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读吧 > 全能数学家 > 二一二人为没有随机
  客厅内一个三人沙发,两个单人沙发,杨天占了一个,儿子就坐在扶手边。

  对面,是独自一人地田剑。

  杨天见这位新亲戚不爱说话,提了个问题:“小田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们一家三口来最晚,和他基本没搭上话。杨天看对方人不错,透着股稳重,和侄女很般配。侄女性格好,家庭背景不错,心气也很大,普通人怕还制服不了。

  “二叔,刑侦科的。”田剑一板一眼回道。

  “对,小田是北区刑警中队队长,还行。”把宝贝字帖安置好了,杨远绕过茶几坐在两个妹婿中间,敲了下玻璃,给田剑打眼色,咋这么不懂事呢,嘴也不甜手还不勤。

  不如爱逗乐的杨帆。

  杨远突然愣了下,杨帆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大男人圈子了,记得以前都是和杨航他们一起的。

  田剑领会,拿起桌上的中华香烟,给几个男子递香烟。

  杨帆摆摆手,说了句不用。

  噼啪打火机声音,吞云吐雾。

  “刑侦这块我们都不懂,有什么稀奇事和大家说说。有保密协议的就算了。”

  杨天好说话,还抬了下田剑,老大笑着点头,这老二才是真精明人,做事就是懂行。

  家中女子收拾好了饭菜,在数米外的餐桌上唠嗑。细心的杨曦听到的有人说男友工作,目光回转给了他一个鼓励。

  田剑心底发暖,为了女朋友,他决定把刑警的工作危险度说低些。

  “因为普通人接触我们这块信息少,所以带有误解。实际上我们刑警工作很轻松的。有状况时,大部队出动直接抓人,小事件,歹徒听到一声警察,就落荒而逃。”

  “我们其实也是体力活,要和歹徒进行跑步比赛。动刀动枪事件,非常少非常少,一两年都碰不到一次。”

  几个大男人点头,明知对方是故意为之也没说破。刑事案件,可不是民事案件,每回出动,歹徒都有武器的防身的。

  年轻气盛的杨帆好奇心大作,问道:“田哥,这些都知道,有没有干货啊,说个几件案子来听说呗。”

  小男孩,都要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年幼时唱着路边捡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中长大。

  杨天头痛,儿子的情商太低了,没听到几位女子都收声了,如果真危险,难道以后让侄女活守寡。

  “小田,别听杨帆扯淡,案件都要保密,算了。”杨天在儿子小腿上一捏,狠狠瞪了眼。

  杨帆捂住嘴巴,说错话了,若好事被破坏,不是被杨曦姐痛恨一辈子。

  “没事,没事。”

  田剑瞄了下一大家子,嘴上不说,心里挠痒呢,他思索片刻,道:“说个一两个没关系的,大家就当八卦听听。”

  “这是最近一年手头上最大的案子,深夜连环抢劫事件。”

  案子没有登上过媒体,北区民间事件发生的那个小镇,早已沸沸扬扬,路人尽知。

  一上来就大爆料,听者屏住呼吸等待下文。

  “北桥镇,从去年11月冬天发生第一起深夜抢劫独行女子,到半月前,一共七起,作案时间为深夜10点到凌晨4点。歹徒极端狡猾,只对力弱的女性下手,有反侦察意识,每次都能躲过大部分摄像头。”

  “就算被监控录下,他也是经过乔装打扮。橡胶面具,穿厚衣掩饰身材。每次单人作案,不使用交通工具,晚上就潜伏在监控死角等待,若不得手,也不会与女子扭打,直接逃跑。”

  “真正经济损失不大,半夜出行地女子多数是上班族,会用移动支付。就是这个事件太恶劣,搞的人心惶惶。”

  北桥镇,处吴州北区偏僻地带,带有城乡结合部地意思,也是个外包产业大镇,人员密集。

  光务工人员,就有好几万,分散在镇周边村落。

  基础建设又非常差,路况差,设备老旧,摄像头时灵时不灵,给刑侦带来极大的麻烦。

  政府是否要加强电子监控,刑侦科管不着。抓不到人,又怪到他们身上。

  “不应该啊,大半年了,所有人员都登记好几遍了,就没发现点线索?”

  “既然都发生在北桥镇,说明嫌疑人还在那快区域活动,挨家挨户搜也能找到吧。”

  “人太多,我们无从下手。一个个找,除非找到视频中嫌疑人衣物,和隐私有冲突,反响太大,缩小目标,几十上百人还能操作。”

  镇上十几万人,每家每户翻箱倒柜,捅破天也不敢,简直是个死循环。

  北区中队被这个案子,搞地焦头烂额。

  刑警中队长田剑压力最大,限时破案几次都延期,若不是家里有点小背景,位子早被人顶了。

  市区开会,被大队长指着鼻子骂,要多难堪有多难堪,同行背后都叫他银样蜡枪头。

  “七次案发地在镇中心区域还是乡下。”杨帆奇怪,嫌疑人好像特意在耍警察。

  现在年轻人,出门带现金确实很少,嫌疑人为了经济因素排除。

  抢劫是重罪,至少关好几年,一次两次活不下去有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做案七次,要么在追求刺激,要么是……挑战警务系统公信力。

  “都有,随机作案。”田剑道。

  这也是破案难点,北桥镇中心区域方圆两公里,外围城乡连接,再扩散,是真正农村。

  杨帆眼冒精光,随机,哪里有真正的随机。只要是人的行为,逃不过数学计算。

  “田哥,等我下。”也不等他回话,杨帆跑到弟弟杨航房间。

  两小子和女流氓,正在组队厮杀王者农药。得,这个农药越禁名气越大,连陈晓萤都下水了。

  刚好又是暑假,新用户蹭蹭上涨。

  记得当年马赢说过,独生子家庭孩子都打游戏,那么祖国的的未来怎么办。

  正能量有没有。

  然而,等PP半年报一出,股价上升70%,马家老二干翻了老大。眼红的阿里,就宣布正式进军游戏业。

  打脸啊,资本的逐利,是深入骨髓的。

  客厅,田剑纳闷,道:“杨帆要做啥”明知道可能是嫌疑人方面事,他还是不敢相信。

  “等着呗,这小子爱作,说不定发现了点什么东西。”杨天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