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正文

  虽然院子很小很破,也没有秋千这些玩具,可唐儿却玩的很是开心,看样子一个人玩的是否开心,与所处的环境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应该是与一起玩耍的人有关,只要是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玩耍,一个人就会很快乐,而若是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就算周围的环境再好,也是很难开心的起来的。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似乎考虑物质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但在不愁吃喝的孩童们的眼里,物质根本就不是事儿,精神的快乐才是最高的追求,也就是玩的开心就好,玩的不开心就不好。

  唐儿与双儿在一起,玩的是非常的快乐,这足以说明,在唐儿这小子的心里,与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情,而若是与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天天吃肉,那也是不开心的,非常的不开心。

  很多人喜欢旅游,其实,旅游有啥好玩的,尤其是在假期的时候,每个好点的景区都是人山人海的,去了啥风景也看不到,净是看人了,一个个大脑袋有啥好看的,但每年的旅游人群就是很多很多,多的都数不清。

  其实,旅游看的根本就不是风景,完全就是玩个心情,心情好了,就算去景区只看到了一群脑袋那也是开心的,若是心情不好,就算整个景区都只有你一个人,那也是不开心的,所以,出去玩出去旅游,与心情有很大的关系,心情好了一切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不好。

  “实在不好意思,家里都没有一个完好的茶碗,您小心点。”

  妇人端出来一碗冒着热气的白开水,但端水的碗却是残破的,豁了好几个口子,完好无损的一个面只有三分之一的长度,若是这里也有破损,那就真的不能用了。

  虽然碗是破的,但也许是这个家庭最完好的一个了,这也算是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给拿出来了,算是很不错的待客之道了,李安对此也是很满意了。

  古人喝茶都喜欢泡着一点茶叶,这样才有味道,可这个贫苦的家庭显然没有这些,所以,就只能用白开水招待了,而李安显然并不在乎这些,只要主人是一片热心就足够了,至于喝的是什么,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好,多谢。”

  李安并不嫌弃没有味道的白开水,一口气就把这一碗的白开水给喝了下去。

  “还要吗?”

  妇人问道。

  李安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平时双儿都在学堂里,你男人也出去干活,那你呢?你平时一个人在家干些什么营生吗?”

  妇人惊诧了片刻,开口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干什么呢?不过在家里打扫屋子,缝缝补补罢了。”

  李安顿时感叹,难怪这一家子如此的贫苦,完全是思想的问题,一个男子太老实,被人骗了还卖力的干活,而一个年轻的女人,整天待在家里净是瞎收拾了,也没有出去赚钱,如此,这家庭的经济状况,自然就会比较的糟糕了,这就是两个傻子呀!

  “难怪这家里如此的干净整齐,原来是娘子没事的时候就收拾,难怪,难怪啊!不过,就算每天在家里不停的收拾,那也收拾不出个花来,更收拾不出钱来,要想日子过得好,还是要出去挣钱才是,这样也不会无聊不是。”

  李安笑着开导道。

  妇人听了李安的话,认可似的点了点头,似乎觉得李安说的有些道理,她之前的日子过的还算充实,每天除了打扫和做饭之外,剩下的时间就陪着双儿玩耍,可自从双儿去学堂学习之后,她每天的日子就变得极为的无聊,每天不停的打扫,以至于把家里弄得一尘不染,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们家的日子依旧清贫,为了省钱,她晚上都不做饭了,每天晚上最多只吃一个馒头,喝一碗热茶,当然,还有一些咸菜,这就凑合一顿了,他的丈夫回来之后,也是同样的待遇,也是一个馒头,一碗热水,还有一点咸菜。

  有的时候,她甚至连午饭都不做了,午饭也只是吃馒头与咸菜,就这么将就着吃了一点就算了,之所以如此凑合,完全是因为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实在没有做饭的动力,随便吃几口对付过去就行了。

  这样的例子,在任何时代都特别的普遍,在一大家子人的时候,做饭的动力是最高的,而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就会失去做饭的最基本动力,完全就不想做饭,甚至连吃饭的动力都没有,最多也就是饿了的时候,随便吃一点就凑合过去了。

  这也是一种懒惰,对自己身体的懒惰,长时间如此的话,对身体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会让自己的肠胃受到极大的伤害。

  只有按时吃饭,吃舒心了,对身体才是最好的,若是不按时吃饭,早晚是要遭到身体报复的,有的人是为了工作,不能按时吃饭,倒也是无可奈何,但也有的人是为了玩而不按时吃饭,这就非常的不应该了。

  比如在后世的网吧,有那么多的人,整天待在里面玩耍,几乎都把网吧当成自己的家了,饿了的时候随口点了一份外卖,困了就倒在椅子上稍微眯一会儿,醒了继续玩,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能还能够承受,但时间久了之后,身体是肯定要出问题的,估计最多十来年,这个人就会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废物,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废物。

  当然,眼前这个妇人并不是废物,这个时代的女人,不工作的占多数,工作的才是只占少数,在女子的眼里,不工作让自己的丈夫养活自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工作的女人反而显得不够贤淑。

  这种思想显然是太落伍了,在如今的大唐帝国,迫切需要更多的女子投入到工作之中,以减轻用工荒的压力,尤其是很多不太需要体力的工坊的大量出现,对女子的需求量极大的增加了,也就是说,女子已经不需要依附男子生活了,在一个家庭之中,女子同样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挣钱养家,哪怕没有男子的收入,女子也能够养活一个家庭,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留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就显得非常的不合时宜了。

  “娘子是否想过出去做工?这样也能挣点钱贴补家用啊!”

  李安趁热打铁的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