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 > 第八章阿姆
  “爷爷,您曾说过,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珍重,勿念!”——不孝孙女秦期宁留

  其他人可能不知道这短短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秦素却不会不知道。

  不忘初心!宁儿,爷爷本一心想让你受宗主师兄庇护,这还是禁锢了你的初心吗?想到此,秦素不禁有些惆怅。

  不过,转瞬一想,多少觉得安慰。不愧是他秦家的血脉,即使是女儿身,那刻在骨子里的骄傲与不屈,俨然不输当世男儿!方得始终,或许真的会有一日,宁儿能完成他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如愿的遗憾也说不定!

  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心魔抑郁在心头,明明几年前就可以进入元婴后期,与师兄比肩,却偏偏在快要冲关的时候发生那等事情,导致直到如今,修为不曾前进一分一毫!

  心绪百变,秦素盯了这句话许久,终是放弃了去寻她的念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即使是号称修仙界天下第一大宗的清微宗,在这广阔的天地,也不过沧海之一粟罢了。

  时晋来到落宁居的时候,恰好看到秦素手里拿着一张字条站在院子的栏杆前,目光瞭远,任由月光铺在他身上,凭添了一份愁绪。

  啧,看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不知道那小鬼在纸上写了什么,竟然让一向宠她无边,舍不得她受一点儿苦的师兄放弃了逮她回来的念头。不过,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让她在外面玩玩,倒也有趣。

  只是,想他自己在清微宗待了这么多年,现在连唯一的乐趣都没了,那他是不是也该考虑回他那所谓的家看看?

  记得时家,好像挺有钱的,养多一个人应该不难?不然以后小鬼要打架,自己太弱了,岂不是很逊?

  按照小鬼的性格,哪能那么安分!得罪的人没有一坨,也有两坨!他可是没有忘记,青灵峰上,她阴的是谁,那可是不逊于宗主师兄的元婴大能和他的天才徒弟!

  啧,这小鬼,真让人不省心!下次见面,一定要用丛云鞭吊着她三天三夜,目无尊长,居然没有给师叔留信,可恶至极!

  夜色下,潋滟的桃花眼似有碧光流动,上挑的眼角如伺机埋伏的猎豹,那道红色的身影一闪,消失在落宁居外。

  第二天一早,路过重华峰的弟子习惯性地仰头看向那望峰台: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哈嚏,哈嚏——”

  秦期宁坐在山道一旁的石头上,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她这喷嚏都打大半天了,平日里怎么不见重华峰上的人这么念叨她!

  走了一晚上,腿酸得很,毕竟她现在只是个六岁的孩子,即使是一直注意锻炼,也有点吃不消。

  出了这个山路口,就是人类的村庄,也算是正式与整个清微宗告别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宁儿?”一道温柔又略带疑惑的声音唤了她的名字。

  “阿姆!”

  看到肩上还挑着木柴,从一旁的岔道出来的中年妇女,秦期宁表现出了意外的惊喜。

  推开了用山上实木做的厚重木门,阿姆把秦期宁带回了自己的家。

  阿姆夫家姓李,大家都叫她李婶,一直住在青微宗山脚下的村庄里。她是秦期宁的乳母,几年前刚生下了儿子就没了丈夫,那时候家里没了支柱,她也不肯再嫁,一大一小差点结伴去见了阎王。

  恰巧秦素路过此地,见娘俩孤儿寡母可怜,便伸手扶了一把,给了些银两。过了不久,秦素把一个婴儿交到她手上,说让她一日三餐照顾一二。这个婴儿,自然就是刚出生的秦期宁。

  妇人是个老实厚道之人,懂得感恩,更是心疼秦期宁一出生就没了父母,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照顾。

  “宁儿,你怎么一个人跑下来了?”阿姆端来了她刚刚在山上采的水果,坐下来问她。

  秦期宁当然不敢跟她说实话,只说自己贪玩,跑下山来玩了。

  谁知道听了缘由后,阿姆的脸色就变了,“哎呦,小祖宗,你胆子也太肥了!明天,赶快回山上去!不行,还是我明天上山告诉道长,让他把你接回去!”

  秦期宁一听,可不得了,她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被阿姆这么一搅和,爷爷一心软,改变主意把自己逮回去可咋办!

  她赶紧抱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