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 第185回 世间道 之 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185回 世间道 之 聪明反被聪明误

  大约是安逸久了,警觉性不如以前,隔了两日明兰才觉出不对来。

  顾廷烨似是愈发阴阳怪气,前一刻尚与她说笑,后一刻便沉默不语,用意不明的盯她看上半天,叫她心头发麻,倘有空了,也不似之前那般与她玩闹,常是一个人抱着儿子出神。

  问他怎么了,男人淡淡敷衍一句:“无事。”

  公孙先生近日洒脱空闲的很,学古人击鼓作乐唱曲,瞧这样子也不似朝堂有事;明兰心下愈发惴惴,细细想了,赫然是那日赴齐国公府寿宴起不对的,顿时心惊不已。

  这日待顾廷烨上了朝,明兰把顾禄叫来,也不如何隐瞒,直接道‘瞧那日侯爷在齐府不甚痛快,到底出了何事’,顾禄素来记性好,可想了半日也不觉有何不妥,明兰便叫他将那日顾廷烨入齐府之后诸般事宜一一说来。

  “侯爷先与老国公拜寿,说了会子话,后来英国公辅国公几位都来了,大伙儿便说起旧年老事,几位大人都夸侯爷是千里神驹……入了席,韩国公老是挨过来与侯爷说话,侯爷便一个劲儿的劝酒,后来韩国公醉倒了。不知谁又说老国公有福气,四代同堂什么的,老国公一高兴,便叫人将两位曾孙抱了来,当众给各位大人看……”

  明兰强自按住心头乱跳:“老国公可曾有说起那两个孩儿的名字?”

  顾禄想了想,答道:“只说了那哥儿,是叫翰明的;老公爷心疼这唯一的曾孙,还将名字写了好些张,贴到外头让人叫呢。”

  明兰默然,不再多问什么,只温颜夸了顾禄几句,然后叫小桃送出去,小桃照例揣了满怀的果子点心给他,然后领了出去。

  春风拂面,竟生生沁出冷汗来,摊开湿漉漉的掌心,明兰伫立窗前,懊恼不已,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此刻她便是将齐衡海扁一万遍的心也是有的了!

  她与齐衡的事,顾廷烨原就知道,话说她俩第一回见面,正是她和齐衡演活戏的唯一观众,后来时过境迁,齐衡娶妻,绿帽,考科举,顾廷烨娶妻,绿帽,混江湖——就是打死她,明兰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嫁给在京城纨绔界闻名遐迩的顾二叔呀!

  是以,当初她介怀的反而是贺弘文,毕竟他们俩才是认真考虑过婚嫁的对象,谁知他十八代祖宗不积德的齐元宝会脑袋抽风至此?!

  现在该怎么办?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她和齐衡的往事的,干嘛现在还介怀呀呀呀!

  明兰抱头哀嚎,在榻上翻来滚去也想不出个主意来,便把刚睡醒的团哥儿捉到面前,双手固定住他的小脸,“你也替娘想想办法呀!”

  可惜小胖子听不懂,还不住的往她怀里拱,胖胖的脸蛋直蹭她的胸脯,张开小嘴到处乱找,明兰恼羞成怒,用食指顶开他的大脑门,“你个吃货!”

  ——还是个笨蛋小吃货,她早断货了好不好!

  问题查明了,接下来该如何解决才是个难题,素来明快决断的明兰也一时呆滞了;仔细想来,她上辈子固然是只菜鸟,其实这辈子也没怎么好好处理过这种事,关于齐衡,贺弘文,甚至顾廷烨,与其说事感情问题,不如说是生存问题。

  明兰看着斜倚在床头的丈夫,鼓起勇气微笑,找话说:“今儿回得这般碗,是否要用宵夜点心?”顾廷烨却摇摇头,“已经不早了,吃了便睡,容易积食。”很简短,然后将怀中已经东倒西歪的团哥儿交给乳母,自己去案头寻了本书看。

  明兰忍不住在心头破口大骂:没功夫吃宵夜,倒有功夫看书?不吃拉到,饿死你最好!当心装`b过了头,成了2b!

  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会儿不是赌气的时候,明兰努力东拉西扯说起今日的家常琐事,谁知男人只是随意哦了几声,敷衍之意溢于言表。

  明兰束手无策,只好去净房,待盥洗回来后,发觉顾廷烨依旧是那个姿势,披着中衣散着长发靠在床头看书,明兰眯眼去看,还好,书不是倒着的。

  爬上床后,她照例挨到里边,却见男人没有任何放下书本的意思。又过了半响,明兰终于忍不住:“侯爷可要歇息了?”顾廷烨默了半刻,才低低嗯了一声,熄灯,撤帐。

  无计可施的某人,黑暗中悉悉索索的去摸男人,纤细的手指十分越过锦被,伸入男人的襟口,缓缓探索了一阵,胸膛上的肌肤渐渐发烫起来,某人赶紧将身子挨过去磨磨蹭蹭——倘若这招再不行,她可真技穷了。还好男人并未有柳下惠的意思,粗重的喘息未及,便翻身压住,毫不客气的享用起来。

  次日,腰背酸痛的某人暗自窃喜技已售出,谁知待男人回屋时,又恢复原状,神色淡淡的,不爱多说话,很有一种‘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的意思。

  面对着这种半死不活的态度,明兰忽想起一句话——狗咬王八,无处下嘴。

  苦思冥想了几日,不得明白,明兰颇觉心疲,见天气一日日热了,便叫人采摘了些池塘里的菱角,又捉了几条肥鱼,前去郑将军府串门,也算散心。

  小沈氏肚皮也渐渐隆起,她这胎来的不易,婆婆长嫂和丈夫都不肯叫她到外头去,正闷的发慌,见明兰来访顿时喜出望外。

  “…这几日,我觉着身上都快养出虫来了,连去园子里多走一会儿,嫂嫂都不肯呢…”小沈氏大吐苦水。明兰细细端详她,只见她面盘圆润,气色甚好,就是一脸无聊。

  小沈氏压低声音:“我觉着嫂嫂也是太小心了,当年皇上还在藩之时,我见过那儿的妇人,肚子老大了,还到处跑呢。不照样生出活蹦乱跳的娃娃来?还有二三品的诰命妇人,快临盆前半个月,还在游园呢!偏京城规矩多!”

  明兰正色教训:“人家夫人出门,游园,都规规矩矩的端坐吃茶,你是猢狲投的胎,一出了这门,能老实的了?你嫂嫂这是摸清了你的秉性呢!”

  这话倒也有七八分真,小沈氏小叹了一口气。明兰瞧她懊丧的样子有趣,伸手指点她的额头,打趣道:“你且老实待着罢,何况这肚里的孩儿,又不是你一人的,哪容你使性子?”

  小沈氏粉面微红,小声道:“我晓得,为了这孩儿,相公也是……”

  明兰故作惊愕:“我是说你婆婆和嫂嫂,为了你能有孕,拜了多少菩萨,念了多少经书,又许了多少香油钱……你想到哪里去了?嗯,不过小郑将军也的确出力不少。”

  小沈氏羞不可抑,向明兰丢了一个软垫,又想扑过去掐她的嘴,明兰连忙叨扰道:“别动别动,你如今可金贵着,倘掉了跟头发丝,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