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邪王难宠,医妃难撩 > 第四百零八章 再见念雪
  而等他离开了之后那个从方才起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黑衣男子,却不知突然从哪个方向窜了出来。一柄寒刃果断出手,在那男子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将他一刀毙命。

  只见雪白的原野,那年男子温热的血液喷洒在白雪之,不消片刻便被冻成了冰。

  那黑衣人抓了一把雪拿来擦拭了带血的匕首,然后才将手伸进那男子胸前的衣料,将那小纸条给掏了出来。

  “长生宫……”

  看着那纸的内容,他喃喃地念出这个名字。

  “呵呵……”沙哑的声音响在辽阔的旷野之格外的突兀,“这么多年了,终于还是……”

  只见他说完,反手便将那纸条捏成一团扔在了那年男子的尸体之,然后便使了轻功,头也不回地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

  而在他离开了没有多久之后,却又有一青一白两个身影落在了那尸体的跟前。

  “是他!他死了!”

  狂风吹起那青衣人垂在眼前的发丝,露出一张姑娘家的脸来。

  而那忧心忡忡的模样,不是青画还有谁。

  “看来除了我们还有旁人在追踪王妃的踪迹!”

  仔细地检查了那死者的情况之后,她身后那白衣男子亦解下了蒙在脸的布巾,露出一张俊俏的青年男子的脸来。

  没错,这回来的二人,正是青画与临风。

  自打昨夜陛下在殿昏迷,官七画被官清颜拽走之后,青画便再也没有见过官七画了。

  她的身份只是个小小的侍女,那时陛下昏迷被人抬进了偏殿,以她的身份没有主子带着可是连那偏殿的大门都进不去的。

  于是她虽然焦心,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等着。

  那时的她虽然听人说了自家王妃是去给陛下医治去了,可是具体官七画在偏殿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也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在外头等了官七画一个多时辰,最后等到的竟是睿王妃蓄意谋害陛下被盛怒的昭然帝打入天牢的消息。

  她甚至连自家王妃都没有瞧见一眼,官七画那样被送进了天牢。

  青画自责之余,便只能出来找临风想解决的办法。

  最后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二人便想着要去天牢走一趟。算救不出王妃,至少也要找王妃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等他们今晨终于潜进天牢时,却发现天牢大门敞开,一个白衣人鬼鬼祟祟地背着个东西从里面走了出来。

  二人疑惑,便打算探他一探。

  谁知在那路瞧见了官七画不小心露出来的脸,这才认出那白衣男子身背着的东西竟然是他们的王妃。

  他们自是想将官七画夺回来的,奈何那人轻功绝世,即便是临风和青画也追他不。

  于是他们便一路远远地跟着那白衣人出了皇宫,追到了这城门之外的旷野。

  谁知道才刚到这,瞧见便是这样一具看样子死了还没有多久的尸体。

  “这是什么?”

  青画眼细,纤长的手指从那男子尸体一旁的枯草之捡出来一个被人揉成一团的小纸团。

  “我看看!”

  接过那纸团展开,待看清面的字,临风霎时变了脸色。“长生宫!”

  ……

  北风呼啸,在那官道之的马车里,睡了这么久的官七画终究是察觉到了不对,在马车经历了一个簸箕之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许是叶述后面还喂她吃了什么东西吧,官七画砸吧砸吧嘴,感受到口腔散出来的一阵淡淡的清香。

  同样的,除了身边的环境便温暖了,官七画也感觉到之前因为受刑而一直萦绕在周身的疼痛亦减轻了不少。

  扶着身下柔软的被褥坐起身来,借由着从窗户外照进来的光线,官七画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周围的环境。

  她这才发现自己早已不在叶述的背了,看着样子这应该是一辆正在行进的马车。

  等等,马车?

  叶述这是要带她去哪里?

  官七画咬咬牙,双手撑在车臂将自己虚弱的身子扶起,她艰难地蹭到马车窗户之前,伸出手掀开了那窗户的帘子。

  顿时,没有了帘子的阻隔,外面的风雪迎面便朝着官七画扑来。

  官七画躲避不及吃了一嘴的雪,但是同时也令她看清楚了那马车之外的景色。

  那是一片旷野,旷野再过去便是京城城外那绵延不绝的远山。

  官七画虽不认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她却知道在京城城内可是没有地方会有这样的景色的。

  所以叶述现在,是已经将她带出城了吗?

  官七画不知这时候的自己到底是该开心呢,还是该难过。

  虽然官七画也不愿意跟叶述走,但是相较于被叶述带走她更害怕的却还是叶述让她继续待在那冰凉阴森的天牢之。

  那种孤寂可怕的滋味,官七画尝试过一遍之后便再也不想再体会第二遍。

  所以她这一路才会这么配合,任由着叶述这么顺利地将她给带出来。

  而现在她也几乎不用问叶述,便能明白叶述现在到底是要带她去何种地方。

  叶述是长生宫的人,他一早便告诉了官七画他是来带官七画回长生宫的,所以现在他们应该是在去往长生宫的路吧!

  官七画还兀自坐在床前发呆,从车厢外面便突然传来了叶述的声音。

  “你已经有了伤寒的症状,若是不想早死,赶紧把窗帘放下来!”

  说话的人,自然是如今正坐在马车外赶车的叶述。

  官七画这下真是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有透视眼,隔着车帘竟然都晓得她把窗帘给掀了开来。

  到底是为了她好,官七画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打算听他的话将窗帘放下。

  然这念头还未付诸实现,她不经意间抬头,忽然便透过窗户看见了窗外倒挂着的另外一个人的脸。

  “啊!”

  猝然被那东西吓了一跳的官七画尖叫一声,猛地扔了手的窗帘退回了马车之。

  那哪里是一张脸,那只是一张黑色的面具,一张官七画无熟悉的黑色面具。

  官七画哪里能忘得了,她记得她一次见到与这一模一样的面具是在那个江湖第一杀手念雪的脸。

  现在它又出现,傻子也晓得这肯定是那个杀手又找门来算账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