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 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 因果循环
  “不是主宰,终究差了点儿。”

  “什么?”

  此话一出,远处,三大主宰者全都惊呆了。

  “这小子还不是主宰,这,这……这怎么可能?”

  项阳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如此恐怖滔天的境界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主宰者?

  这一刻,哪怕是最为淡定的那个实力最强的青年主宰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初不可思议的神情。

  然而,这时候,项阳则是咧嘴笑了出来,他的目光看向毁灭主宰,“是不是特别意外?”

  “有点意外,不过,这样更好。”

  毁灭主宰点了点头,然后,眼神露出狰狞之色,“既然没有成为主宰,本主宰就能放心将你吞噬了,而不用怕被你反噬了。”

  吼!

  伴随着一声怒吼声传出来,毁灭主宰的身形再度朝着项阳扑过来,他周身的气息提升到了巅峰,身形与那一柄神剑融合归一,一剑朝着项阳劈下来。

  “赤雪一脉,最强者皆是擅长剑道,这,正是本主宰传下去的,你可知道当年的剑道主宰和太虚主宰、命运主宰是如何灭亡的?是因为本主宰吞噬了他们。”

  “本主宰之剑道天下无敌,无人能挡。”

  呛!

  一剑劈下来,没有多余剑招,但是却让项阳避无可避,只能提剑格挡。

  轰!

  两剑相交,项阳整个人被炸飞出去,他的脸上带着震惊之色,有点儿相信了毁灭主宰所说的话了。

  对方,真的有可能是赤雪一脉的创始人。

  赤雪一脉都是剑神,是天生的剑道无敌王者,但是,这一切都来自于他们的血脉深处的剑道本领,而这一切的剑道意识,正是来自于毁灭主宰。

  他心中震撼着的同时,毁灭主宰再度一剑斩下来,项阳再度格挡,然而,依旧挡不住,他整个人再度被炸飞出去。

  “嘶……”

  “挡不住,这家伙太恐怖了。”

  项阳的脸上带着惊骇之色,这一刻,他真正意识到了毁灭主宰的恐怖。

  轰轰轰!

  于是,混沌之中,出现了让人惊骇的一幕,毁灭主宰一次次提剑斩下去,而项阳则是一次次被斩飞,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肉身已经别斩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都瞬间就复原。

  一次次轰击,使得项阳脸上带着的震惊之色越来越浓。

  “不行,这样太被动了,只能突破成为主宰者了,但是,如果就这样成为主宰的话,并不够完整,我不甘心。”

  项阳心中怒吼着。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突破成为主宰者,是因为他知道,虽然自己在太初之地已经将一些都得到了,但是,自己的道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圆满状态。

  若是现在突破,确实能成为一名主宰,但是,却不是自己想要的最为圆满的状态的主宰。

  “吼……”

  他怒吼着,拔剑斩天,一剑斩碎虚空,轰然迎上了毁灭主宰,然而,下一刻,依旧是一剑斩下来,剑光湮灭,项阳再度被炸飞出去。

  “不不,给我破。”

  项阳怒吼着,体内穴位空间之中,九千九百九十九尊神祗疯狂爆发出最强的力量,但是,这些力量并没有马上爆发出来,而是在酝酿着,不断的压缩凝聚。

  “堪比九千九百九十九尊半步主宰者巅峰之境的强者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再加上我这个堪比主宰的实力融入其中,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挡住的。”

  项阳怒吼着,他在起源之地领悟修行了那无穷的岁月,绝对不是白白耗费时间,而是真正的将这一切全都融合在一起。

  而且,凭借着起源之地的力量,更是硬生生的将自身所有力量全都融合在一起,还将体内九千九百九十九尊神祗提升到了半步主宰巅峰之境,堪比主宰者的修为,还有肉身与力量的提升。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样的实力绝对能够轻松灭了毁灭主宰,谁曾想,毁灭主宰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恐怖。

  “压缩所有力量,全力一击,我就不信,无法彻底灭了你。”

  项阳怒吼着,体内,九千九百九十九尊神祗依旧在输出能量,他的元神也同样爆发出最强之力,而与此同时,整个混沌也都在颤抖着,无穷的混沌本源之力突兀的出现在他的体内,这是起源之力,也是混沌本源之力。

  轰!

  这时,毁灭主宰再度一剑劈下来,但是,这一剑并没有将项阳劈飞出去,而是有一股恐怖的毁灭之力透过项阳的肉身冲入到他的体内。

  “你的一切都是本主宰的,无穷岁月之前的剑道主宰、太虚主宰、命运主宰,乃至,深渊主宰的下场都是你的榜样。”

  毁灭主宰冷笑着,源源不断的毁灭之力冲入项阳的体内。

  “深渊主宰被你吞噬了?”

  “怎么可能?他当年不是离开了混沌,前往其他混沌吗?”

  “……”

  这一刻,其他三个主宰的脸色全都变了。

  “是,那个老东西是想要尝试着去寻找其他混沌,但是,他以为封印了本主宰,却不知,最终还是被本主宰吞噬了,这无穷的岁月,如果本主宰不是为了消化深渊主宰,你们真以为这个混沌能坚持这么久而不被本主宰毁灭了吗?”

  毁灭主宰哈哈笑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三大主宰,眼中尽是讥笑。

  “嘶……”

  这一刻,三大主宰面色大变。

  他们没想到,一直以来,以为毁灭主宰之所以沉睡是因为被深渊主宰剥夺了太多的生机而陷入沉睡状态,但是,现在才知道真相竟然是如此的残酷。

  毁灭主宰不仅不是因为深渊主宰的封印而沉睡,反而是因为吞噬了深渊主宰之后,为了消化深渊主宰而陷入沉睡消化深渊主宰。

  “完了,毁灭已经无人能制衡了。”

  “项阳不行,我们也不行。”

  “这个混沌彻底结束了……”

  三大主宰脸上带着绝望之色,就连那个一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的青年主宰的脸上也露出了无奈之色。

  深渊主宰太可怕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等本主宰吞噬了他之后,就轮到你们三个废物了。”毁灭主宰看向三大主宰,裂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毁灭主宰,我有一个疑问,你到底是不是已经超越了主宰之境?”青年主宰没有大怒,而是脸色平静的问道。

  “没有。”

  然而,他的话问完之后,回答的人不是毁灭主宰,而是被毁灭主宰压制着,被对方的毁灭之力源源不断的冲入体内的项阳。

  “他依旧只是主宰而已,轰……”

  项阳咧嘴一笑的同时肉身直接爆炸开来。

  “……”三大主宰。

  “……”老头子。

  “……”萧天帝。

  “……”万劫尊。

  好吧,项阳说完就爆炸,这话简直比不说还让人无力。

  不过,还好的是,项阳爆炸过后,他的肉身再度出现,只是,他还未站稳,毁灭主宰直接一剑划过,项阳的肉身再度炸裂开来。

  然后,他又再度显化出肉身,然后再度别斩爆……

  “毁灭主宰,你再强也只是主宰而已。”

  轰!

  ……

  “毁灭,你这个主宰也不够圆满,空有一身力量罢了。”

  轰!

  ……

  “毁灭,你太弱了。”

  轰!

  ……

  接下来,众人无语了,项阳不断被毁灭主宰斩爆了,虽然每一次都重新恢复原状,但是,毁灭主宰又及时出手将项阳轰爆。

  而项阳每一次都能说一句话,每次都是讽刺毁灭主宰的修为不够的话。

  如此一来,长久以后,众人反倒是有点儿怀疑毁灭主宰是不是真的不行,否则的话,为什么将项阳斩爆了这么多次还没有事?

  “可恶,混蛋,你到底在起源之地得到了什么?”

  毁灭主宰怒吼着,他也非常厌烦,在这过程之中,他已经动用全力了,然而,还无法彻底灭了项阳。

  “毁灭烘炉!”

  不知道多少次斩爆了项阳之后,毁灭主宰总算是忍不住了,怒声大吼了一声,一股血色的光芒爆发出来,在项阳再度出现的那一刻,直接将项阳整个人吞入其中,然后,血色的光芒化作了一个血色的炉鼎,正是跟项阳的‘天地烘炉’一模一样的。

  “毁灭烘炉”

  这才是这一门血脉神通真正的来源之地,是这门神通真正的强大的地方。

  赤雪一脉,真的是毁灭主宰的化身传承下来的。

  “轰轰轰……”

  毁灭烘炉之中,无穷的毁灭之力爆发出来,毁灭主宰盘坐着,催动自身之力炼化项阳,他的面目狰狞,怒声道,“小子,原本念在你拥有本主宰血脉的份上放你一命,既然你不知死活,那么,本主宰就要取回属于本主宰的一切。”

  轰!

  血色的火焰燃烧起来,使得周围混沌全都被点燃了,这些火焰恐怖之极,饶是三大主宰者也同样脸色大变,疯狂朝着后方退去。

  “完了,原本以为项阳是我们的希望,没想到项阳得到了起源之地的力量之后,反而成就了毁灭主宰,这下,毁灭主宰真的要做到无人可以制衡了。”

  三大主宰面露悲戚之色。

  毁灭主宰全身心想要炼化一个人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都无法坚持下来,哪怕项阳的实力比他们更强也是一样的。

  就冲着惠梅主宰爆发出来的血色的火焰,就不是他们所能阻挡的,甚至于,这一刻,他们三大主宰想要冲入其中救项阳也没有用,因为这些毁灭之火,可以炼化主宰者。

  无穷岁月以前,混沌之中的主宰者并非这么少,然而,他们却一个个陨落,原本,众人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已经全都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毁灭主宰的阴谋。

  正是毁灭主宰,将那些主宰一个个炼化,使得毁灭主宰能拥有如今的实力。

  而这毁灭烘炉无物不化,无物不烧,这才是真正最为恐怖的存在,正是因为炼化了无数的毁灭主宰而变得越发恐怖。

  “项阳……”

  这一刻,众人都沉默了,项阳,被毁灭主宰的毁灭烘炉笼罩着,他还有活着的余地吗?

  显然是几乎不可能的。

  轰!

  然而,当所有人都觉得项阳已经死定了的时候,毁灭烘炉之中,项阳盘膝而坐着,他的周身,无穷的血雾升腾起来,化作一缕缕血色的符文融入这些血色的火焰之中,被血色的火焰所炼化。

  他不仅没有面露痛苦之色,反而面露微笑,“我明白了,因为毁灭主宰的原因,我体内的血脉拥有毁灭主宰的力量,所以,使得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圆满而不想突破成为主宰者,而如今,毁灭主宰以毁灭烘炉炼化我,刚好可以将我体内所拥有的毁灭主宰的那一切的血脉全都还给他,从此以后,我就是我,我就是项阳,我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我,才是最为圆满的。”

  轰隆隆!

  随着他体内的血脉力量蒸发加快,他整个人爆炸开来,化作一片血雾。

  血雾之中,无穷的血色的能量扩散出来,被这些血色的火焰所吞噬着,最终,这一片血雾被炼的只剩下一滴血液,鲜艳无比,却闪烁着紫色的气息。

  “嗯?”

  这一刻,毁灭主宰皱起了眉头,他原本就感应到了,自身已经快要将项阳炼化了,只剩下最后一滴血液,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如何运转力量,也同样无法将这一滴血液炼化。

  “要出事。”

  凭着毁灭主宰无穷岁月的经验,他心中一凛,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而是要出大事了。

  轰!

  果然,下一刻,那一滴血液忽然间爆发出无穷的吞噬之力,疯狂的开始反噬血色的火焰,包括,毁灭主宰。

  “毁灭,你的力量,我还给你了,那么,接下来,你是否应该把不属于你的力量也还给我了?”

  项阳的声音响起来,虚无缥缈,就算是毁灭主宰也寻找不到根源。

  他怒声大吼道,“项阳,你还敢作妖!”

  毁灭之火大爆发,轰然之中,化作恐怖滔天的力量,然而,不够,任凭毁灭之火越来越强大,那一滴血液所化的吞噬之力越强。

  呼……

  一开始的时候,仿佛有一缕微风吹过去一样,火焰之中,有一缕缕能量被那一滴血液所吸收,然后,随着那一滴血液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多,那火焰摇曳着,竟然有无穷之力直接被吞噬了。

  轰!

  甚至于,到了后来,整个毁灭烘炉直接爆炸开来,无穷的不属于毁灭主宰的力量被这一滴血液吞噬了。

  “不……”

  毁灭主宰的面色大变,他想要再度炼化项阳,但是,没有用,就连逸散开来的那些毁灭之火也同样收缩,有无穷的能量被抽出来,被项阳吸收。

  此刻,那一滴鲜血已经化作项阳的样子盘坐着,项阳面带微笑着看着毁灭主宰,“风水轮流转,刚才是你炼化我,现在轮到我炼化你了,把那些除了毁灭之力以外的所有力量全都还给我吧。”

  而后,项阳身上有无穷吞噬之力爆发的出来,毁灭主宰惊骇的发现,他的身上有无穷的能量逸散而出,全都被项阳吞噬而去。

  有不朽的剑意,有命运之力,有生死之力,有秩序规则之力……

  这些都是曾经被毁灭种族爱吞噬了的强者留下来的力量,毁灭主宰原本以为这些早就被自己炼化而掌控着,所以,当他知道这些主宰者留下传承的时候,他丝毫不怕,因为,只要有他在,就算是有人得到了这些传承成为主宰也比他弱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这一刻,他却慌了。

  这些力量,全都被抽离了,毁灭主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虚弱感。

  “不,那是本主宰的力量,你敢抢走,本主宰跟你势不两立。”

  “吼……你敢……”

  毁灭主宰怒吼着,这一刻的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尊无上主宰者,反而更像是一个没有力量反抗,只能嘶声力竭的怒吼着的普通人。

  而项阳,犹如一个恶霸一样……

  他周身环绕着各种力量,那是他在太虚之地得到的无上剑道的传承的来源,是无穷岁月以前的第一个剑道主宰的力量;那是命运时空之力,是命运主宰的力量;那是深渊主宰所掌控着的生死之力……

  各种力量之中,似乎有一尊尊的人影盘坐着,每一尊人影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们似乎对着项阳露出微笑,然后,主动融入项阳的体内,这一刻,项阳体内,各种主宰之道全都呈现出来。

  他的剑道主宰之道吸收了那一尊无上太古剑道主宰的一切力量之后,轰然成长起来,三剑道之力爆发出三股恐怖滔天的剑气想,屹立于混沌之中。

  命运之力流淌着,生死之力也同样屹立于其中,还有那秩序之力也迅速成长起来,而且,在这其中,还有一朵莲花开始生根发芽,然后结果,刹那之间,化为三十六朵混沌道莲。

  轰!

  而后,没有丝毫阻碍的是,所有力量全都融合在一起。

  自然而然的,一片浩浩荡荡的混沌出现在项阳的头顶上,混沌之中,道莲扎根,摇曳不息,道莲之上,项阳的三剑道主宰通天而立,周围则是命运、秩序、生死等主宰之道环绕着。

  “我的道,成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