?记住了,主公吩咐的事情最重要,其他的不要在意,误了主公大事,谁也没好果子吃!”

  斗笠男子的语气特别严厉,眼神冷厉如刀。其他三人赶紧点头,那老二甚至还有些谄媚的往斗笠男子身边坐了坐,“老大,既然夜猫子回不来了,我们是不是该下山了?锦衣卫以及京营把笔架山守得跟铜墙铁壁一般,再不走,我怕......”

  不等老二说完,斗笠男子转过头凶狠的冷笑道:“怕什么?怕死?蠢货,自从出了事情后,锦衣卫跟一群疯狗一样把笔架山盯得紧紧地,这个时候下山,那不是自投罗网?倒是这座小山谷,隐蔽的很,只要我们不出去,没人发现得了。再待几天,等送葬队伍离开后,我们随时可以安全离开。”

  骂了老二几句后,斗笠男子想起了什么,有些严肃的问道:“老二,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要是事情没办妥,杨白眼那老东西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提起杨白眼,就连斗笠男子都生出一丝恐惧之意。但凡可以的话,真不想得罪杨白眼,杨白眼杀人,从来都是下毒,而是从来没失过手,死者更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跟杨白眼这样的人合作,随时提留着心。

  “老大你放心吧,事情已经办妥了,只可惜,京营和锦衣卫还有东厂那帮子人反应太快,眨眼间就把笔架山围了起来。否则,咱们兄弟早在山下乐呵了!”

  “哼,千万不要有轻视之心,我们这次的对手可是苏立言。这小子年纪轻轻就受朱佑樘重视,更在短短几年时间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常人。无生老母教那帮子人以前无往而不利,自从碰上苏立言后,屡次吃瘪,前车之鉴啊,我们还是多留个心眼的好!”

  就在几个人闲聊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老四突然抬起头指着远处惊声道:“咦,三位哥哥,你们看那是什么,会飞的光球......还是四个光球,这是什么东西?”

  “嗯?”斗笠男子等人赶紧抬头去看,只见四个光球飞过灌木丛林,竟然朝着四人所在的地方飞了过来。怎么会有会飞的光团?斗笠男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猛地站起身,锐利的目光仔细观察起来,好一会儿,他大惊失色道,“这不是光团鬼火,是我们的夜猫子,兄弟们,情况不妙,快走!”

  其他男子也不是傻子,本该死去的夜猫子没有死,还以如此夺人眼球的方式飞了回来,要说没问题那就见鬼了。四人拿起兵刃就要逃出山谷,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接着亮起了许多火把,“想跑?晚了,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终于逮住你们了。”

  铁虎持着短枪,身后是几名弓弩手,借着火光,终于看清楚了四个人的脸,“啧啧,我当是谁,原来是江湖消失已久的阴山四兄弟,说说吧,你们这番行径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看到铁虎后,斗笠男子就知道这次是兄弟极少了。锦衣卫围捕之下,少有人能逃脱得了的。此时,斗笠男子反而变得镇定起来,横着自己的血钩刀,冷冷一笑,“铁将军,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家主公是谁,你心里很清楚,你也明白,我们说不说其实都一样,所以就别废话了。今夜,大不了一死而已。”

  铁虎拧起眉头,心中长叹一口气,果然是宁王啊。正如斗笠男子所说,就算知道是宁王又如何?永远不可能有证据的,指望几个将死的江湖强盗作证么?短枪往下压了压,铁虎沉声道:“那老子换个问题,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可以回答,只要你们给出一个答案,铁某人保证让你们好死!杨白眼.....在哪儿.....”

  “杨白眼?”听到这三个字,斗笠男子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喃喃自语起来,“注定要让你失望了,说出来怕你不相信,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杨白眼根本没露过面。我们不知道杨白眼长什么样,更不知道他在哪儿.....”

  铁虎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变得狰狞可怖,“看来想从你们这里得到答案是不可能了?那对不起了,你们只能祈祷接下来老天开眼,让自己死的快一点了!”

  阴山四兄弟早年间也是江湖有名的凶人,他们不怕死,可对于锦衣卫的酷刑,却是畏之如虎。落到锦衣卫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死都是一种奢侈,所以,斗笠男子那张脸变得有些惨白,“铁将军,兄弟说的是实话.....我.....我怀疑杨白眼就潜藏在送丧的队伍里......”

  铁虎的心慢慢沉了下来,他看得出来,阴山老大说的是实话。杨白眼潜藏在队伍之中,那岂不是说这个恶魔就在大家身边?铁虎急着把这个消息告诉苏瞻,所以不想多耽搁时间,“阴山四兄弟,你们是想好死,还是别的?”

  “铁将军,看在兄弟告诉你实话的份上,让我们死吧!”阴山老大摘去兜里,头发披散开来。他的脸上满是苦涩,眼中透出的不再是凶狠而是一股绝望。能活着谁愿意死呢?可他们心里很清楚,锦衣卫动手,大家还能死的痛快点,可要是宁王动手,大家只会死的更惨。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