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百年繁复 > 第五十七章朝堂又见董仲颖之凤凰涅盘
  北魏文成帝拓跋浚不治身亡,让一男一女两个早有准备的政治家登上了历史舞台,男政治家的故事随后来讲,让我先向读者朋友讲一讲女政治家的故事。

  故事还得掉头从公元432年北燕的都城龙城说起。冯弘登上帝位,立慕容妃的儿子冯王仁为太子(见本文第三十六章),将嫡长子冯崇一脚踢出都城,命其镇守边关。将冯崇的母亲王妃幽居后宫。

  王妃的另两个儿子冯朗、冯邈见势不妙,逃出龙城流窜到冯崇的戍守地肥如。二人一同劝说哥哥冯崇投奔北魏。因献地图有功,冯朗被太武帝拓跋焘封为秦、雍二州刺史,辽西郡公。

  几个侄儿的叛逃,冯弘孤掌难鸣,只得向北魏求和,将妹妹冯颜嫁给拓跋焘,嫁作新妇实为人质。冯颜被送往平城。拓跋焘认可了这个妻妾,将她封为左昭仪。

  冯弘不愿送太子王仁到魏国充当人质,惹怒了拓跋焘,北魏又一次发兵攻打燕国,辽西郡公冯朗也率部队攻打冯弘。

  见侄儿叛逃北魏受到重用,冯弘无力抵抗拓跋焘的虎狼之师,一气之下,就使出了离间计,造谣说:“冯朗叛逃是假,他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伺机弑杀拓跋焘。”

  拓跋焘听了间谍的秘报,信以为真,当即将冯氏兄弟满门诛杀。冲动型的拓跋焘不几天就意识到自己中了冯弘的离间计,悔恨之余,愧对死者又无法弥补,只得把冯朗年幼的女儿冯淑敏带回平城,交给她的姑姑,由左昭仪冯颜悉心抚养。

  冯淑敏天生聪颖,勤奋好学,在姑姑的教导下,熟读汉家经典,恪守汉家礼仪,说起话来温文尔雅,做起事来符合礼仪风范,再加上少女青春期的豆蔻年华,不成为后宫光彩照人的淑女都不行。

  太子拓跋浚当时听说后宫有这么一位闺密,就经常来后宫找冯淑敏,两人年岁相仿,志趣相投,自然就有很多共同语言——不仅是口头的更有很多是肢体的。

  太子本来就是个性冲动不计后果的人,从他之前与李贵人的交合就不难看出此人的率性,加之当时李贵人正在怀孕期间,性饥渴的拓跋浚毫不犹豫地将冯淑敏拥抱入怀,来了个三下五去二,先斩后奏,而后把冯氏封为贵人。

  冯贵人也许是先天不孕,或者天生输卵管堵塞,不管拓跋浚怎么辛勤耕耘,始终不能怀有身孕,急得她不下百次地咒骂老天爷不长眼睛。

  也是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哪知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否极泰来”,李贵人生下儿子拓跋弘刚刚半年,皇子被策立为太子,按照惯例,李贵人被赐死。就这样,北魏太安二年(公元456年),冯淑敏因祸得福,被策立为皇后。

  冯皇后当上皇后,可不愿冯家孤立无援,就四处寻找宗亲,听说自己还有个哥哥活在世上,就派人到处寻找,果然在华阴找到了因弓马娴熟,好结交士庶、朋友而名动华阴、河东二郡的哥哥冯熙。寻访者把他带进京城,领到冯皇后面前。

  当哥哥的从来没想到有这么个妹妹,更没想到妹妹会成为皇后,更为妹妹的举止而感动。兄妹见面,感动的还有妹妹,从未谋面的兄妹二人抱头痛哭。

  拓跋浚深受感动,封冯熙为定州刺史,还把妹妹博陵长公主嫁给他,拜为驸马都尉。

  冯皇后是个很有政治远见、很有野心的女人,有了兄长,她就有了让亲兄长控制军队的打算;兄长被封为刺史,她要兄长很好的经营一支自己的军队,迈出了皇后控制军队这稳重的第一步,只可惜兄长此时被安置在远离京都的州郡,不能控制京畿。

  此时,京畿卫戍部队的控制权掌握在另一个男性政治家的手中,他就是侍中、车骑大将军乙浑。此人尽管毫无背景,原来只是个小小老百姓,却是个大大野心家。北魏的现实就摆在那里,皇帝幼小,大臣暗弱,不产生政治野心都不行。

  拓跋浚逝世,按照北魏宗族定下的规矩,皇帝国丧三天之后,要把死者生前所用过的衣服器物全部烧毁,文武大臣都必须跪伏在焚烧现场嚎啕大哭,以示哀痛。

  当宦官举着火把,将堆积如山的衣物点燃时,已哭成泪人的冯皇后突然大叫起来:“先皇去世,我也不活了,我不活了!我要去死!”嚎叫着冲出人群,挣脱宫女们的拉扯,跳进火堆之中。

  文武百官见冯皇后跳进火堆,这是要为先皇殉葬呀,尽都感动得泪如雨下,如今这样忠贞的女人实在是珍稀品种,能不让人感动吗。

  在为先皇致祭的权力真空期,车骑大将军乙浑正带领卫队戒严皇宫,领着卫兵来到西堂,亲眼看见了冯皇后上演的这一出“凤凰涅磐”的悲剧。他此时的进攻目标是皇帝,实在是没把这个柔弱女子放在心上,从内心深处来说,也舍不得这么美丽的姑娘就此告别人世,急忙命令士兵们赶快抢救。

  手执兵器的士兵们用枪械挑开火堆,把冯皇后抢救出来,送往后宫,命御医赶紧施救。此时,乙浑是错误的估计了这个女人的能量,他不久就为自己幼稚的惜香怜玉吞下了一剂后悔药。

  其实,乙浑也知道冯皇后这是作秀,一个人存心要自杀,抹颈子,上吊,投井,饮毒,哪里没有办法,躲在没人的地方悄悄了结,尸体发臭了还没人知道,又何必要在大庭广众下上演一出火凤凰。读者们经常可以看见那些嚷着要跳楼的,举刀要抹颈子的,千万别去劝他,只要明白他是作秀,扯人眼球,为的是达到其他目的就行了。

  只是精明过人的乙浑此时头脑太过简单,总认为对方是冯皇后,今后还有很多需要仰仗的地方,所以施以援手。没想到却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了“涅槃”后的“凤凰”手中。

  冯皇后被送到后宫还因伤势严重,两天昏迷不醒(也许是闭着眼睛睡大觉),把个医官忙得两天两夜没合眼。冯皇后的这出戏演得非常成功,因上演火凤凰的主角,当年被评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乙浑的部队控制着宫廷,扶十二岁的拓跋弘登上帝位,史称献文帝。拓跋弘举行登基大典的那一天,君臣就见识了乙浑的霸道和厉害。

  在登基大典上,按照惯例,各大臣应该按照上朝的文武官员秩序排列,恭迎皇帝登上御座。而后由司徒公代表先皇老臣,向新皇帝奉上玉玺,为其佩戴皇帝冠冕。这时,群臣跪伏在地,三呼“万岁”,表示大臣们都心悦诚服地尊对方为万岁。完成这些仪式,登基的人才算正式成为皇帝。

  皇帝登基这天,文武官员自然是按照原来的秩序排列。这时,乙浑表面上喜气洋洋,骨子里却是杀气腾腾地走进太极殿,以指鹿为马的动机,按照自己的好恶亲疏,对百官来了个指手画脚:某某人应该站在第一排,某某人应该站在第三排,谁谁谁应该排在最前面,谁谁谁应该滚到后面去,别在这朝堂上胀眼睛。

  这一来,朝堂上百官的排列秩序就变得十分荒唐了,一品官“滚”到了最后面,五品官居然站在了第一排,滚到后面的官员心怀怨气、眼泪汪汪,站在第一排的官员大获意外、其喜洋洋。

  北魏的这些官员,能够进入朝堂的,都可堪称人精,乙浑敢于在朝堂上毫无顾忌,以他的个性,必然还有后续文章。那些喜气洋洋的大臣等待着后续的意外之喜,眼泪汪汪的官员则是等待着后至的飞来横祸。真是心态各异。即便如此,大臣们看见大殿外刀剑耀眼的一排排羽林军,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乖乖的听从这家伙的安排。

  公元465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小皇帝拓跋弘被众太监簇拥进大殿,站在了御座前。这时,车骑大将军乙浑居然不经任何人同意,就以首席辅政大臣的身份出现在拓跋弘面前,向皇帝授予玉玺,为天子佩戴冠冕。在封建社会历经一千对年的历史中,此次小皇帝的登基,乙浑的表现是最为猖狂的一次。

  完成登基仪式,小皇帝回到皇太后身边,委屈地向母亲讲述了乙浑的肆意妄为。刚刚上演了“火凤凰”带伤归来的冯太后,以目示意小皇帝轻声,用手指姆蘸着擦伤用的药水,在桌上写出一行字:“腊月间的螃蟹——看他还能横行到几时”。

  有太后撑腰,小皇帝吞下委屈的眼泪,咬着牙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朝,乙浑再次显露出凶恶的嘴脸。按照封建社会的游戏规则,新皇帝登基,自然是要晋升一批,诛杀一批官员,借以立威。乙浑经过慎重思考,把历来与自己不和的政敌——也就是那批眼泪汪汪的大臣,全部例入为诛杀名单,其中有:尚书杨保年,平阳公贾爱仁,南阳公张天度等人。

  小皇帝一见乙浑手中长长的名单,没想到被诛杀的大臣会有如此之多,大吃一惊,说:“这些人都是先皇的肱股大臣,并没有谁反对过朕呀,怎么能够随意诛杀。”

  乙浑很不耐烦地说:“他们对您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娃娃登上帝位,心里面很不高兴,早晚是要造反的,得先铲除祸根!”说着,看也不看小皇帝的脸,抢过十二岁娃娃皇帝御案上的玉玺,钤盖下去。

  永安殿外等待皇封的文武百官听说皇帝诏书,“尚书杨保年等人预谋不轨,杀无赦。”吓得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三人被无辜地斩杀,受牵连被诛杀的大小臣工达几百人,一个个噤若寒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