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一封信
  正文

  北冀的传国玉玺这些年的到底在何处?是什么人将它藏了起来,在大周如今最为动荡不安的时候拿出来,难道为的就是来打他的脸用的?

  大周灭了北冀才十年,这十年,可不是所有原来的北冀臣民都已死绝了,传国玉玺重现,对那些原本北冀国的臣民都有极大的号召力。

  何况拿出那个玉玺的人,还是前朝的皇子!

  不管这个皇子是真是假,不管玉玺是不是有人用萝卜雕出来的,现在布告张贴在外,就已经彻底动摇了民心和臣子之心。

  朝堂之中,原本就是世家大族、北冀遗老和大燕降臣三足鼎立,属于他的旧部和死忠只占了极少的一部分。且可悲的是,身原本属于他的那部分拥趸之所以能与其余三派,其中最大的助力还是逄枭。

  李启天此时是真的有些慌乱了。

  现在逄枭已成劲敌,随时都有可能带兵反了他,谁又能帮助他压制住北冀朝的那些老臣?

  北冀到底也是个传承百多年的王朝,那些老臣和世家大族同气连枝,关系错综复杂,就像一株扎根颇深的大树,根系已是盘根错节。一旦北冀遗老与世家因那传国玉玺的出现而动摇,他简直不该自己该如何才能稳住现状。

  李启天思虑良多,不过也是一瞬的时间,他也顾不上与太后争吵了,转身就吩咐熊金水预备车马,“快些,朕要去看看!”

  “遵旨!”熊金水转身就往外跑,跑的太急,还直接摔了个大马趴,差点磕掉一颗门牙,不过他不敢喊疼不敢耽搁,爬起来就继续往外跑。

  御书房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就连太后的火气都给吓没了,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差不多的一些事,李启天或许会轻纵她,可一旦涉及到国超和皇位,他就绝不会留情了。

  她本来也是想来发泄一番情绪的,再说一哭二闹三上吊本来就是个屡试不爽的好办法,拿捏李启天是一拿一个准,现在既朝中混乱,时机不对,太后便也不再执着,转身就悄悄离开了。

  李启天早把太后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只焦急的等着熊金水。

  暗探依旧跪在地上,小心翼翼观察李启天的神色。直到他发现天子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才敢道:“圣上,那封信,您还是命人赶快揭了吧。那里面的内容,着实是尽诋毁之能事。”

  “什么!既是如此,你们当时为何不将那信揭了!”

  “圣上息怒!着实是因为当时在场百姓实在事太多了,将布告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咱们的探子只有一人,实在是势单力孤,刚凑进布告还被人是给打了一棍子,迷糊了好一阵才有力气回来报讯。”

  “所以说,因为一个人的无能,让诋毁朕的内容在那上头一直贴着任由人看?”

  暗探低下头,眉目之中满是忧虑。他知道李启天的性子,已是在尽力迎合了,可是君威难测,着实是难伺候啊。

  “怕叫人觉得咱们心虚,是以没有急着去揭下来,何况京城这么大的地方,现在只有一个位置贴了那信,若是揭了这一处,其余地方又陆陆续续冒出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事简直是防不胜防,是以才留下了这一处,以免对方起了捉弄之心,贴的更多。

  李启天深吸了一口气,只能垂眸接受眼前的事实。吩咐小内侍:“去催催熊金水,难道他们是临时打马车吗?怎么会如此之慢!”

  熊金水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回来,沉声道:“圣上,已经预备妥了。”

  李启天抬腿就要往外走,却被熊金水拦住了,“圣上,您好歹先换一身衣裳。”

  李启天低头一看,才发现今日穿着的常服上有彰显龙威图样,若是穿这个出去,那便等于是在脑门上贴满了写着“我是天子”的字条。

  李启天只好冲回来,告诉内侍为他更衣。

  待到李启天穿着妥当,仔细看查一番,确定并无什么疏漏,便一路带着亲信大张旗鼓的进了城中。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张贴布告的位置。百姓们在那周围围拢成一个圈,正在好奇的看着那所有内容。

  李启天只看了一眼,就已狠的一把推开车门前端坐的熊金水,一纵身跳下了车。急步往人群之中走去。

  他走的急,前面挡路的百姓都被他用力推开,引得众人不满的抱怨。

  “这什么人啊!找死!”

  “推什么推,急着看你讣闻呢推!”

  ……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听的熊金水都差点给这几位跪下。

  可李启天的视线早已聚在那布告上,先看过玉玺,确定的确不是假的,又仔细看了布告上的内容。

  这一看,差点将李启天气的七窍生烟。

  这里面,细细的罗列了他自建极至今所有的大事小情,他什么时候猜忌功臣,什么时候命逄枭坑杀百姓,什么时候于肉百姓,什么时候有银子都用来修皇陵却不给百姓吃饭,又什么时间忌惮功臣,什么时候组织人罗列罪状诬告逄枭。

  这里面,将他给写成了个卑鄙无耻之人,甚至臣子们效忠他,都成了最大的侮辱。

  最可恨的是,那信落款上写了前朝皇子周连之外,还写着天下本无主,有德者方可居之,李启天却是个昏君,尤其昨年那场饥荒,他非但没有银子贴补百姓,还身在背后胡乱摆弄百姓去对付为了养活灾民倾家荡产的忠顺亲王。

  鞑靼打了过来,可李启天根本就没有允许逄枭等亲王的兵马进京,还让他们绕路而行。

  虽然他们很自然的绕开了,可李启天的内心是前所未有的崩溃。

  “啊!”李启天一声大吼,上去就将布告给撕了。

  见李启天果真发了火,跟随而来的熊金水露出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急忙的高声呵斥:“都让开,让开,官差办案!”

  李启天带出来的人当即齐齐的吆喝起来。

  李启天将那纸撕了个稀巴烂。转头对上百姓们探究的眼神,他就像是被人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巴掌。

  熊金水继续道:“一定是有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去诬赖天子!”

  锦堂归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