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 第178回 ·上
  出了月子的头件事,当是把自己从头到脚连洗三遍,然后更是每日两洗,洗了再洗,想想这般暑热天日,居然那么多天没洗澡,明兰立时头皮发麻,叫小桃搓的再大力些,弄的皮肤一片片发红。进本站。崔妈妈瞧的心疼,其实坐月子那会儿,她每日都会拿温水投了柔软的巾子,给明兰身上细揩几遍,哪里就臭成这般了,非要这般,生生把自己搓下一层皮来才高兴。

  半人高的澡桶热气腾腾,以西南运来的香柏木和紫铜丝细细箍成,明兰舒展的坐在里头,水中的香精,被滚烫的水汽一蒸,顿时满室芬芳。上回宫里赐的香乳花露还留了许多,她当时怀着身孕,因怕有影响方没敢用,这都攒了下来。这是也不知有否保质期,便索性往水里倒去,崔妈妈看的再度一阵嘴角抽搐。

  卧榻之侧,暂无猛兽毒蛇酣睡。明兰前所未有的轻松,再不用隔几日去请安,每句话出口前都要想了又想,生怕着了道;每日睁眼起,就得思考防守反攻。往细里想,其实她本人与太夫人无怨无仇,本不用这般以命相搏,可那老女人够不着强大的正面对手顾同志,就只好拿同性同胞下手,于是自己顿时成了重灾区,纯属连带灾害。

  这份工真不好打——明兰忍不住又往澡桶里倒了两瓶御制香露,有价无市,真过瘾。

  氤氲香氛中,崔妈妈又无奈又好笑,拿着洁净的细棉布巾子给明兰擦拭着,自己的面庞却瘦削的厉害,皱纹如浴桶边沿上的柏木纹路般蜿蜒,明兰一阵黯然,崔妈妈岁数也不轻了,这阵子心力交瘁,活脱老了十岁般。叫她家去好好歇息将养,她却死活不肯,只整日守着团哥儿,好似一个不留神,就会有豺狼恶徒把孩子叼了去。

  经丹橘小桃几个好说歹说,明兰又祭出绝招,哄道将来她还要生十七八个孩儿,都指着崔妈妈照管呢,崔妈妈这才让了步。

  洗浴毕,明兰披着雪绫缎子的里衣,在那半人多高的镜子前来回转了三遍,大眼睛弯眉毛,白里透红的脸蛋,皮肤都粉扑扑,托太夫人费心算计的福,吃不香睡不好,因是都不怎么见丰腴,产后肥胖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很好很好,明兰十分满意。

  穿好衣裳,她走到床边抱起孩子,看着团哥儿满是肉褶子的短胖脖子,她喜孜孜的用力亲了一口;小肉团子很有本事,把肉都长到自己身上去了,一点都没留给娘亲。

  “夫人,郝管事使人来说,老鼎师傅已来了。”绿枝从外头进来,轻声禀着。

  “叫郝管事领师傅去瞧房子,你和廖勇家的也跟着去。”明兰头也没抬,怀中的小肉团子蹬着手脚,发出咯咯声,“那几处叫烧坏的屋子,先不紧着修,要紧的是先把大嫂子要住的院子打理好,叫我知道偷省了木料,可不饶的。”

  原本太夫人搬走,空出了主屋正堂,就该顾廷烨夫妇搬进去,奈何太夫人掌权数十年,那里一砖一石都充满了旧主的印记,非但明兰不愿住进那气息阴冷的旧屋,连顾廷烨也心生忌惮。夫妻俩一合计,索性将府邸中心转移,将原侯府的主屋重新翻修,只作别院之用。

  这么一来,偏居主屋的邵氏母女便也得搬了。不知是因了前次起火之时不曾来救助,心生歉疚的缘故,还是娴姐儿平白多了半副身家的因由,邵氏此番特别好说话,明兰只提了一次,她考虑了一夜,第二日就同意了。

  新居位于澄园西南,东临莲塘小池,西靠竹林,端的是景致风水俱佳,邵氏本还有些不舍亡夫气息,但瞧女儿一见了新居,便如脱笼的小鸟般快·活,一忽儿小大人般指着这里如何布置,那里怎样排整,一忽儿又兴冲冲的去瞧新邻居蓉姐儿,她的些许伤感便也消退了。

  其实在小孩子看来,旧居虽然气派高贵,但处处阴暗晦涩,她自小到大触眼都是死亡阴影,哪及新居阳光明媚,一开窗门便是满室的清新空气和鸟语花香。

  母子俩笑着顽了会儿,团哥儿开始发困,明兰小心的轻摇着他,继续吩咐着:“把上回伏家送来的那面苏绣的玳瑁屏风送去,蓉姐儿有的,娴姐儿也得有。丹橘,你回头与嫂子跟前服侍的人说,缺什么摆设物件,只管去库房取。”

  她说一句,丹橘就应一声,绿枝忍不住笑了:“瞧夫人说的,丹橘姐姐早就去说过了,偏大夫人小心,只说都尽够了。”

  邵氏还算好相处的,属于不帮忙但也很少添乱的类型,时不时有些顾影自怜的哀怨,但很少表现出来膈应人,不过人家一个寡妇,不哀怨难道还镇日的欢欣鼓舞吗。反正明兰也不打算跟她做好姐妹,只消彼此客客气气的,尽了面子情就好。

  “再有,跟老鼎师傅说,这府里如今人少地多,空旷着地方显冷清,索性将山林那块地再圈大些。栽几片竹林,种些笋菌,另再单辟一片出来,我要建一座暖房,大嫂子定然喜欢。还有,把原先侯府后头的园子圈起来,回头养些鹿儿兔儿山鸡什么的,也显得生气些。”

  这是昨夜明兰刚想出来的,顾廷烨一听颇觉新鲜,自是赞成,其实以明兰的意思,偌大一座府邸,空地这么多,空闲人手又这般多,就是划出田垄来栽种蔬菜也尽够阖府人吃了,可惜这样太失雅观,只能养些山菌野味,既丰富下菜篮子,又能省些不必要的支出。

  “府里这许多林子园子,是以栅栏和里墙定要修严实了,叫老鼎师傅别惜了工力,做的好了,我总是有赏的。”

  绿枝笑着一一应了,依旧不敢大声,怕惊着团哥儿,转身轻掀帘子出去。

  走了劲敌,明兰整个人都懒散下来,看着怀中的肉团子已是呼呼不省人事,她居然也跟着打了个哈欠,这刚起没多久,事也没理几件,居然又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