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 > 第40章
  “哼……”

  强大的压迫力让她忍不住痛哼,识海中的神魂收到外来入侵者的挑衅,拼命把侵略者往外推!

  虽然表面看上去奄奄一息,没有力气主动发起攻击,可是经过龙涎滋润的神魂,坚定地据守在识海之中。在自己的领域地盘,它就像一个吃饱喝足的强壮而勇武的巨人,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啊——!”

  一声惨叫,妖妇的神魂竟然被挤了出来。

  “怎么可能,你的神魂怎么会这么强!”妖妇看着秦期宁,满脸地不可置信,到底是哪一个步骤出了错!

  湛明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明明吩咐过他,绝对不可以让广成宗的弟子又壮大自己神魂的机会,特别还是秦期宁!

  秦期宁现在的修为已经被塑灵古阵强行提高到结丹后期,她早就计算好了,把自己的神魂强大压制在此境界,本以为只要自己一侵入,就凭着丫头炼气期的神魂,绝对能够把她的神魂秒成渣渣。

  可如今,自己反倒被一个小丫头给推了出来!简直奇耻大辱!

  她活了这么长的岁数,绝对可以称得上见多识广了,即便是有些种族天生精神力超人,也达不到这样的高度,别说这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这绝对称得上是怪物了吧!

  不正常,不正常,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有堪比结丹后期的神魂!

  她怎么会知道,秦期宁的精神力,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吸收龙涎滋养出来的。这样的方法虽然过于粗糙,龙涎的精华并没有完全被吸收,可是那又怎样,别人一滴难求的龙涎,她驭魂鼎之内,可是有小半湖的,妥妥的土豪啊!

  “不过,虽然我不明白你的神魂为什么不像其他广成宗的弟子一样被我们可以压制,那又怎么样呢?即便你有堪比结丹的强大神魂,可是我的神魂强度可不仅仅是结丹而已!呵呵,本考虑到这具身体脆弱,想不到她比我想象中的完美,那么,就休怪我没有顾忌地上了!”

  压制神魂!秦期宁清楚地听到了这几个字样。

  “洛星师姐的神魂……”

  “洛星?喔,那丫头,其实那丫头天赋也不错,我们选的本来是她,可这等好事,谁让你撞上了呢!”

  秦期宁怒瞪着着妖妇,怪不得洛星师姐的神魂这么弱,连流星箭最基本的控制都做不到,那时候自己就应该怀疑的,正常修炼之下,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神魂怎么可能弱得像刚踏入修行的样子!

  只是那时她满脑子都是半梅的事情,根本没有细想,再加上她自己的神魂本身过于比其他人强大,所以才没有进行比较!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哈哈,小丫头,你应该觉得庆幸才对,你的身体,将会见证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蜕变,而我,将会带着这荣耀登上至强者的最高峰!”

  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话,她又怎么会在意。

  元婴修士的神魂毫无顾忌以猛虎之势一下冲击识海。

  秦期宁的识海早已不是当初的一亩三分地,如今如大洋般宽广的地域,缕缕金丝缥缈,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使其互不干扰,井然有序。

  而这些平衡,都因一股强大的外力的到来而打翻。金丝颤抖,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畏畏缩缩开始停滞不前,丝毫无方才半分悠闲,明知道敌不过,却又不肯退却!

  撞击,撞击!

  ……

  同一时间。

  某处一座石室之内,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盘坐着四个老者,他们神情凝重,面露忧色,手中快速地结出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莲花图腾,中间是一座黑色墨莲台,莲台中央,躺着一位昏睡不醒的绝色女子,这女子脸色苍白,睡梦之中依然眉头紧蹙。

  这个莲台极为怪异,这女子躺在其间,仿佛不是躺在一座高台之上,而是在一个无底之黑洞口之中漂浮,老者手中一个又一个图腾打下去,尽数被其吞没。

  此时女子身上一股黑色之气溢出,这股气一出现,整个空瞬间被衰败的气息弥漫。

  黑色,厄运,不详兆。

  鸿运之气,为天眷。

  厄运之气,反之,为天弃。

  就是现在!

  “去!”

  四个老者齐声一致,把手势一收,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墨莲之上的人儿。

  一朵黑色墨莲从女子眉心现出,没入莲台之中,仿佛从莲台之内,钻进那无穷的底洞,朝着目的地出发。

  黑色连台边沿泛起一层黑光。

  黑,愈黑,像黑夜的眼睛。

  ……

  此夜,这里难得没有下禁忌。

  淡如秋水的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洒在一个孤寂的背影身上,格外凄切冷清。满室燃着的灯光也无法温暖这个一动不动盘坐在坐垫之上头发花白的老者。

  魂灯上的灯芯火焰又是一闪,老者因紧盯这豆丁般大小的火焰而许久未曾动过的木讷双眼终于动了动。

  本来揪着的心,如今已拧成麻花结。

  这并不是好事情。

  他不知道这个夜晚,会不会结束。

  ……

  神魂与神魂的对抗,境界的差距,终是不敌。

  “嗡——”

  如山脉对丘陵的碾压,地动山摇。本与身体紧紧相连的神魂,就快要被碾压破碎。

  秦期宁脑海之中,那一根紧绷的弦,拉长到了极致。

  紧闭的双眼,一滴泪水滑落。

  爷爷!

  最后一击。

  这根弦,终究是要崩裂。

  此刻的妖妇,连呼吸,都是带着颤抖的,激动至极的颤抖,即便有大罗神仙想要救你,也来不及了!

  生死一瞬间。

  一朵墨莲,突兀地出现在秦期宁身下,代替了本来就已经消失的塑灵古阵。

  “啊——!盗运!”

  尖锐刺耳的声音响破天际,狰狞的嘴脸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没有任何一个词能形容她此刻抓狂到想要杀尽天下人的心情。

  正磨拳霍霍撞击神魂的妖妇,被突然的变故轰炸得一脸懵逼,就在撞上的一瞬间,一股金光吸力,不仅把她整个神魂拉扯出秦期宁体内,在她试图反抗的情况下,还大伤了她的神魂。

  此刻,秦期宁身下的墨莲,就是一朵食不知厌的食人花,张大这嘴巴贪婪地吮吸着秦期宁身上鸿天的气运。

  黑色,逐渐渡上了一层红光。

  墨莲转运阵!

  这种一对一的阵法,闲杂人等进入其内,必将会被天地规则清理出去。即便是她,在天地规则之下,根本毫无反抗能力!所以她刚刚的抵挡,才会受到规则的责罚。

  “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敢盗我看中之人的气运!”

  盗运,把一人之运,转移到另一人身上。

  而且能够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盗运,势必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盗运,需要在被盗者身上种下莲种!

  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把这种阴损的阵法,施加在本宫看中的人身上!

  啊啊啊!气煞她也!

  因为神魂受损,如今她的修为,竟然已经跌落了元婴,境界压在了结丹后期。

  阵法正在运转,她也无可奈何!

  该死,等我夺舍成功之后,查出是谁,千刀万剐!

  ……

  “来来来来来……”

  石室之内,在四位老者呢呢喃喃的声音之下,墨莲携带的鸿运之气正源源不断地流入女子体内。

  待女子眉心之处的黑色之气全消,老者再结手印,盗运终于结束。

  “唉,还好,有惊无险,若丫头的筑基境界,算是稳住了。”四位老者虽然满脸疲倦之色,可终究是落下了心来。

  若丫头可是他们族内天赋最好的孩子,可是气运一出生便其差,此次筑基,本来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是在筑基完成之后,还是出了一点小岔子,这对他们来说,如何能忍!

  于是,他们才不得已再次开启了盗运阵法,若丫头心地善良,可别让她察觉了才好。

  “此事谨记,不得在若丫头面前提半个字!”

  “大哥放心,我等如何不知晓。”

  老者“恩”了一声,点了点头。

  ……

  秦期宁身下的阵法消失了。

  可妖妇神魂刚刚大损,一时半会也不敢再轻易尝试。

  看着已经昏迷了的秦期宁,即便她怕再生变故,如今也只能压下烦躁的心情。

  “丫头,丫头!”

  嗯?

  “丫头,快醒醒,是我,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本已昏迷的秦期宁被脑中传出的声音吵醒。

  “恩,前辈?”

  “丫头,你还在,太好了!”

  虚涯本来焦急的声音终于松了松。

  “前辈,你在哪里,我怎么能够听到你的声音?”

  “先别问,试着召唤驭魂鼎!”

  “恩。”

  秦期宁之前无数次想要召唤驭魂鼎,可是都无功而返。她不明白虚涯为何让她再次召唤,可是前辈的话,她向来是听的。

  心念一动。

  这次,再也不是毫无感应。

  “嗡——”

  空气中的异动,让妖妇心生警惕,这次,又是什么!

  此时,她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

  真他妈坑爹啊!不就是夺个舍吗?还弄出一堆破事!

  她是不是真该先看看时历,选个黄道吉日再来的!

  淡蓝淡蓝的光点亮了整个空间,不是上次发起攻击时的那种刺眼夺目,此刻凭空出现的驭魂鼎,有一种柔和的美感。这种美,不急不躁,终有神器岁月流转,依然亘古流传的从容淡然之度。

  纹刻着曼莎珠华的鼎身之上,一条银龙昂首盘旋于顶端,龙鳞银光闪闪,有些微蓝光点缀其间,威压之余,又多了一份神秘。

  从此,心中多了一个词,叫守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