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 第76回 再回祖宅
  这次回盛家祖宅,全不复两年前明兰来时的欢乐气氛,内宅进出的仆妇们都轻手轻脚,不敢有半点喧闹嬉笑。

  明兰先拜见了苍白瘦削的盛维夫妇,李氏一脸憔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大老太太不是一般意义的母亲,她当年带着弱子幼女历尽坎坷才换来了今日盛府的繁盛光景,李氏作为长房长媳,自得鞠躬尽瘁,这几个月下来已累掉了半条命了。

  “父亲母亲服侍祖母病榻前,委实辛苦了,儿子来迟了!”长梧泣倒在盛维夫妇膝前,允儿也跪在一旁,李氏连忙扶起儿子儿媳,然后拉着允儿坐在一旁,连声:“我的儿,你有身子在,这一路已然累着了,待会儿见了老太太后便去歇息罢,家里不会见怪的。”

  允儿坚辞不肯,盛维也道:“听你母亲的话,这也是老太太原来交代过的。”李氏转过身来,一手一边拉起明兰和小长栋的手,怜惜道:“好孩子,你们也累着了,赶紧随我来吧。”

  走进大老太太的寝房,明兰闻到一股刺鼻的中药味,屋内正中置了一个五层高的鎏金八宝莲花座暖炉,里头的银丝炭一闪一闪的亮着,外面寒冷,一进屋子骤然暖了起来,小长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明兰轻轻抚着他的背。

  盛老太太坐在床头,看见自己的孙女孙子,原本肃穆的神情露出一抹笑容,微微点头,却并没有说话,长梧已经一步上前,扑倒在床前,哀戚的哭道:“祖母,孙儿来了!”

  明兰微微走近,只见大老太太满头白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眼眶深深的陷下去,鼻梁竟也有些塌了,她虚弱的躺靠着,双眼紧紧阖闭着,听见长梧的声音也只能微启嘴唇动了动,发不出什么声音来,最后在汤药婆子的帮助下艰难的点了下头,没过多久又昏迷过去了。

  一旁服侍的文氏,轻轻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几日前起,祖母就说不了话了,只能咽些薄粥,今日算是好些的了。”长梧连忙躬身道:“嫂子劳累了。”

  因怕打扰大老太太歇息,众人便退了出来,回到正房坐下后,长梧夫妇和明兰长栋给盛老太太见礼,盛老太太问了几句京城可好,长梧都一一答了,李氏见外头大箱小笼的一大堆,觉着奇怪,长梧支吾着:“…已报了九个月…”

  李氏心疼起来,儿子升任把总后,她在娘家夫家可没少威风,如今她家也算要钱有钱要官有官的,虽然伺候大老太太辛苦,但想到子孙将来也会这般孝顺自己,什么都忍下来了;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让儿子拿前程来孝顺。

  李氏呵斥道:“自作主张!在京里好好当差就是,家里有我们和你哥嫂呢!朝廷并无明令规制孙辈也要丁忧呀!”好容易得来的官儿,要是叫人顶了怎办?

  盛维看了一眼盛老太太,威严道:“儿子事先与我说过的,虽说并无明令,但梧哥儿有这个孝心,总是好的!你别掺和,我心里有数!”

  盛老太太正拉着明兰的小手,左一眼又一眼的巡视宝贝孙女胖瘦,闻听此言,微微一笑,冲着李氏安慰道:“侄媳妇勿用担心,他叔早与中威卫上下几个正副指挥使打好招呼了,那位置给梧哥儿留着;若一时之间,家国社稷需人出力,上峰也会夺情召复的。”

  盛维夫妇大喜,立刻叫长梧夫妇给盛老太太磕头,明兰很机灵,立刻上前扶起堂兄嫂二人,连声道:“嫂嫂有身子了,不好乱动的,赶紧坐下吧;梧二哥哥秉性孝顺,以后不计仕途子嗣,都必能顺遂的。”

  李氏见明兰这般识趣,说话乖觉,心里十分喜欢,从一旁的丫鬟手中取过两个早已备好的荷包,分别塞给了明兰和长栋,又从自己腕子上撸下一对翡翠镯子给明兰套上。

  明兰见这镯子色泽碧翠,通透晶莹,触肌温润,通体竟无一丝杂色,端的是极罕见的上品,她立刻连声道辞,李氏不依,一脸慈爱道:“好孩子,明年你就及笄了,大伯娘是没法子去观礼,这权当提前给你的贺礼,不可推辞的。”

  明兰回头,见盛老太太微微点头才收下,恭敬的福身道谢,一边下福,一边心道:

  大伯娘,其实您不用忧心,官场上的的男人都门儿精,虽说孙辈无需硬性丁忧,但武将和文官的一个很大区别就是,在太平岁月,武将在或不在区别不大,还不如丁忧九个月,博得个好名声,反正盛紘和长柏会替他看着官位的。

  接下来,大人们有话要说,小孩子们就先出来了,小长栋骑了两个时辰的马,一开始还觉着好玩,后来就受罪了,大腿内侧肌肉一阵酸疼,长梧早就叫了婆子备了药膏给他敷上。

  明兰本来想跟进去照看,被小长栋绷着小脸赶了出来,明兰看着面前‘砰’关上的门,大为腹诽:不就有只小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她没见过世面呀。

  一出门,品兰正在外头等她,一见她就扯着她的袖子,一脸凶恶道:“把镯子交出来!”那对镯子是李氏多年的心爱之物,品兰早惦记许久了。

  明兰晦气的哼了声:“最近真是倒了血霉了,前几日遇水贼,今天碰路匪!”其实李氏早给京城的三个兰备了及笄礼的。

  说着,明兰就褪下镯子递给品兰,品兰兴致道:“我听二嫂都说了,那水贼怎样?你见着了?”明兰豪迈的一扬首,骄傲道:“何止?我以一当十,打退了一船的蟊贼!”

  品兰白了她一眼,接过镯子,笑嘻嘻对着日头看了看,又放在自己腕子上比对了半天,然后还是还给了明兰,明兰只收了一个,另一个塞了回去:“咱们一人一个罢!”

  品兰虽心里喜欢,但却不好意思,犹豫道:“这是母亲给你的,怎么好……”明兰拍着她的肩,调侃道:“拿着罢,见一面分一半,不是你们道上的规矩么。”耍嘴皮子的结果,又被品兰的大力金刚爪揉搓了一顿。

  晚饭后,明兰随盛老太太回屋歇息,才有机会好好说话,谁知明兰刚黏上老太太的胳膊,嬉皮笑脸的还没说上一句,老太太便冷下脸来,喝道:“跪下!”明兰呆了呆,老太太疾言厉色道:“还不跪下!”

  明兰赶紧从老太太身上跳下来,噗通就跪下了,然后房妈妈板着脸从后头出来,手里捧着一把令人心惊胆战的戒尺。

  “左手!”老太太持尺在手,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