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妃医天下 > 第八百三十章 我是摄政王
  记得刚认识老七的时候,他执掌朝政,与皇后针锋相对。对着太傅,皇后及南怀王一党。分寸拿捏得当,滴水不漏,那时候,日子虽充满了算计,但是他却算无遗策,一个个地扳倒。

  如今,他确实不若以前干脆果断了。或许,太皇太后说得没错。是他心里有了牵挂,因此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缚手缚脚。

  熹微宫中。太皇太后却一改方才的严厉凶狠,“方才骂了你。老祖宗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你真叫哀家失望啊。”

  “对不起。老祖宗。我知道错了。”慕容桀轻声道,眼底充满了愧疚,便是不说其他。若这次。不是老祖宗回来。他此劫难逃。

  老祖宗的话,是当头棒喝,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事事忌讳皇上,甚至明知道皇上行为偏差,却任由不管,且还冠冕堂皇地说他管不了,跟自己说,再大,大得过皇权吗啊?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他错得最多。

  “算了,哀家也不骂你了,你跟哀家去一趟御书房,看看你皇兄他到底都做了什么糊涂事。”

  “是!”慕容桀站起来,扶着她出去。

  不过,皇上病愈之后,所做的事情不外乎是针对他和排除异己,重新巩固自己的势力,按理说也没做什么伤害百姓的事情,老祖宗为何这么生气?

  老祖宗会这么震怒,从他记事开始,便多半是因为国家和百姓的事情,其他事,多半是能忍的了。

  但是,当来到御书房,看到老祖宗调出来的那些宗卷,他却是着实吓了一大跳。

  他加重税收,全科税和科差税比之前重了一半,科差中的户钞本来是不入国家朝政,是给封地的亲王,公主,勋臣享用的,但是如今却全部归入了国库。

  且田赋也增加了鼠耗一项,新生孩儿报户籍时要交丁税,诸如此类的项目,还有七八项那么多。

  不说这些花样的,便是耕者必须要缴纳的赋税,一年下来,便死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这些,可都颁布下去了?”慕容桀骇然问道。

  “已经颁布。”太皇太后道。

  “几时颁布的?我怎么不知道?”

  增加赋税,是国家重之又重的事情,需得先提交内阁商议,再拿到早朝上商讨,从起草动议到实施,起码也得半年的时间,而竟然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颁布下去?

  “哀家回京之前,刚颁布下去的,便是你和子安出事的时候,内阁原先所有的大臣,都被撤换走,如今内阁以孙大人图大人为首,这两人,都是皇帝提拔起来的,所以,这项举措能这么快实施下去,没有反对的声音,便是因为这样。”

  “他是疯了不成?”慕容桀心头恼怒,“父皇在的时候,轻徭薄税,说只有这样,百姓才能吃饱饭,大周才能安稳,他是要逼反百姓吗?”

  太皇太后淡淡地道:“是的,要逼反百姓,但是,不是他,而是你。”

  “我?”慕容桀一怔。

  “你看看,”太皇太后抽出一份宗卷,“史官在这里记着,苛捐杂税是你提倡的,也是你筹办及实施,皇上还在病中,想必,增加赋税的告文上,盖着的是你的大印,百姓会怒会怨,是冲着你慕容桀一个人,等他拨乱反正把你逼下台,却已经收了起码半年的赋税,充盈了国库,也收获了圣君的名声,此乃一箭双雕之计。”

  “好险恶的用心!如今国中不打仗,他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慕容桀怒道。

  “你再看下去!”太皇太后冷哼一声。

  慕容桀再翻开第二份宗卷,这里综合了皇帝最近做的事情,首先大兴土木在皇宫西侧建造一座园林别宫,其次,订造了大批量的兵器,且从大月国订造了一批弓弩,且开始大规模的征兵,征兵本是每年都要进行的,但是非强制性,如今却改为强制,但凡一户中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人就必须服兵役。

  强制性征兵,只有在国家有战事的时候,才会执行。

  如今,大周太平,无外患,内乱只有南怀王,不足为患,他为什么要大举征兵?

  慕容桀再看吏部的递上来的折子,吏部举荐了许多有武功的人,看来,是要在各军中安插将领。

  “他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军队。”慕容桀心寒得很,“他不信我,便连大周的将领和士兵都不相信了。”

  太皇太后意味深长地道:“老七啊,他不杀你,但是步步算计,步步逼退你,他是要你身败名裂啊,他眷恋的已经不仅仅是帝位,还是名声,你执政短短的日子里,有不少的政绩,深得民心,你父皇与哀家都曾对你寄予厚望,想来这在他心里也埋下了芥蒂,那时候不察觉,当你真的出头了,那一丝芥蒂便如洪水猛兽把他吞噬。”

  慕容桀慢慢地把宗卷合上,“建造园林别宫,又是为何呢?不可能为享受的,他不是一个耽于逸乐的人。”

  “他从苗疆请了许多懂得下蛊之人入京,这些人以后就安置在别院里,别宫建造好之后,他自己也会常常去小住。”

  慕容桀明白了,“他要治病。”

  “他逼哀家回来,但是他心里知道哀家未必会尽力救他,所以,他早就做好第二手准备。”

  慕容桀十指交叉,放在宗卷上,“老祖宗,您希望我怎么做?”

  太皇太后瞧着他,“哀家先问你,你会怎么做?”

  慕容桀沉吟良久,道:“老祖宗断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的,一定会救他,如今太子定下,太子位分一定,朝中局势也要趋向稳定,既然我是摄政王,皇上治病期间,自当接掌大权,等皇上痊愈再还政于他。”

  短短几句,虽没立下什么宏愿,但是,却深得太皇太后的心,她满意地点头,“嗯,你知道怎么做就好,哀家虽不舍他,却也不是说不能看着他死而不救他,人都有一死,迟早而已,只是他折腾了一大通,结下了种种的孽缘,也总得他还清了结了再走,去吧,孩子,哀家就住在这熹微宫里给你撑腰。”

  慕容桀起身,深深一拜,“是。”

  他抬起头,眼底多了几分坚定,“不过,出宫之前,我想见见皇上。”

  太皇太后微笑道:“去见他吧,且以胜利者的姿势去见他,好叫他知道,这一局,他败了,一败涂地,你也可以正式跟他宣战,先压他一头。”

  慕容桀再深深一拜,“知道。”

  网s.,更新w快广t告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