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美女上司爱上我 > 第1769章 被牵着鼻子走
  随即,我又得到消息,大本营已经派出了三支精干的特战小分队,一支直奔澳大利亚,一支直奔宁州,而另一路,则直接到了星海。

  显然,这是李顺为了防止不测事情发生做出的预防性措施。

  去澳洲的小分队是保护海珠海峰及其父母以及云朵的。

  去宁州的是作为增援力量保护我父母以及海珠的公司的。

  来星海的,显然是冲着李顺父母以及小雪和秋桐来的,也同样是作为对方爱国他们的增援力量。

  虽然伍德未必一定会干白老三那样儿的事情,但既然他说出了那番隐晦的话,还是不能不防,有防备就比没有好。

  但同时,我也知道,作为革命军的王牌部队,这三支小分队的派出,必然会削弱留在大本营特战分队主力的战斗力,但这或许也是李顺的无奈之举。

  隐约似乎感觉,李顺正在被伍德牵着鼻子走,目前的态势似乎显得有些被动。

  被动的其实不光是李顺,还有我。

  我知道,李顺此时正在紧紧盯住伍德和阿来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伍德的动静。

  来星海的这支小分队抵达之后,直接分布到了老李家和秋桐家附近,24小时严密布控起来。

  同时,我在和妈妈打电话聊天的时候得知,在我家附近的路口来了一帮贩卖柚子的摊贩,整天在哪里吆喝着卖柚子。

  我知道这帮人是谁。

  澳洲那边的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知道他们也一定在暗中保护着海珠海峰云朵他们。

  我略微感到了一些安慰。

  和之前方爱国林亚茹他们的管理体制不同,这次到宁州和星海的两支小分队,属于大本营直接指挥,他们的行动不直接向我汇报,和林亚茹方爱国他们也不大发生什么直接联系。

  不知道李顺是怎么打算的。

  在和大本营保持紧密联系的同时,我也安排方爱国他们密切关注着星海这边皇者等人的动静。

  随着春节的临近,空气似乎越来越紧张了,我似乎渐渐嗅到了火药味。

  这天中午,突然接到老黎的电话。

  “小克,中午来我家一趟,我们一起吃顿饭。”老黎在电话里对我说。

  “哦,怎么突然想到叫我一起吃饭了?”我说。

  “怎么?受宠若惊?”老黎说。

  “有点。”我说。

  “那还不赶紧来?中午加上小季一起,我们爷三个好好喝上几杯。”老黎说。

  “呵呵,好,我马上就去,要不要我顺便买几个菜去?”我说。

  “不用,那天你送来的羊还没吃完,今天中午我们吃烤羊,我已经安排人弄了,这就快烤好了,就等你来了。”老黎说。

  “好的。”我答应着。

  然后老黎挂了电话。

  我此时感觉老黎绝非叫我去吃一顿饭这么简单,但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

  我直接去了老黎家,夏季和老黎都在,羊也烤好了,酒菜齐全,只等我了。

  夏季开了一瓶茅台酒。

  落座后,老黎笑呵呵地举起酒杯:“小克,小季,来,我们爷三个一起喝杯酒,今天这顿饭,是春节前我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算是我们的年夜饭吧,提前吃年夜饭了。”

  我一愣,看着老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黎笑而不语,夏季看着我说:“我爸下午要飞北京,然后直接转机飞美国。”

  我有些意外地看着老黎说:“哦,你要到美国去过年?”

  “是啊。”老黎点点头:“光整天在这边陪着儿子也不行啊,闺女在美国会不满意的,再说,我也有段时间没去小季的姑姑了,这次去美国,看闺女看妹妹,在那里和她们一起过个年。”

  “哦……”我点点头,老黎说的倒也很有道理,然后我看着夏季:“夏兄,你不陪着老爷子一起去美国?一家人在一起过年更热闹。”

  夏季说:“我倒是想去呢,很久没见姑姑了,还有小雨,自从她走了之后我就没见过她,我提出陪爸一起去美国,可是爸爸不同意啊……”

  夏季的口吻有些无奈。

  老黎说:“集团这边离不开你,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看好家,看好集团。”

  夏季嘟哝着:“看集团也就罢了,看家,怎么看啊?看什么啊,你走了家里就我自己,我看好自己就行了呗。”

  老黎笑了起来:“即使家里只有你自己,也还是要好好看的,再说了,你妈还在家里呢,过年不能让她孤零零自己在家里呆着,你要陪妈妈过年的。”

  说着,老黎不由自主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夏季妈妈照片,目光里带着几分深情和思念。

  夏季也看了一眼妈妈的照片,不做声了。

  “来,喝一杯过年酒,咱这年,就算是提前过了!”老黎说。

  我和夏季举起酒杯,夏季说:“爸,我和易克干了,你随意喝吧”。

  显然,夏季是关心老黎的身体。

  我也说:“是啊,你不要干杯了,这酒度数可不低呢。”

  老黎摇摇头:“这杯酒,是一定要干的,干完这一杯,后面我随意……来,我先喝了!”

  老黎说完直接干了这杯酒。

  我和夏季也都干了,然后我拿起酒瓶给大家倒酒。

  原来老黎叫我来吃的是年饭,提前吃年夜饭,原来老黎要到美国去过年了。

  “小克,这过去的一年里,你的工作和生活可谓是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老黎笑眯眯地说。

  我说:“感觉如何?还能如何?随波逐流呗,现在感觉还算凑合吧,反正日子还得过,争取保持淡定的心态吧。”

  “嗯,这样看待荣辱得失就对了,就得永远保持一颗淡定的心,就得让自己做到荣辱不惊。”老黎说。

  夏季笑着说:“易老弟这一年下来,心态成熟多了,多点挫折其实回头想想也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我说:“比起你老兄来,我可差得远了,你的心态比我成熟多了!”

  老黎呵呵笑起来,说:“小季和小克你们俩,其实在我看来,是各有所长,论起做企业管理的经验和阅历,小季占优势,论起这之外的事情来,小克又多了几分长处……你们俩要多互相取长补短才是,你们俩的长处要是结合起来,那才是完美呢,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

  老黎这话似乎是有话外音的,我听出来了,看夏季的表情,似乎他也听出了什么,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下,拿起筷子夹菜吃。

  “来,咱们喝第二杯酒,这杯酒,为你们兄弟俩今年的收获干杯,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管是进步还是挫折,都是收获,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老黎又举起酒杯。

  我和夏季举起酒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干了,老黎很听话,没有干,抿了一小口。

  “小季今年干的不错,集团各项事业蒸蒸日上,都取得了较快的增长,集团的实力进一步壮大,业务范围进一步拓展,内部管理进一步理顺,经营效益进一步提高,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老黎带着赞赏的目光看着夏季。

  夏季开心地笑了:“爸,我一听你夸我就格外开心,可惜你夸我的时候太少了。”

  老黎呵呵笑着:“小时候我夸你的次数多,因为我信奉一句话: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但你长大后,特别是开始全面管理集团后,我就不能老是夸你了,该打板子的时候还是要打的,表扬和批评是要结合进行的。”

  夏季嘿嘿笑起来。

  我也笑起来。

  “事业有成了,就该要多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男人不能光做事业,还得有个家,这才算是完整的人生。”老黎说。

  “额……”夏季又笑。

  “老爸我一直希望你能早日找个合适的女孩子成家,你妈妈也一直在看着盼着呢。”老黎又看了一眼墙上挂的夏季妈妈的照片,继续说:“我看你如果有中意的女孩子,就要主动点,咱们家对儿媳妇的要求不高,就是六个字:贤惠朴实持家。能做到这六个字,就足够了……怎么样,小季,现在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呢?说来给老爸听听!”

  夏季嘿嘿笑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老黎:“爸,我给你说,秋桐——”

  老黎突然打断了夏季的话:“对了,你说到秋桐,老爸我倒是哪天想找个机会和秋桐谈谈呢。”

  夏季眼神一亮,看着老黎:“爸,你……你要先和秋桐谈谈?”

  我的心此时突然猛地一沉。

  老黎说:“是啊,我想找个机会和秋桐谈谈,秋桐可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啊……我对秋桐可是评价很高的。”

  闻听老黎此话,我的心继续往下沉。

  夏季脸上则带着压抑不住的快乐表情,使劲点头:“是啊,爸,你说的对,你真是慧眼啊,你太会看人了,秋桐的确是难得的优秀女孩子,十万里挑一啊……”

  老黎点点头,看着我:“小克,你说呢?”

  我硬着头皮点点头:“是的,不错,秋桐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人。”

  老黎呵呵笑着:“这么说咱们都是一样的眼光了,我想啊,秋桐这么优秀,那么,她周围交往的女孩子也一定差不了,秋桐的眼光也一定是差不了的了。”

  夏季此时似乎突然发觉老黎这话的意思不大对头,看着老黎结结巴巴地说:“爸,你……你的意思是……”

  我这时也有些愣愣地看着老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