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1186章
  袁全顺?

  锡江省?

  磊口市?

  好,能搞到这些资料找起来那可就要轻松的多了。

  不过想了想,庞学峰最后还是笑着问道,“郑叔儿,说实在的我原本也只是个老同学帮帮忙而已,不过听您说完了之后我对这事儿也挺好奇的,那个,这块儿石头,能先借给我用两天吗?”

  “我有几个朋友现在在科研所里工作,我想拿到他们那里让他们分析分析,看看这么一块儿普通的石头到底能有什么玄机在里头。”

  然而老郑却立刻就十分大方的笑道,“还借什么呀,给你就是了。”

  庞学峰原本确实是想要过来的,不过一来老郑是和第一次见面,上来就讨要什么东西显得有点儿过于唐突。

  二来是考虑到,既然老郑这么的热衷于搜集这方面的资料,那人家愿不愿意给还是两码事儿呢。

  可是谁能想到,老郑居然这么的痛快。

  “郑叔儿,这……不太好吧!”

  老郑大手一挥,顿时就再次的笑了起来。

  “嗨,这有啥好不好的,拿去就是了。”

  “实话跟你说吧,也就是今天你来问起这事儿了,要不然的话这都已经快要四十年的东西了,我早就忘脑门子后头了。”

  “再说了,就算我没忘,可说不定哪天小静她姨如果一发现了的话那一准儿得给我能扔多远扔多远。”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老袁头儿死的时候儿手里也出现了这么一块儿石头,虽然和我这一块儿不是同一块儿,不过毕竟都是同一件事儿彼此有牵连。”

  “要不是我的书房轻易不让人进,小静的姨早就给我翻个底儿朝天了。”

  庞学峰一听也不再客气,“那我就多谢郑叔儿了。”

  事情终于有了着落,庞学峰和安静还有黄俊媛随后便告辞离开了老郑家。

  不过出了楼道之后,在老郑家不好意思扌由烟的庞学峰立马就叼起了一根烟想要解解馋。

  而这烟才刚到嘴里,黄俊媛就再次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火机给庞学峰点上,这让一旁的安静立刻就用颇具内涵的眼神儿把两个人给打量了好几遍。

  黄俊媛的脸上虽然当时就略微的闪过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不过毕竟比庞学峰和安静的年纪都大,紧跟着便恢复如常,不过却没有多说一句。

  所以总得来说,黄俊媛这个助理还是十分“懂事儿”的。

  庞学峰虽然已经开始慢慢的适应这种被人伺候的节奏了,不够一看到安静的眼神儿,还是赶紧解释道,“不是,黄姐她内什么……”

  然而安静却直接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没事儿,黄姐做你的助理一看就是很称职的。”

  庞学峰也不好怎么接话儿,只得干笑了两声儿。

  可是正当想要岔开话题的时候儿,正好安静来了电话,紧跟和打了一辆出租就离开了。

  而是安静离开了之后,就只剩下庞学峰和黄俊媛了。

  不过也是巧了,黄俊媛估计也是刚才在老郑家的时候儿憋着不好意思去卫生间,这个时候儿终于有了机会。

  于是趁着这个当口儿,庞学峰就一个人先来到了车上,然后掏出手机就给陈成钢打过去了电话。

  庞学峰的想法就是,老袁头儿虽然已经死了快要有四十年了,户口一定早就给注销了,可是说不定还有留存的备份档案什么的。

  而之所以给陈成钢打这个电话,就是抱着这么一丝希望。

  果然,陈成钢听到了之后也感到事情有点儿难办,毕竟这时间跨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毕竟陈成钢本身就是警务系统的,查找起来比普通人不知道要方便多少倍,于是就答应等有了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通知庞学峰。

  庞学峰也知道这次的难度,而只有查到袁全顺的户籍信息之后才能顺势查到他三个子女的姓名,眼下能做到的也就这么多,所以接下来也只能耐心的等消息了。

  事实上除了这个办法倒也也不是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比如庞学峰完全可以通过身边朋友的关系,来打听一下儿十几年前东民巷拆迁了之后这些个老住户的情况。

  因为哪怕只是有着极小的几率,可是其中总要有那么几位老人记得当年的事情的。

  不过这么做势必铺的摊子有点儿大,相应的动静也一定不会小。

  所以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动机,庞学峰决定还是通过陈成钢的关系稳妥一点儿的好,大不了就是又欠了一个人情而已,不过却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就在给陈成钢打完电话,庞学峰刚刚想再次来一根儿的时候儿,一个电话却前后脚的打了进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好久没见的戴小雪同志,这可是个典型儿的活宝人来疯。

  不过当庞学峰看到了来电人的时候儿,不自觉的就乐了起来。

  然而当接听了电话之后,庞学峰却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大仙儿哥哥这会儿忙不忙,不忙的话有个事儿跟你说。”戴小雪上来就直接问道。

  这倒是有点儿出乎庞学峰的意料,因为戴小雪这疯丫头哪次来电话的时候儿多少都得先遛遛嘴皮子,可今天这是怎么了,转忄生儿了?

  “正好儿刚忙完,你说吧,什么事儿?”

  一看戴小雪难得的这么一本正经,庞学峰也就不开玩笑了。

  “嗯,大仙儿哥哥,你认识一个叫陈振声的人吗?”

  陈振声?

  庞学峰被戴小雪这莫名其妙的一问之后,顿时的就愣了一下儿。

  “陈振声?我不认识啊,别说陈振声了,我认识的人里头姓陈的都很少,身边儿除了两个姓陈的朋友之外几乎就再也没有姓陈的了。”

  “小雪,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你说的这个陈振声到底是谁呀?”

  戴小雪说道,“是这样儿的,我有一个刚刚在网上刷微博的时候儿发现了一篇文章,就是这个叫陈振声的人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来的,不过这篇文章却明显就是针对你和山间好泉公司的。”

  “刚巧我朋友知道我和你认识,于是就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我。”

  “我当时看到了后被气得差点儿就要发回复骂他了,不过想到这个人估计是别有用意,所以就忍了忍先给你打过来了电话?”

  确实,光是从戴小雪这会儿的语气中就能听得出来,多少的还带着那么一点儿气头儿呢!

  庞学峰听到了自后再次的一愣。

  微博?

  说实在的,庞学峰虽然现在使用微博的频率比以前多的多了,可要是和那些整天泡在网上刷微博的网虫来说还是少得可怜。

  起码庞学峰每次登陆自己的微博都是因为公司的事儿,而除此之外,基本上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儿。

  不过庞学峰还是问道,“哦?他都说什么了能让你这么生气?”

  戴小雪想也不想的说道,“大仙儿哥哥,电话里说不清,你挂了上微信,我现在就把链接给你发过去。”

  庞学峰只好说道,“那行,我这就上微信去。”

  说完各自挂掉了电话之后,庞学峰紧跟着就打开了自己的微信。

  通过戴小雪发来的链接还果真就进入了那个叫陈振声的微博。

  不过这个陈振声微博中的文章或者图文消息并不多,一眼看去也就五六条儿。

  而且从时间上来看的话,除了最上方的一条儿在昨天发布的之外,其余的几条最近的时间也是17年的,可17年那会儿自己和山间好泉半毛钱的关系都扯不上。

  所以当再次看到最上方那一条儿的时候儿,庞学峰这才感到,估计这就是戴小雪说的那个了。

  《津市的全健倒了,可你身边的全健倒了吗?》

  津市的全健?

  这不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津市全健传销门事件吗?

  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过要是单从这篇文章的标题来看,还真的看不出来这是一篇针对山间好泉公司,或者说是针对自己的文章。

  然而当庞学峰仔细的看过文章内容之后,脸色不由的就越来越难看了起来,也终于体会到了戴小雪所说的那种气愤。

  因为说白了,这篇文章明面儿虽然是在说津市全健集团,可只要是个明眼人,尤其是江林本地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核心其实就是借着津市的全健传销门事件来影身寸山间好泉和庞学峰。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雇用的水军还是这个陈振声的亲朋好友,则在文章下方的评论区里肆意附和。

  庞学峰看到,有几个人更是赤果果的扬言,山间好泉就是江林的全健,要不是通过传销的手段,他们区区只是一个卖水的而已,哪儿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发展的如此迅速。

  看着吧,山间好泉必定长不了,最多也就是蹦跶个一两年的事儿,迟早会有人办他们的!

  虽然十分气愤,不过庞学峰同时也纳闷儿了,因为自己得罪过不少人是不假,可是从来不记得有陈振声这么一号儿啊!

  于是庞学峰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这个陈振声的微博认证信息那一栏。

  这才看到,那里写着的是沿东省江林市盛安物业管理公司总经理。

  这下儿庞学峰更纳闷儿了,因为别说是什么盛安物业了,庞学峰认识的人里头从来就没有物业这一块儿的,就更别提和他们有过什么过结了。

  于是想了想,庞学峰拿起手机就给盛天来打过去了电话。

  “盛总,你知道咱们江林有个什么盛安物业吗?”

  然而让庞学峰没有想到的是,干脆的很,盛天来上来就反问了一句,“学峰,你不知道盛安物业?”

  庞学峰顿时就被问得一头雾水,因为这话就好像自己应该知道似的。

  “盛总,我确实不知道啊,这个盛安物业哪儿的呀?”

  一看庞学峰真的不知道,盛天来这才笑着说道,“盛安就是盛广大通旗下的物业管理公司啊!”

  盛广大通?

  庞学峰这才猛然间的反应了过来。

  要是照这么说的话,弄了半天,这个陈振声原来是房恒磊手底下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