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 > 第47章
  雷无涯。

  仅此一眼,秦期宁的目光便无法自其身上挪开。

  越看,越让人着迷,甚至,沦陷。

  高可捅天的巨大石碑被重重的云层遮住,看不清全貌,只依稀看到石碑之上缓缓走出一个人影,对着头顶乌云滚滚,惊雷阵阵的茫茫天空,衣炔飘飘,漠然而立。

  忽然,他动了。

  疾如闪电,不!甚至比闪电还要快。

  就好像凭空消失了那般,原地徒留残影。待再见其现身之时,那人影已在千米之外的更高处。

  不知偶然还是刻意,那人所立之处,竟然恰好便是一道惊雷的落脚点。

  惊雷轰然劈下,正中人影。

  小心!

  秦期宁心里的一根弦紧绷!

  那人,不闪不躲。

  她隔得太远,看不到那人眼里的神色。

  只是,作为观战者,她有种感觉:那人眸光里,映着一道雷,或者说,他就是一道雷,比劈轰而下的惊雷更加猛烈。

  两臂张开如大鹏展翅,腾空而起,与天上劈下之惊雷直面迎上!

  不要命的疯子!

  狂虐之气于男子身上突然爆发!那惊雷似乎都收缩了一下,像是惧怕般,竟生生转了一个方向。

  只是,晚了。

  它依然牢牢地被那模糊的人影抓在了手中,手中雷光大盛,那轰天的雷声似是它狂怒至极的呐喊,噼里啪啦的疾电在他手臂绽开一朵朵耀眼的雷花,想要从其手中挣脱。

  然而,于事无补。

  一道惊雷,从天幕之中,被连根拔起!

  一甩,便是那巨碑上潇洒快意的泼墨一横!

  空手拔雷,以雷刻碑!

  好强大,好变态!

  此刻的秦期宁,整个心神都沐浴在这凌天的战意之中,跟着那人的虚影而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忘记了惊雷的狂暴,甚至忘记了一切。她的眼里只要那一道残影,还有那碾压惊雷的狂虐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天上的雷电渐熄,似是畏惧那紧盯天幕,负手而立的男子。而巨碑之上,由一道道惊雷镌刻而成的雷无涯三个字,已初具雏形。

  龙飞凤舞,睥睨天下。

  视线自始至终被这道身影虏获,连双脚也忍不住大步迈开,想要更靠近一些,更看清一些。

  只是,待她想走近之时,那身影却渐渐远了,就要消失之时,他突然往这边看了一眼,手中打了一个手势,便又没入了天海之内,无踪无影。

  喂,别走!

  秦期宁刚想御器追上。

  “嗨,姑娘!”

  她也不知道自己迈出的脚还是脑中的意识,只是在想想追上去的那一刻,肩膀忽然被人重重一拍,瞬间拉回了秦期宁的心神。

  奇妙的感觉突然被人打断,秦期宁心声不悦。

  瞳孔慢慢回缩,一张嬉皮笑脸的小眼年轻男子的模样也在自己眼前渐渐成形。未等自己发难,这男子便拱其双手一个劲地向自己祝贺:“恭喜姑娘,贺喜姑娘,收获一枚雷之战意!不知姑娘可否愿意加入我们散修联盟,一同去雷海之滩探险?”

  看到这男子嘴巴咧得像石榴一般的模样,秦期宁即使有气也无处可发了。而且这男子的一句话,包含的信息量也算是不少。

  雷之战意?散修联盟?还有什么雷海之滩?

  一头雾水。

  “看姑娘这样,是第一次来雷无涯吧!”男子对她挤了挤眼,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神情,“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姓董,单名一个事,姑娘叫我董事便好!”

  这不是废话吗?……

  不过,秦期宁并没有因为他的多话而面露不耐,她此刻已经想起了雷无涯到底是什么地方,她的地图上便有一个红点点的标注。雷无涯位于七大宗门与龙渊的交界处,因大面积雷海而出名。

  只是除此之外,她对这里的情况完全是两眼一摸黑,如今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替她解答,是再好不过的了。

  “姑娘方才观看雷霆战意碑之时,是不是觉得战意凌胸?”

  秦期宁点点头,原来那块巨石,竟然是块战意碑。

  以意境凝嵌入碑,待以后人参悟。

  看到她大方承认,董事就更加欢喜了。

  “姑娘大概不知道,这雷霆战意碑,是由无数先辈把自己的雷之战意凝嵌而成,供后人参悟。雷无涯雷力无边,满地惊险,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进去的。进去之人,必须先得到雷霆战意碑的认可,也就是像方才姑娘那样,参悟碑中百千意境之一,方有资格踏入此境。”

  “而这初始意境,会随着修者踏入雷无涯区域的加深而愈发精粹,更有幸者,最后能将碑上雷霆之意转化成自己的雷之战意!而得此殊荣者,便可在这这雷霆战意碑上烙印上自己的战意!”

  “即便是达不到这样的高度,那雷无涯之内因雷力纵横而产生的无数空间裂缝,也是修士在寻常之地求而不得的巨大机缘!”

  董事那就没停过嘴巴说得是哪个溜啊,秦期宁有种感觉,这些话,他说得没有上千,也相差无几了。

  不过,秦期宁倒是挺有兴趣听下去,更是好奇,那她刚刚看到的,到底是谁的战意!

  只手可破天拔雷,何等气魄之意!

  连零玥口中那差点破坏规则之人,也莫过于此了吧!

  可惜自己只能看到那甚是模糊的虚影,不知到雷无涯深处,能否再次有幸看到先辈的拔雷之威!

  “只是,方才也说了,这雷无涯惊险,也不是其他之地能够比的,姑娘你孤身一人,不知凶险,也没有人带路。修道之人,不拘小节,也别怪董某讲句不好听的,说不定还未曾捞得来到好处,姑娘你这条小命就交代在此地了。姑娘你说对吧?”

  说得不错,秦期宁配合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董事大掌一拍,眼中金灿灿的光芒如阳光般炽烈,“我们散修联盟,可是汇集了最近来到此地的各阶高手,姑娘您要是加入我们,必保你安全无忧啊!只要缴纳五块中品灵石~”

  靠!来坑钱的。

  五块中品灵石!

  董事看到秦期宁突然塌下来的脸,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地严肃:“姑娘,你这就不懂了,你的小命重要,还是五块中品灵石重要!姑娘你看那边——”

  董事手一指,便指到了几百米之外聚集的人群之中,“姑娘你以为我们骗人,那可都是开这里寻机缘的散修,无论是新来的,还是已经进去过几次的散修,可都是认定我们散修联盟的!”

  秦期宁微微惊讶,她以为所谓的散修,充其量最多也就只有几十个人,没想到数量这么庞大,密密麻麻的人群,两三百也有了。

  只不过散修大多随意,只是凑合着结个伴,以后有机缘之时说不定还是竞争对手,所以三三俩俩各自找地方打坐,或者仰望那雷霆战意碑,也没怎么说话,而秦期宁一开始又顿入战意之中,才忽略了那边。

  “看,看到那站在高处之人了没有,那可是这一行散修之中修为最高之人吴森,结丹后期圆满,差一步便可迈入元婴,此次便是以他为首……”

  其实不用董事提醒,秦期宁便已经注意到他了。那人站在巨石之中,一身深紫色的衣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背后一把和人差不多高的巨剑未曾出鞘便有一种狰狞之感,头发完全披散,竟然有种出乎意料的高贵。更别说他身后还站着两个自己看不出修为的灰衣男子。

  一双眼毫无征兆看了过来,见其无恶意,便又转了回去。

  好警惕的人!

  自己甚至没有放出神识,便被他察觉出来!

  只是这么一来,秦期宁便看清楚了他的正脸,看背影和侧脸本以为是个年轻俊美的男子,没想到那人竟然是三十岁左右的模样,那过于刚毅的脸却让他显得有些老成。

  秦期宁本以为,散修联盟相当于一个护送修士进雷无涯的组织,只是真正了解才知道,原来他们竟然这么坑,只负责带一小半的路,而所谓的安全无忧,完全是靠散修之间的“有好信任,互帮护助”!

  那被董事当成活招牌的吴森,想要让他保护?

  呵呵,自己去抱金大腿呗……

  尽管如此,秦期宁还是心痛地被坑掉了五块中品灵石!原因无他,只因为要是错过了此次散修联盟,下一次便是半个月之后。

  散修联盟两日后出发,秦期宁闲来无事,便找了一块空位,再次仰头看那雷霆战意碑。只是这一次,无论她怎么看,那虚影都没有再次出现,而雷无涯三个字,虽然依旧气魄,却也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一道道由惊雷而形成的雷意了。

  她更是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刻,那董事和吴森非常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董事给了他一个“事成”的暗号,便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开玩笑,散修联盟可是别人眼巴着都要进来的,五块中品灵石怎么可能能够让董爷他亲自出手去招呼一个筑基期的小丫头!

  他揣揣兜,嘿嘿地笑了个贼贱,他的兜里现在装着的十块上品灵石可全都是他的了。

  一块上品灵石可以抵一百块中品灵石,这位财神爷出手了真是大方!

  根据他混迹雷无涯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丫头,除了悟性高了点,也没看出她身上还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啊!而且就这么点修为,也不出众,进到雷无涯,分分钟是被当成炮灰的命,咋的这位爷就这么上心?

  不管不管,生意是他的,命是别人的,瞎操心个啥?嘿嘿!

  而同样若无其事转过头凝望雷霆战意碑的男子,嘴角似有似无勾起的一抹笑,却不知道在笑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