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 第197回 世间道 之 世界如此美好

第197回 世间道 之 世界如此美好

  康姨妈被一下打的偏过脸去,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皱褶的眼皮翻得像隔夜的千层饼,她捂着脸颊,“…娘,你…”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王老夫人含泪道:“你自小随我们在任上,被捧着夸大的,便瞧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你哥哥嫂嫂,你妹子妹夫,还有旁的亲戚……你觉着人人都该顺着你,依着你。但凡有一丁半点不顺心,就生出怨愤,总念着要讨回口气,事事睚眦必报。仗着我和你爹的宠爱,胆大包天,一步步走错,到如今,竟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禽兽之事!将骨肉至亲一股脑儿累进去了,我…我护不了你了…”老人泣不成声,苍老的面容满是痛苦。

  王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万分感激的看着母亲。王舅父心有不忍,似想说些什么,被王舅母扯了下袖子,又闭上了嘴。

  盛紘心中放下一块重石,处置姨姐总比处置自己老婆好,他转头看明兰,却见小女儿站着一动不动,静静望着王老夫人,面上现出很奇特的神气,好似有些失望,又似隐隐敬佩。

  “娘!”康姨妈终于回过神来,凄厉的尖叫一声,“您要舍弃女儿么?!”她心中惊惧之极,语音调子都颤了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这么多年来,母亲说归说,骂归骂,最后总是肯帮自己的。那年丈夫最宠爱的小妖精和她肚里的孽种一齐见了阎王,丈夫几乎要请族长写休书了,母亲还不是护着自己顺当过关了么?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经过了,眼前这关也必然能过去的!

  她伏在母亲腿上哭道:“我的婚事是父亲定的,这几十年来女儿过的生不如死。如今母亲却想撒手不理,天下哪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呀?!若是爹爹在世……”

  “休得辱没你父亲一世清名!”王老夫人勃然大怒,“三个儿女中,你爹最对得住的就是你!在西北任上许多年,你大哥寄住成大学士门下读书,你妹子托付给他叔父,只有你,始终养在我们身边!可这些年,你一桩桩一件件,对得起你爹在天之灵么?!……这回,我再不能替你遮掩了,不然怎么对得住亲家的情分!”

  想起长女自小言语伶俐,在父母跟前卖乖撒娇,比老实木讷的儿子聪明,比直来直去的次女机灵,老夫妇不免多疼了些。没想娇宠成患,酿出今日大祸。她不禁又流下泪来。

  盛紘心下感动,忍不住道:“小婿谢岳母主持正义。”又朝王舅父拱了拱手。

  明兰心中翻了个白眼。

  康姨妈面色惨白,眼中升起异样的光,一日一夜的捆绑和羞辱,恶臭和饥饿,她早是头重脚轻,此时再一受激,脑子不甚清楚,混乱中只知母亲这回不肯再帮自己,脑中回响着‘亲家如何’的话。

  她豁的一下站起来,朝母亲兄嫂冷笑:“好,好!我不如妹子嫁的好,女婿儿子各个都出息,夫婿也风光,在娘心中自然不同。我如今落魄了,夫家又没本事,怨不得娘家瞧不起。如今连骨肉至亲也来踩我一脚…我,我还不如死了好…”说着,就往墙边冲过去。

  此时屋内并无许多婆子丫鬟伺候,眼看康姨妈便要撞上墙,只见刘昆家的斜里刺出,堪堪堵住康姨妈,双臂死抱住不放。她自小在王家内宅服侍,对这位大小姐的习性十分了解。王氏出嫁时她并未立刻陪去,是以亲眼目睹了康姨妈婚后回娘家哭诉的几场好戏,无非一哭二闹三上吊。从王老夫人说出那番话后,她就暗暗注意着康姨妈一举一动。

  刘昆家的被撞的胸腹生疼,艰难的吐出一口气:“姨太太怕是累了。”

  王舅妈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康姨妈的另一条胳膊,急声道:“说的是,大妹妹糊涂了,先下去歇歇罢。”连那种话都说出来了,只差没指着娘家骂嫌贫爱富,攀附讨好有权势的小女婿家,再说下去也不会有甚好话,还是赶紧拉下去的好。

  康姨妈被挟得动弹不得,只能嘴里断续嚎着‘我要死,让我死’之类。

  祁妈妈脑子甚是灵光,赶紧道:“舅太太说的是,我家太太又惊又疲,说了冲撞的言语,万请莫要见怪。不如叫我先伺候太太回去歇息罢。”先逃出去再说。

  王老夫人心中一动,正要点头,明兰笑呵呵道:“盛家虽不如康府根深叶茂,可供姨母歇息的屋子却是不少的,祁妈妈可以陪姨母到厢房歇歇。”

  祁妈妈搀着康姨妈的胳膊,笑道:“叨扰了这许久,哪好意思再麻烦呢?再说了,到底是自己家里歇的舒服。老夫人,您说呢?”

  王老夫人也希望大事化小,总得先把这火药桶闷住了才好,便对盛紘道:“好女婿,你大姨姐如今是糊涂了,不若叫她先回去?旁的事,咱们来说。”

  盛紘正要点头,已听见明兰抢话道:“这断断不成!”

  王老夫人被明兰三番两次抢白,言语逼迫,早是心头不快,盛紘见岳母神情不好,忙喝道:“休得无礼!”

  明兰笑道:“爹,非我无礼。丑话总要说在前头——”她转身朝王老夫人,“叫康姨妈回家,倘若她跑了,怎么办?”

  王舅母差点笑出来,连忙忍住。王老夫人十分不悦,沉声道:“我念你年纪小,又为祖母重病而急昏了头,这才胡言乱语。什么叫‘跑了怎么办’,你当我王家是市井小贼么?都是高门大户的,什么不能好言好语的说!”

  明兰语带讥讽:“这可难说的很。下毒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能的。倘若姨妈真跑了,难不成还叫我爹击鼓报官,满天下张榜通缉去?”

  王老夫人面上一阵黑气,转头对盛紘道:“姑爷,你这闺女倒是有规矩的很呀!对长辈咄咄逼人,我这把年纪了,她一句都不肯让!”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